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它小说 > 见鬼现场回头看身后 > 尸粉谋阴财(15)(第25宗灵异事件)
    穆民顺怀揣着忐忑之情看着电梯降到了负二楼,电梯门一打开,是一个装有铁栅栏的玄关,玄关的左右两侧和尽头是三个大门,其中一名架着穆民顺的精壮小伙问另一名道:“带去哪个办公室呀?”另一精壮小伙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去李总的办公室呀!”

    李总的办公室就在玄关的尽头,听这俩精壮小伙子的对话就不难看出,左右两侧应该是这奥丁赌场另两负责人孙、武的办公室。天籁 小 说Ww W.』⒉3TXT.COM两人敲门而入,把穆民顺带进了李总的办公室,穆民顺一进办公室,环顾四周,办公室不大,也就三十多平米,一个办公桌,一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椅上,正对着办公室的大门,位于大门同一侧的是一张三人沙,沙上坐着一协定的男子和一有着纹身的男子,那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叫开了架着穆民顺的中年男子,随后对着穆民顺不温不火的说道:“你叫穆民顺?”

    穆民顺看着这办公室的三个人,感觉眼熟,寻思一想,这三位不正是这奥丁黄金赌场的三个老大嘛:戴眼镜的李总、谢顶的孙总和纹身的武总。穆民顺平日里只有仰望这三人的份,那还能面对面的说话。想着自己就是一普通的搬运工,跟这三大老总应该没有任何的交集,他们把自己叫来,难道是昨天赢钱的事情引起他们的注意了?寻思一想,觉得不对,这赌场里一天有人赢个几十万,都不会引起这三个老总其中任何一个老总的注意,更何况自己只是赢了几千元钱?穆民顺想来想去,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身边的“尸粉”挥了好运的作用,这三个大老板把他叫过来,显然是有大生意照顾到自己,挑自己大财。想到这里的穆民顺不免满脸堆笑,回答道:“我就是穆民顺,这奥丁黄金赌场的三大老总,你们好!”

    “哟,你这小子不赖呀,一下子就能知道我们仨是这个赌场的老总?”坐在沙上的谢顶孙总不阴不阳的说道:

    “是久仰三位老总的大名了,我经常来这赌场试一下手气的,有时候运气好,能看到三位老总的身影,今天算我的幸运日,能一下子把三位老总都看齐了,还能这么近距离的对话。”穆民顺属于那种不太擅长说奉承话的人,可看到这眼前的三人,内心中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对他们也就本能的低三下气的起来了。

    对于这种并不算高明的奉承话,对于眼前的这三位老总而言,实在没有什么吸引力,想必那李总压根就不想多磨嘴皮,直奔主题的说道:“穆民顺,你也说了,能一下子看到奥丁黄金赌场的三位负责人,那是一件极为稀罕的事情,但通常而言,我们三人要第一时间里见一个人,那这个人通常有两个命运:一、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二、从此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穆民顺,你猜猜,你会是一还是二?”

    穆民顺一听这话,其心情是可以用“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来形容,微微低着头的双眼,迅环顾着这眼跟前的三人,看他们的表情不阴不阳、不喜不悲、不急不躁、不温不火,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三人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何事?最后勉勉强强的回答道:“我......我就一做苦力的,想必我所做的事情绝对不会碍着三位老大什么,那这从世界上消失就有点......有点无从谈起了吧?”穆民顺这话说的虽然勉强,但也确实有道理,如果真得罪了这三位老大,那要弄死自个,还用得着三位老大同时出面?

    “这个可不好说......把你找来肯定是有事情的,但如果你真不愿意配合我们,那我们也就只能‘二’了!”李总说的话依旧是字字惊心!这个时候的穆民顺哪能不配合呀,即便是让他去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想必也不敢推辞,为了争取三个老大不“二”,于是拼命的点头说道:“配合,绝对的配合!”

    “孙总呀,人家都说配合了,要不你跟他说说要配合我们什么事情吧!”李总似乎懒得多说了,把话题抛给了奥丁黄金赌场的二当家孙总。孙总掠了一下额前并不是很多的头,随后依旧操着他那口阴阳怪气的口吻说道:“穆民顺呀,昨晚的手气不错呀?”

