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武炼巅峰笔趣阁 > 第五千八百九十四章 它醒了
    初天大禁的缺口确实没办法再合拢了,可乌邝还是能尽全力将那缺口缩小,如此一来,墨族想要通过这缺口冲出来就会受到更大的限制,早先时候或许有王主能强行冲出,但眼下随着乌邝实力的增长,对初天大禁的掌控也变得更强,所以已经没有墨族王主能够做到此事了。

    没有王主,其他墨族就算冲出来再多,在强大的退墨军面前,也只是送菜的份。

    退墨军数量不算多,只有数千众,但整体实力却是极强,可以说是人族眼下最精锐的一支队伍。

    当年杨开与米经纶选拔退墨军的最低标准是六品开天,换言之,修为不到六品,是没资格入选退墨军的。

    而且这个六品修为并非退墨军将士的极限,他们还有成长空间。如今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原本只有六品开天的退墨军将士,大多都已晋升七品了。

    整个退墨军中,修为还停留在六品的,寥寥无几,这少数一些六品也都到了自身的极限,随时可能晋升。

    可以说,眼下的退墨军,撇除那少数一些六品之外,几乎是清一色的上品开天。

    退墨军创建之初,八品不过四百位,眼下有近千位!多出来的,全都是这些年不断突破己身晋升的,退墨军这边不缺战斗,在血战之中突破己身桎梏,从而晋升新的境界,对这些天之骄子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另有上百位实力强大的圣灵,还有圣龙伏广,而杨雪也在炉中世界晋升了九品开天。

    赵夜白,赵雅,许意等人甚至有望在短时间内突破自身极限,晋升九品之境!

    他们三个是杨开的亲传弟子,各自继承了杨开一条主修大道的衣钵,被杨开寄予厚望。

    算年岁与辈分的话,他们与已经晋升九品的石大壮其实差不了多少,可能三弟子许意修行的岁月稍短那么一点,毕竟入门稍晚了一些,可在众人漫长的修行岁月中,那点稍晚的时间也不算什么了。

    石大壮已经晋升了九品,后起之秀中,唐桃也晋升了九品,赵夜白三人自然也快到了晋升九品的时候。

    这数千年的厚积薄发,必定会让人族在未来不断地诞生更多的九品。

    而如此阵容的退墨军,当之无愧可以说是人族最精锐的队伍,所以他们虽然人数不多,却有足够的资本镇守初天大禁之外。

    自七百年前乾坤炉现世那一战之后,初天大禁便再无异动。

    导致这七百年来,数千退墨军竟有些无所事事,没奈何,只能轮流修行,好在当年退墨军来此的时候,带了不少物资,眼下虽然用了大半,还有一些结余可供使用。

    退墨台上,一头银发的伏广眺望着前方黑暗中的缺口,神念涌动传讯一声:“乌邝,情况如何?”

    倒不是他发现了什么异常,只是例行询问罢了,这种事每一个月都会进行一次,由此可见,伏广是个极为小心谨慎的性子。

    一如既往,乌邝懒洋洋的声音在伏广脑海中响起:“有一些杂鱼在缺口处窥探,不过应该没胆子冲出去。”

    他已将缺口收缩到极限,王主强行冲击的话,大概率会陨落在途中,就算没死,也必然会重创。

    这种前提下,没有哪个王主会蠢到去冲击初天大禁的缺口。

    没有王主抗衡伏广,初天大禁内的墨族岂敢挑衅退墨军的威严,他们虽然被封锁在初天大禁内,可是对外界的情况并非一无所知,这么多年来的战斗,让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了退墨军的强大。

    “保持警惕!”伏广照旧叮嘱了一声。

    乌邝回道:“知道了,你们就……嗯?”

    他话说道了一半,忽然发出一声惊咦的声音。

    伏广神色一凛,低喝道:“怎么了?”

    可是他等了片刻,却没有得到乌邝的回应,这可是以往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伏广心头一跳,巨大的危机感忽然笼罩心头,连忙朝初天大禁那边打量过去。

    整个初天大禁,就好似一片匍匐在虚空之中的阴暗巨兽,笼罩了偌大疆域,一眼看不到尽头。

    那阴暗所在,尽为墨的力量笼罩,若是没有初天大禁的封锁,很难想象这无边无际的墨色会蔓延到什么程度。

    在伏广的视野中,初天大禁并无异常变化,但那不安的感觉却是愈发浓郁了。

    他知道必定是出了什么意外,否则乌邝不可能没了回应。

    没有犹豫,他一声低喝:“备战!”

