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一四四零章 沈王爷夜会黄大友(加更6)
黄大友一边往包房内走,一边轻声回应道:“我没在医院,兄弟,你太客气了,我儿子没啥事儿。”

“那不行啊,我要不来通L就拉倒了,可这碰上了,咋地也得看看。”沈烬南体态放松的跟对方侃着:“我是今天晚上到的,明天白天处理点事儿就得回呼市。还是盛世万豪的一些哥们跟我说,你儿子出事儿了,所以我才给你打的这个电话。”

“啊,谢谢你了,兄弟,还惦记着我家这点事儿。”

“都是朋友,这是应该的。”沈烬南直言问道;“哥,你在哪儿呢啊?方便吗,我过去扫一眼啊?!”

“我在浴池呢,今天太晚了,改天的吧?”

“……啊,你没在医院啊。”

“晚上来了点朋友,我就带他们出来洗个澡。”

“……行吧,那你忙,明天我也先不走了,你得空,我去医院看看孩子。”

“兄弟,你太客气了。”

“没事儿,没事儿。”沈烬南龇牙说道:“这是我电话,你存上吧,正好明天我还要跟你说说一个工程的事儿,呵呵!”

“行,兄弟,我存上。”

“好勒,好勒。”

两个陌生人,竟然在电话里聊了足足有十多分钟,这才结束了通话。

“你挺溜啊,套出来了吗?!”李夜临龇牙冲着沈烬南问了一句。

“他没在医院,再硬问在哪儿就假了。”沈烬南笑着应道:“通L不大,今晚翻浴池!”

“好。”大双点了点头。

……

凌晨四点多钟。

沈烬南开车赶到了通L,随即也没休息,直接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对方领着他们就开始找本地的大浴池。

一个半小时后,李夜临从一家浴池门口走出来后,趴在大陆巡正驾驶窗口就说了一句:“是叫黄大友不?”

“对!”沈烬南点头。

“人在里面的,309。”李夜临点头说道:“他们有十多个人,我一问吧台就问出来了。”

沈烬南眨了眨眼睛,扭头就招呼了一句:“下车!”

“车牌子挡上啊?”大双皱眉问道。

“我他妈临牌挡啥挡,”沈烬南摆手应道:“就明着扒拉他,走吧!”

话音落,四人下车,并且李夜临和大双都背了一个小帆布包。

……

呼市,二鑫旅店门口。

“吱嘎,吱嘎!”

小虎和董翰的一个兄弟,开了三台车停在了路边,随即在车内戴上白手套,往怀里踹了军.刺,砍.刀后,推门就冲了下来。

“人有点多啊!”路边车内副驾驶上坐着的兄弟,回头就冲东来喊了一句。

“都是小B崽子。”东来笑着应了一声,推门就下了车,低头点了根烟后,就观察起了对方的情况。

走在人群最前面的是小虎,还有另外一个长相白净的小伙。

“干吗?”车内的兄弟探头问了一句。

“不着急,他们人太多,咱一下不一定扑住,我看看谁是领头的。”东来吸着烟回了一句。

……

通L,洗浴中心内。

沈烬南带着李夜临,大双,还有宝国三人,来到了洗浴中心的309包房门口。

“敲门!”

沈烬南低头点了根烟。

“咚咚!”

李夜临伸手就敲了门。

“谁啊?!”

“开一下门,送茶水的。”李夜临声音爽朗的喊道。

“妈了个B的,谁点茶水了,大半夜喝完能睡着吗?!”屋内有人骂了一句,随即过了不到十秒钟,房门啪的一声就开了。

“谁啊?!”一个穿着一次性裤衩的壮汉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谁你妈了个B!”

李夜临一巴掌推在壮汉的脑门上,右手拽出喷.子,直接顶在了他的胸口。

“呵呵!”

沈烬南一笑,叼着烟就走进了包房,顺手打开了房灯。

“呼啦啦!”

大型客房内的六张床上,瞬间坐起来了五个人,而最边上的一个就是黄大友。

“艹,谁啊?”

“啥意思?”

“……!”

众人都刚睡着,所以有点懵。

沈烬南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迈步直接走到了黄大友身边:“你是黄大友吧?”

“你他妈谁啊?”

“呵呵,我小耿啊!”沈烬南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伸手扒了了一下黄大友的脑袋问道:“清醒一点没啊?黄哥!”

“我艹你妈!”

左侧床铺上的一个小伙,伸手就从枕头底下掏出了枪。

“嘭!”

大双跳上床铺,一脚就蹬在了小伙的胸口,而对方趔趄着后仰,伸手就要撸动枪栓。

“艹你妈的,还手是吗?!”大双掏出匕.首,一刀就捅在了这人的胳膊上。

“呼啦啦!”

屋内其他人,瞬间就要从床上冲下来。

“哗啦!”

宝国嘴角抽动,抬起枪管子喊道:“艹你妈,来,我看谁先跳下来!”

黄大友看了一下这帮人手里的家伙,顿时皱眉冲着沈烬南问道:“啥事儿啊?”

“孙智的事儿。”沈烬南笑着回应道。

黄大友听到这话愣了半天:“盛世万豪的人?”

“我叫沈烬南。”

“……!”黄大友看着脸上挂着微笑的沈烬南,再听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儿,顿时愣了许久:“你是沈天泽的大哥!”

“啊!”沈烬南点了点头。

“孙智的事儿谈完了啊。”黄大友眉头轻皱的回应道。

沈烬南吸了口烟,话语简洁的说道:“我给你半小时,半小时之内,我必须听到孙智自己跟我说,他没事儿了。”

“呵呵。”黄大友一笑:“孙智没在浴池啊,他被关我仓库里了。放他也行,但我得让一个兄弟先回去啊!”

“行!”沈烬南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随即指着黄大友的胸口笑着说道:“你本地龙呗,有兄弟是不是?行,我再多给你十分钟……让你的人码好队形,把枪全扛上再过来!”

黄大友听到这话,再次愣了半天:“你他妈也太狂了。”

“不是我太狂,是我他妈的没在乎你啊。”沈烬南扒拉一下黄大友的脑瓜子,站起身说道:“办吧。”

黄大友沉默三秒,抬头就冲着门口的壮汉喊道:“你去仓库把孙智放了。”

“大哥,就这几把破枪,还真能给咱唬住啊?”壮汉冷笑着回了一句。

“没事儿,孙智走了,这不是有沈天泽的大哥还在这儿吗?!”黄大友很稳的回应道:“我就不信了,谁他妈的还能在通L用枪指完我脑瓜子,转身就走的。”

……

呼市二鑫旅店门口。

面相干净的小伙出门之后,就给董翰打了个电话:“哥啊,我们没找到瘤子啊?!”

“踏踏!”

话音刚落,东来领着两个兄弟就走上了旅店的台阶,笑着喊了一句:“小虎!”

“刷!”

小虎本能回头。

“啪!”

漆黑的猎.枪枪管子直接顶在了小虎的脑袋上。

“艹!”

董翰的兄弟本能后退一步。

“啪!”

东来一把抓住对方的脖领子:“别动。”

“艹你妈!”董翰的兄弟回身就要掏刀。

“噗嗤!”

东来一刀就捅在了这小伙的大腿上,单手直接将他从台阶上拽下来骂道:“艹你妈的,就你这体格子,我能打你五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