    难不成还真为自己赢了几千元钱找到我?有必要吗?穆民顺心中觉得这事情是不是有点大题小做的同时,频频点着头说道:“昨晚还不错,小赢了几千......”穆民顺说到“几千”的时候,略略拖长了音节,稍稍加大了音量,似乎在暗中抗议:为了几千元钱就要我命,不至于吧?

    “赢了钱后,整个晚上都很风流快活吧?”孙总继续“慢条斯理”的问道:

    “操!”穆民顺心中将昨晚的那个皮条客骂了一遍,这等事情也会去跟眼前的三位老总打报告?难不成这三位老总是因为我叫了女孩子的事情要乘机勒索我?亦或是那皮条客不是奥丁黄金赌场的人,找了一个场外的女孩子来抢奥丁黄金赌场的皮条生意?心中略略不踏实的穆民顺连忙说道:“我是花了55美金开的房、找的128号!”穆民顺重点提到55美金和128号,无非就是我是在你们这里消费的,在你们这里找的小姐,如果因为这个来质疑我、敲诈我,那就太没有江湖道义了!

    “嗯,不用这么刻意的来提醒我们,我们清楚,谢谢你照顾我们的生意,我只是想知道你说的‘尸粉’和苛刹阂的事情。”绕了半天,这孙总才说出了问话的目的。

    穆民顺一想,看来这事情跟那皮条客没有关系了,应该是跟那128号有关系了,想不到这128号的嘴够快,刚一出门,就把昨晚两人的对话抖落到这三位老大的跟前了。“三位老总,这也是我跟那128号闲聊来着,漫漫长夜,说的东西比较多、比较杂,她是老挝人,自然而然就聊到了那个什么苛刹阂的事情上去了。”穆民顺认为这128号嘴再快,也不可能把昨晚所生的一切都事无巨细的说给跟前的三位老板听吧,于是再苛刹阂的事情上就一带而过了!

    “不尽然吧!如果纯粹是聊聊苛刹阂的事情,那我们哥仨也不能这么兴师动众的把你给‘请’过来呀,据我们所知,穆民顺,你手上是有苛刹阂的。”这个孙总说了半天阴阳怪气的话,直到说这个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严肃了起了,语调也高了不少。穆民顺自然而然的紧张了起来,特别是坐在孙总旁边的那个武总,也不知道何时手上多了一把匕,一边用匕磨着自己的指甲一边有点“心不在焉”的说道:“穆民顺,我很讨厌说话留一半的人!你要知道,在这个地面上,死一两个人是没有人来追问的!”穆民顺听到这样的语气,愈感觉到莫名其妙,这昨天是有将“尸粉”放在那128号的跟前,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个128号不认识那玩意,这128号即便是跟这三老总说起昨晚的那些秘密,也不可能说自己的身上有苛刹阂呀。

    “穆民顺,你是不是在猜我们是如何知道你身上有苛刹阂的吧?老武,给他看看吧!”这时候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李总突然话道:

    只见那武总起身,来到了李总的电脑跟前,捯饬了一番后,将电脑屏幕转到穆民顺的眼前,穆民顺一看那屏幕,心中顿时凉了大半截,叹道:“晕,敢情是这么一回事!”

    穆民顺看到电脑里的画面竟然是昨晚他和128号在房间里风花雪月的画面,原来这三个老总所知道的一切并不是从那128号那边得知的,而是从监控录像中得知的。

    “穆民顺呀,不瞒你说,我们开赌场的,什么都要小心一点,不光是赌场的角角落落,即便是客房还有卫生间里,都布满了监控,便于我们了解你们的一言一行,我们找到你,不是为了别的,而是看到了你身边有苛刹阂这东西,老老实实的交出来吧!”孙总志得意满的从沙中站了起来说道:

    穆民顺原指望着得到这个苛刹阂后,能卖个好价钱,结果“猴子没有宝”,这么精贵的东西在身上没有捂上两天就被人盯上了,心中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就这个阵势,还能怎样?容不得你有半分协商的余地,穆民顺老老实实的掏出了苛刹阂,放在了李总的办公桌上,心中不情愿,脸上还得阳光灿烂道:“就为这个呀,早说呀,我还迷糊了大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货要送呢,那我就先行告辞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