    下一瞬,整个退墨军无论是在修行还是值守的将士,齐齐动了起来,一道道法阵迅速被点亮,所有秘宝前,都有将士就位,数千退墨军只在短短十息时间内,便做好了迎接大战的准备。

    风雨欲来!

    杨雪闪身来到伏广身边,神色凝重:“前辈,发生什么事了?”

    伏广徐徐摇头:“不知!”

    杨雪的表情顿时更加凝重了,连伏广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可见情况已然超出了掌控。

    “乌邝前辈呢?”她又问了一句。

    “没有回应。”

    杨雪心知这下有些不妙了,乌邝负责镇守初天大禁,他没了反应,难道说初天大禁失效了?若真如此,对人族而言不啻是个灾难。

    正当她朝初天大禁那边观望,想要查探一些线索的时候,乌邝的声音忽然从那边传来,那声音显得有些焦急和震惊。

    “它醒了!小心!”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伏广和杨雪同时头皮发麻,他们都知道乌邝口中的“它”指的是什么。

    墨,远古至尊,墨族的源头所在,伴随着那世间第一道光诞生的黑暗,几乎不朽不灭的存在。

    这种事,是退墨军一直在警惕防备的。

    当年苍在最后关头动用了牧留下的后手,让墨陷入沉睡之中,但谁也不知道这种手段能维持多久,唯一能预见的是,这手段早晚有失效的一天,一旦这一天到来,那墨便会彻底苏醒。

    这样一尊极有可能达到造物境的远古至尊,可不是区区退墨军能够抵达的,便是人族倾尽全力,也未必能挡得住它。

    一旦墨苏醒了,初天大禁能不能继续镇压它,谁也不敢保证。

    眼下来看,墨的苏醒果然对初天大禁有极大的影响,要不然乌邝不会短暂地失去联系,方才必然是他在与墨抢夺大禁的控制权。

    而就在乌邝示警之后的那一瞬,原本蛰伏在虚空中七百年没有任何反应的无边墨色,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骤然朝外扩张膨胀了一圈。

    那情景,好似一个黑色的气球被猛地吹大了。

    “退!”伏广眸露惊色,当即爆喝一声。

    喝声传出的同时,他便与杨雪联手催动退墨台的核心,欲要驾驭这一座大型秘宝往后遁去。

    然而那墨色的扩张实在是太快了,还不等退墨台动起来,墨色便已近在咫尺。

    龙威浩荡之间,伏广催动龙族的本命神通,时间大道的力量疯狂跌宕,化作一道道金色龙纹游离虚空,好似要将这一片虚空的时间冻结。

    杨雪也同时出手,她修炼的也是时间之道,与伏广配合起来正是相得益彰。

    依然无济于事,墨色只被阻挡了一瞬,山崩海啸般的墨色便将退墨台囫囵吞食,退墨台中所有人,连带着伏广与杨雪,都只觉眼前一黑,紧接着便不知己身身处何方。

    从外界看去,那墨色依然在往外扩张,迅速极快,但紧接着,墨色的边缘便出现了一道道繁奥复杂的纹路,那些纹路变幻演化着,很快形成了一道封锁。

    那是初天大禁的力量,是集结人族上古十位先贤之能布置的手段,正是依靠这种手段,他们将墨封镇在此无数年。

    纹路收缩,墨色潮涌,彼此形成了一种僵持。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种僵持才逐渐平稳下来,墨色也如海啸过后的汪洋,变得风平浪静。

    比起之前,墨色笼罩的范围无疑更大了一些,但在初天大禁的封锁之下,墨色也没办法再往外扩张。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乌邝的声音骤然在虚空中响起,气急败坏:“敢阴我!他么的敢阴我!我早晚要弄死你!”

    站在乌邝的立场上,他确实是被阴了,这么多年来,他掌控着初天大禁,随着自身修为的提升,掌控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虽然不如苍那时候,可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他无时无刻不在监察着墨的状态。

    在今日之前,他完全可以确定,墨依然在沉睡之中。

    可现在看来,他被墨给阴了,墨不知什么时候生出了一些别的变化,积蓄了一些力量,忽然暴起发难,打了乌邝一个措手不及。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可以确定墨的状态了。

    当他察觉自己被阴了的时候,他还以为墨已经苏醒,所以才会对伏广喊出那句警示之言。

    但此刻通过种种迹象来看,墨其实并没有醒,或者说没有真正的苏醒。

    如果说以前的墨是陷入了深度睡眠的话,那么此刻墨倒有些像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方才要与乌邝抢夺初天大禁的控制权,也只是一种在迷蒙状态中的本能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