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其它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468章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们一直过的很辛苦。”

    “今天我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这里成为你们所期望的圣地。”

    “太好了。”

    “不愧是魔君大人。”

    “不只是你们,全天下的魔族后裔都是我的兄弟,每一个,我都要保护绝对不会再让人类随意屠杀同族。”姜世离说。

    “我要让所有的魔族都可以快乐的在这覆天顶活下去。”

    “不过,如果这里的人多,难免会引起外面人类的注意,如果他们杀上山来,我们的日子会不会比现在还糟糕。”

    “是啊。要是人类打上山来,我们怎么办。”

    “怕什么,我们有魔君大人。”

    “就是。”

    “我说过,我魔君姜世离,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你们,你们可以愿意相信我,跟随我。”

    “愿意!”

    “好,你们去告诉天下的魔族后裔,我魔君姜世离就在覆天顶,我们魔族的圣地就在覆天顶。”姜世离说。

    “姜小哥,你。”

    “姜兄,魔君?”林潇说。

    “姜世离,你是什么意思?”厉岩说。

    “林兄,厉兄,我想和你们单独谈。”

    “说什么悄悄话呢,干嘛不让人听”结萝说。

    “我们先离开吧,让他们说个清楚”慕容说。

    三女离开后。

    “我们进殿内说话。”姜世离说。

    “看来你心意已决,我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是吧?”

    “他要成为魔君,有何不同。”厉岩说。

    “你真的决定,要留在覆天顶当魔君吗?”

    “看到,那些人你觉得我应该离开吗?”姜世离说。

    “即便要保护那些人,你不必非要做这个魔君不可,你成为魔君这个消息传到江湖上,你就。”林潇说。

    “那又如何,我本来就是魔,更是蚩尤后裔,号称魔君,保护同族,舍我其谁。”

    “姜兄,你好像,渐渐变的不再像我认识十余年的姜成。”

    “我说过,姜成已死,我是姜世离。”

    “但是折剑山庄。”林潇说。

    “欧阳英,养育我多年,此恩此情,我不会忘记,但是千峰岭众兄弟的死,我铭记于心。”

    姜世离说:“不是因为我,他们不会死,现在武林各门派大肆追杀妖魔,将来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的同族会死于刀下,我不会让千峰岭的事情再度发生。”

    “我要在这天下魔族,都可以得到庇护。”

    “可覆天顶的存在若是传杨出去,江湖上和修仙门派知道了,必定会来剿灭,若是欧阳世伯来了,你也要刀兵相交?”

    “如果是如此,我也不会顾念旧情。”

    “林兄,你明天就离开,厉兄,你也是一起下山,和结萝姑娘在一起好好生活。”姜世离说。

    “姜世离。”厉兄说:“你刚才在大殿外说的那些话,我可以当做是发自真心,绝不更改的誓言吗?”

    “当然。”

    “好。”厉岩说:“只要你为魔君一天,我就奉你为主,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好,从此刻起,你就是魔君姜世离的护法,随我一起巡视覆天顶。”姜世离说。

    “这位客人,那边还有几间房可以住人,你可以去休息。”

    “多谢。”林潇说。

    “魔君大人是我们还不容易盼来的,如果有人想要他离开,我们决不答应。”

    “我明白。”林潇说。

    我都明白啊,这件事情还是明天在告诉瑕姑娘和慕容姑娘。

    第二天。

    “是你啊,乌鸦嘴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吓人,将他们都吓跑了。”瑕姑娘说。

    “我只是站在这里。”

    “呵呵,我知道了,逗你的,他们好像真的很怕外人,我们刚才想将吃的给他们,都费了老大劲才成功。”

    “不只是点心小吃,连馒头什么的,她们都说好,这山上的日子到底多苦。”

    ‘瑕姑娘,能陪我往前走一段,散散心吧。’林潇说。

    “不行,我忍不住了。”

    走了一会,瑕姑娘说:“昨天你们刚吵完架,还以为你要给我倒苦水呢,结果你一句话都不说,我可忍不住了,你们昨天到底吵的如何了?”

