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它小说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肆佰玖拾八章 根治
    向蔏自然不是小河这种菜鸟,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便打了一个寒战。却看到自己的手依旧捏着法决,心里不由暗暗有些庆幸。

    尤其想到刚刚自己昏昏欲睡的神态,还有空气里那股小小撕裂般的声音,饶是一直自信的向蔏,这刻都有些后怕了起来。

    这个时候光线似乎更亮了许多,虽然这时一直没有再次阵移,甚至也没有什么讯号传来,但是可能一直可以感受到那种危险,倒是让向蔏的心里,多了一丝不安的危机感的同时,心里也多了许多安慰。

    看到似乎好像没有什么异样,这倒是令向蔏心里舒了一口气。但是在她再次张目四处查看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可是想到刚刚空气里感受的那股声音,还有四处纹风不动的景色,以及没有一只生物出现的情景,向蔏的心里不由警惕了许多。

    想到自己的准备,还有刚刚手里的法决,想到自己在秘境里的经历,以及当初家族长老的嘱咐,向蔏忍不住又暗暗的变换了一个。不管法决作用大不大,至少蛊的反应还不是太强烈!

    一对耳朵里用心的听着,虽然感觉四周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向蔏心里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尤其当手里再次变换法决的时候,果然便再次听到了空气里,异常细微的一阵沙沙的声音。

    如果不仔细倾听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这种声音。但是向蔏也算是苗疆有名的蛊师,能够在诸多蛊师里生存和竞争下来,本身就不是简单的人物。何况如今本身身处逆境,自然比平时更加的小心谨慎。

    此时听到空气里的动静,令向蔏忍不住止步。那是一种用手指甲,不断划过木板,然后来回划着发出的声音。让人听来感觉到心里发慌,甚至是有些渗人的感觉。

    尤其是当这声音在耳朵里听到,甚至好像在不停的滑动时,却更加的令人感觉到,在心里一阵阵的发沭。当然向蔏是首当其冲,这里没有别人,而她偏偏又用心在倾听,自然感觉到十分诡异。

    这时四周空荡荡的,根本就不可能有建筑,或者家具木板这些东西。所以这种声音在空气里传来时,还是令人感觉到深深的不安。

    尤其这种声音飘忽不定,听着它一会儿好像在前,一会儿又变到了后方,一会儿好像就在头顶,一会儿又好像是四面八方都是。这种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空气好像玻璃一样,在面前瞬间被人划碎了,有着什么怪物要爬出来一样。

    这声音虽然极小,偏偏又进入到向蔏的耳里,就是想摒弃都无法排除。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过在向蔏想着,这唯一能给人合理的解释,就是有什么东西,故意在周围,搅乱着向蔏的心神。

    而且向蔏之所以一直能够听到,那是因为手里打着法决。那种法决的厉害向蔏深有体会。似乎无形中正源源不断的,有种某种能量正传到了空中,甚至是向蔏身体的周围,就好像内家高手释放劲气护体一样,在身体周围形成了薄薄的气膜。

    即使因为这种诡异的声音,有种令人昏昏欲睡,偏偏又胆战心惊的感觉。可是偏偏又令向蔏一直清醒的,感受到这种声音的诡异。

    这是一种神奇的事情,很多人看不到,但是像向蔏这种人,偏偏本能的可以感受到!

    这也是一种折磨,一种对心神和识海,都是强大折磨的事情!

    如果没有过此前在苗疆秘境里的一些经历,向蔏早就应该被折磨的发疯了。

    但是因为这几天的时间里,向蔏可以说经历的已经太多,加上在这里的一些变故,离奇的令人难以接受,可是向蔏都是亲身的经历。所以在这个时候里,向蔏虽然感觉到奇怪,但是还是心里坚持着一些念头,没有被折磨到疯狂!

    尤其当这刻手里的法决,最终捏到巫师常用的《五雷决》的时候,向蔏感觉到自己小鬼敏锐的反应,那就是空气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便腾的一下,好像是有东西忽然着火了的感觉。

    向蔏自己虽然看不到,空气里有什么东西,但是随着发觉自己的眼皮发重,向蔏的识海里却真的好像,看到自己眼前有着一蓬火焰,在熊熊燃烧起来了一样。

    虽然遭受着这种煎熬,但是向蔏心里,不断的在提示着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一种幻象而已。

    但是几乎在同时,向蔏也感觉到自己的眼皮,真的确实是越来越重。向蔏也很想伸手,去把自己的眼皮撑起来。但是在这一刻里却发现,自己好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这种惊悸和紧张,顿时让她陷入了无尽的恐慌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向蔏忽然想到了自己在秘境里的点点滴滴。也许就是这种念头,还有莫名其妙的升起了和小河在一起的情形,向蔏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心乱如麻。

    可是就是这种心乱如麻,瞬间让向蔏清醒了不少。几乎是挣扎着忍不住,向蔏心里快速的默念《清神咒》。虽然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道会不会有效。但是随着感觉到周围的一切,眼皮已经可以再次睁开看到周围的环境。

    而向蔏手里的法决,随即似乎也越来越稳的打出,在心里自然不由快速的念诵着法咒,意图让自己快速清醒。随着向蔏念诵的越来越快,只见她的嘴巴,都似乎巴巴的不停,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发出了声音。

    眼前似乎带着无尽的忧郁,而且此时在向蔏的眼前,真的好像投射出一幅古怪的影像。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看到似乎在空气里有着火焰升腾,自然是令向蔏心里有些紧张。

    当然也因为这种紧张,却也令向蔏心里,稍微的恢复了一些神智。尤其是在她手里捏着法决,一只手往她自己的掌心画符时,似乎空气里有什么怪物,突然便尖叫了起来。

    似乎有着什么东西,突然就受到了什么打击,瞬间便在空气里反应,然后发出了令人惊悸的声音。这股声音的响起,似乎撕裂了人的耳膜一样。让人有些无法安然,顿时有种天昏地暗一样的感觉。

    这种突然的变化,不知道会有着什么样的结局。就好像一个医生对着一个病人,并不知道她的病症,自然就有些无法对症下药,给与她准确根治的法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