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界赢家 > 第2540章 奇宝
    魂体边雪仍在外面站着,两名长老左右护持着,眼中都有一丝疑色。

    边雪漠然的看了陆一鸣一眼,伸出毫无血色的手。

    陆一鸣连忙取出一个小玉瓶放上去,心中一松,那点疑色也随之消散。

    隔壁房间门口的周舒,也是松了口气。

    差点就暴露了。

    边雪因为气血有亏,每隔几天就必须服用一颗圣火门的护元丹,来弥补精元,之前魂体边雪不知道,只是模拟过去的边雪形态,不得不让陆一鸣生出了一丝疑心,好在周舒得到了边雪的指示,适时的索取了丹药。

    现在的魂体模拟得越来越像,和真的边雪几乎没有区别了,很不容易暴露,即便仔细用神识探测也一样。

    能看到修为但一点仙力都没有,对魂体来说是一件好事,无须用去顾忌与仙力的融合,这是模拟仙人最麻烦的部分,只专心用灵魂之力混淆就行了。

    周舒一边和炼妖界里的边雪说话,一边专注于拍卖。

    到了这时候,拍卖会上的精品越来越多了,比如刚才出现的杀戮之证。

    那是一位大罗金仙参与了数百次仙城大战,杀戮了至少万名真仙以上的仙人凝聚出来的,只是一块黝黑的玉片,材质再普通不过,但刚拿出来就让整个万宝楼陷入了恐慌,无边的杀意几乎影响到了所有人,如果不是宁昌子迅速遮掩住,不少人都可能在这杀意中迷失。

    无法形容杀戮之证对修炼杀戮法则的修仙者的吸引力,像游冲之眼睛都直了,僵硬了好半天。

    不过第一声报价就让他清醒过来。

    这件宝物卖出了三千仙玉的高价。

    众人刚刚才从杀意中清醒,很快又面对了另一种冲击。

    呼哗——

    似来自远古的呼唤,低沉而悠长的声音弥漫在万宝楼内。

    虽有阵法亦不能完全阻隔,在房间里的人都能隐隐听到,心神为之一震。

    而外面的大多数人却无心去听,他们已经被庞大的龙威包围了,仿佛置身于远古龙巢,周围全都是一只只飞旋在空中的巨龙,而任何一只,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完全不敢动弹。

    只有少数太乙大罗,眼中反而发出光来,不由自主的攀升战意,与那龙威相抗。

    很快,龙威消失,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在圆台上那一只不足两尺的断角上。

    宁昌子沉声道,“渡过了两重造化劫的应龙断角,得自外域,无须多言,底价一千仙玉!”

    周舒看着布满岁月沧桑的灰色断角,似有所思,之前他见过祖龙角,比这还要古老,不过受到玄黄界限制,其中的龙威深藏不显,远不如这个张扬。

    万宝会进入到这个阶段,更多的宝物都直接和法则关联,得到了基本都能增进自己修炼的法则。

    拍卖的速度慢了许多,但每一件都是奇宝,让人心痒。

    只是很多金仙承受不了冲击,都躲到房间里去了,边雪有两位太乙大罗护持,自是不动,周舒当然不会离开,买不到宝贝,但能见识,感受其中的法则之力,同样也是一种难得的机缘。

    应龙断角流拍了。

    宁昌子也不意外,龙角不同于龙金,龙金能炼制成大多数仙人能用的仙器,而龙角里面的龙之力太过郁积,炼制成仙器也只有龙之力才能使用,仙界里可没有几个用龙之力的仙人。

    展示一下,证明万宝会的实力就好了。

    周舒却是暗道了一声可惜,如果他的仙玉能多几百块,一千仙玉能拿下来肯定不亏,不管是炼制法宝还是单独汲取,对他的龙之力都有很大的增进作用。

    不过说起来,真有仙玉的话,这些带着法则的宝物,他一个都不想错过。

    到底缺钱啊。

    宁昌子打开面前的阵法,两块黑噗噗的石头显现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不过大多数字迹都被阵法和器物遮挡着,只能看到几个。

    “残卷石碑两块,材质为古象石,其中文字据我们鉴定,来自一种很少见可能失传的道,底价五百仙玉。”

    宁昌子平静的话语,却让拍卖场有些沸腾,许多仙人又走出房间,端详着那两块玉碑。

    倒不是因为他们都对失传了的道有兴趣,而是石碑的材质,古象石。

    众所周知,古象石也被称为圣人石,只有圣人亦或准圣才可能在上面写下字迹,而写上去了就极难摧毁,这石头的原理无人能知晓,但这一点足够说明它的价值。

    古象石石碑,有不小的可能是圣人书。

    圣人书,而且是正品不是仿品,即便上面是早已失传了的完全不懂的大道,收集起来也一定有好处。

    五百仙玉的底价,很快就被抬起来了。

    几乎所有的宗门都参与进来。

    这种石碑,哪怕上面的字不是什么大道,就是圣人无聊写的废话,(当然圣人无废话,只是说笑),其价值也大得出奇,简单地说,摆在宗门里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看,我们宗门也有圣人书。

    周舒一脸淡然的凝视着那石碑,心神则沉浸在里面了。

    他买不到,买不起,但也不用买。

    不知道是不是边城万宝楼的防护不够,他的第八感能够穿透那外层的器物,即便要费些力气。

    这可是天赐的大机缘,错过就是犯罪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圣人手书,但周舒第一次看到这样苍虬有力的笔触,每一笔都深入到最里面,恨不得要把这坚固无比的石头穿透,这样的字,想磨灭都难了。

    一面模仿着笔迹,感受和揣摩圣人心意,一面则悉心记录其中的内容。

    只记着记着,周舒的心神突然荡起了一些波澜,这些文字,为何读起来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越读下去,那感觉就越是清晰,这种道,自己学过,而且就在不久前。

    他眼神一滞,忽然开口道,“宁楼主,晚辈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宁昌子对周舒笑着拱了拱手,“这位道友,当然可以,你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出来,只要万宝楼能够回答,一定会回答。”

    周舒想了想道,“请问楼主,这种石碑万宝楼还有几块啊?”

    “哈哈哈!”

    “这是什么傻问题啊?”

    “都说了是残卷了,难道他还想买全套不成,就算有,他也买不起吧!”

    “要真有一套,也不是这个价格了,愚蠢的家伙。”

    人群里爆出了一阵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