    “姜兄他执意要当魔君。”

    “是吗,我觉得没什么不行,在蜀山的时候,我说病治不好就算了的时候,你那么生气,暗示因为你当我是很重要的朋友,你想要我活下去,姜小哥也一样。”

    “这里的人都是他的同族,他想让她们活下去,过上更好的日子,这没有什么不对的,老实说,我还觉得他挺了不起的。”瑕姑娘说。

    “呵呵。”林潇说:“你说的对,这样的道理,我竟然想不明白,大概是因为我心里实在不愿意接受姜兄,成为魔君吧。”

    “为了让姜兄重返折剑山庄,我们努力了那么就,最后他却那么决绝的做了妖魔的共主,老实说,我很伤心,很不甘。”

    “这么说也是,我们忙了很久。”

    “可是,你却轻易接受了姜兄的决定,因为他的决定没有错。”

    “瑕姑娘和你相比,我实在有些自私。”

    “没有的啦。”

    “昨天我对姜兄说,他变的不像是我认识的姜成,其实他一点没变,还是那个将别人的期望当成自已的责任,我了兄弟可以赴汤蹈火的姜成。”林潇说。

    “我们回去吧,昨天阿金兄就像让我么拿走,他是不想我们继续受到牵连,但居然对自已赶自已的好兄弟,走之前,我一定要和他先算这笔账。”林潇说。

    “好啊。”瑕姑娘说。

    “姜兄。”林潇说。

    “你下山吧。”

    “主人既已下令,我自是要下去,只是临走前,还想姜兄和我较量一番。”

    “好。”姜世离说。

    “怎么了,他们怎么打起来了。”结萝说。

    “没事,不用插手。”

    “我会竭尽全力,姜兄你也不用留手。”林潇说。

    一方打败后。

    “姜兄,你的力量应该远不于如此。”

    “我已经对你尽力了。”

    “无论如何,打了这一次痛快多了,哈哈哈。”林潇说。

    “哈哈哈。”

    “痛,姜兄,你还真下重手。”

    “你受伤了?”

    “抱歉。”

    “没事情,这样很好。”林潇说。

    “几位,你们这就下山,后悔,不,还是不要再见为好。”姜世离说。

    “不,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不管你是姜成,还是魔君,都是我一生挚友。”

    “我们就此别过吧。”

    “下山后,我们会先去蜀山询问医治瑕姑娘的药的进展,之后我会设法送些物资来这里。”

    “不必。”

    “嘿嘿,东西又不是给你,拒绝也没用。”瑕姑娘说。

    “你们在这里生活不容易,我们是朋友,帮一点是一点,不必推辞。”慕容说。

    “结萝姑娘是留下吧?”

    “是啊,大哥在哪,我就在那。”

    “三位,我们今天就离开了,后会有期。”

    “保重。”

    “你们也是。”瑕姑娘说。

    “嗯。”

    龙兄,当日你说的话全部应验,是上天借着你的口,预言我的命运。

    不,这并非命运,是我自已的选择。

    “主上,怎么了?”

    “没什么,想起一位故人,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去做,走吧。”姜世离说。

    “呵呵,主上这个称呼很威风,大哥认你当主上,那我也这么认你好了。”结萝说。

    蜀山。

    “你们来了?师父还在闭关思药方了,真是不哈意思。”

    “我们才是。”

    “呵呵等师父有消息,自然会通知你们。”

    “看来我们要在这里等几天了。”

    “东奔西跑了这么久,现在有空了,我要回家乡一趟。”

    “慕姐姐的家乡,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一起去吧。”瑕姑娘说。

    “这。”

    “不方便吗?”

    “慕姑娘之前不曾听你提过,我也颇为好奇。”

    “是啊,是啊。”瑕姑娘:‘不过,不方便就算了,等你回来。’

    “没关系,你们的话,没事,我家乡,比较偏僻,我想先采买一些东西,有些家用的东西可能书上上没有,折剑山庄,离这很近,我们先去那一趟吧。”慕容说。

    “折剑山庄,短时间内,不想去。”

    ‘嗯,我要是看到四大世家的人都想大骂他们,不如去碧溪村。’

    “好,就说这么说定了。”

    来到了村子。

    “多谢光顾,几位客观。”

    “多谢大少爷。”慕容说。

    “不客气。”林潇说。

    “客观,您要付钱啊。”

    ‘我真没钱,要不,我给你砍几天柴火。’

    “这声音,听起来。”

    “小少爷,快来救命啊”谢沧行说。

    “小少爷多谢你了。”

    “谢兄,为何每次遇到你,都是这样。”

    林潇说。

    “吃白食和赖账,是你的专长啊。”

    “哈哈,乜办法我一向不拘小节,没钱这种事情发现的比较晚,看你们买了不少好东西,是有什么好事情?”谢沧行说。

    “我们是来采买货品的,待会要去慕姐姐家玩。”

    “加我一个吧,刚好我没钱吃饭了。”

    “对了上次在仙竹林,你们欠了我一顿饭,现在过了这么多天,怎么也有几十吨饭了。”

    “算了,你爱来就来吧”

    “我家在东南方。”

    “咱们买的东西就请谢兄扛着,他反正整天除了吃饭赖账,其他也不会。”慕容说。

    “哇,这里可真够隐身的。”

    “是你自已非要跟来。”

    众人来到了山谷。

    “从到这以后,慕容姐姐就变的不一样了。”

    “有吗,一直都这样,对我。”

    “你们如果有什么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这里的景色虽然恐怖,但是我舒服多了,和在蚩尤墓一样。”

    ‘草谷道长,身染魔气,因此在蚩尤墓感觉舒服,这里由是如何?’

    “妹子,要不,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为什么,我还想看看姐姐的家乡。”

    “那走吧。”慕容说。

    “这里真是感觉覆天顶都比这好一点。”瑕姑娘说。

    “啊,慕姐姐,我的意思是。”

    ‘这里本来就是死气沉沉,妹子你也没说错。’

    “它的个头要比外面的猫大上一圈,山里的猫这么肥吗?”

    “小黑是大一点,说不定它是山神的孩子。”

    “据说很久以前这个地方,经常碰到暴雨,山崩,在这里很辛苦,后来有一天,有个人绝望的说。

    要是这山神的话,救救我,出现了一个全身五黑的豹子,天降村民背回去,然后村民将它当成山神供奉。

    之后山里再也没有发现天灾。”

    “但是,这村子,现在的样子。”

    “都是因为大地震。”

    “16年前的那一次吗?’瑕姑娘说。

    “先去我家吧,就在村子广场背面,之后我们在谈。”

    “小兰回来了。”

    “是啊,我带了些吃穿用度,待会分给大家。”慕容说。

    “这次你走了好久,在外面过的还好吧?”

    “看起来瘦了,哎,以后你还是不要老往这跑。”

    “小兰,你回来了。”

    “林哥,我回来了。”

    “他比慕姐姐小那么多,为什么叫哥。”

    “这称呼哈哈。”

    “你笑什么”

    “天气真好,呵呵。”

    “你又回来干什么。”

    “恒车,他也是好心。”

    “叫我村长。”

    “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来。”

    “十六年前,就不是这里的人了,赶紧走。”

    “在你们身子治好之前,哥,别想赶我走。”

    “你还带外人来,赶紧带着这几个家伙滚出去。”

    “我是村子里面的人,你别想赶我走,而且这次我拿了蜀山仙药回来,你一定要试试。”

    “仙药?”

    “以前都试过那么多药,估计也灭用。”

    “哼,你就知道做灭用的事情。”

    “他们吵起来了怎么办。”瑕姑娘说。

    ‘慕大哥,有话好好说,这天都黑了,我么拿走了大半天才进来,又累又饿,让我们歇息一下吧。’

    “家里没那么多房间,你带他们去找空房间。”

    “都去干自已的事情,看她胡闹干嘛。”

    “慕姐姐,你没事情吧。”

    “我今天一定要让他听我把话说完。”慕容说。

    “你还想说什么。”

    “十六年,外貌没有一丝改变,你真的觉得好吗,哥,我希望大家能够恢复正常,离开这里。”

    “闭嘴,我们子啊这里不老不死,我现在可以说和神仙一样。”

    “还有你们这个村子不欢迎外人,明天早上就给滚。”

    “只有你这自欺欺人,看看这地方什么鬼样子,说是变鬼差不多。”慕容说。

    “又吵架了,怎么办。”

    “他们兄妹的事情,不好插手。”

    “远松,什么事情。”

    “小兰带来新的药来,我想。”

    “我们有山神庇护可以长生不老,吃什么药。”

    “无法长大,离开村子就会死,算什么庇护。“”

    “远哥,你来的正好。”

    “这不是草谷道长炼制祛除魔气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