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914章 蜕变
    北迁警方非常给力,赵玉一声招呼之下,他们立刻召集到了北迁各分局的警员前来参与,人员达到了上百人,声势浩大。

    赵玉将警员们平均分成了10个小组,其中的9个小组,负责一对一地调查当年恶魔案的死者情况。赵玉要求他们一定要按照最高规格来办,要把每一个死者生前的情况,全都重新彻查,一个细节也不能放过,得到的资料越多越好。

    至于甩下的一个小组,则着重负责还原当年韩宽的行动轨迹,把韩宽在北迁时候的情况,再详实仔细地调查一遍。

    在赵玉分配完任务之后,那位许艺华局长还当众强调了纪律,并公布了奖惩制度,要求警员们认真履行职责,加班加点也要尽快完成任务。能够获得重要线索者,一律论功行赏;而如果有发现调查不认真,纪律松懈者,则一律给予处分,严惩不贷!

    局长发话,警员们自然不敢怠慢,领命离开之后,即刻投入到了调查之中。

    此后,赵玉又给吴秀敏打去了电话,要求黄金警方也不能闲着,他们必须马上加派警力,再重新把一切跟韩宽有关的东西,全都重新彻查一遍,看看有无可能找到新的线索?

    当然,耀名那边亦是如此,那边的任务就全都交给了王灿负责。

    就这样,在赵玉的号召之下,一场声势浩大的调查工作在三座城市同时展开。

    恶魔案的影响力虽然不及无头女尸案,却毕竟位列五大悬案之一。当各地警方得到命令,了解自己是在调查大名鼎鼎的恶魔案之后,自然都是全力以赴,卯足了劲头。

    在此后的短短几天之内,各路资料纷纷汇总到了位于北迁警局的特调组办公室之中,当资料打印出来之后,简直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

    可是,纵然有如此多的资料,可赵玉还是要事无巨细地一一过目!

    这几天里,赵玉真的是拼了!他衣不解带,几乎吃住全都在办公室里,认认真真地查阅每一份资料,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对于赵玉孜孜不倦,废寝忘食的工作态度,慢说当地警员,就是连特调组的同事们亦是对他刮目相看,啧啧惊奇。虽然,他们都知道赵玉为人固执,但是固执到如此令人敬畏的程度,实在难得!

    尤其是和赵玉一路走来的苗英,对于赵玉这种质的蜕变,更是惊喜得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她万万想不到,昔日里那个放浪形骸,狂傲不羁的臭流氓,竟然也有如此执着,如此坚韧的一面。

    欣慰也好,敬佩也罢,总而言之,赵玉那种流淌在骨子里的永不服输的精神,深深感动了苗英,让苗英更加确定,自己当初没有选错了人!

    看到赵玉如此表现,组员们亦是士气大增,不甘落后,几天来,他们合力查阅了众多资料,分析了大量的线索。虽然目前仍未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但是对于凶手就是韩宽猜测,却是越发明确清晰。

    有时候,破案就像一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便一目了然。

    几天里,赵玉把韩宽发表过的小说,按照时间顺序仔细地浏览了一遍,这才惊然发现,其实他们之前苦苦寻觅的答案,竟然早就在韩宽的书里有所体现。

    韩宽的小说虽然不太出名,但如果仔细阅读的话,就会发现他的逻辑性非常强大。而且,越是到了他后期写的小说,就越偏重心理方面,他能准确地把握每一个人物的心理状态,不管是他是犯罪者还是执法者。

    所以,当赵玉通篇读完之后,终于领悟到了一个令其震撼的事实:韩宽不光是在创作中不断成长,而且同样发生了质的蜕变,早已是个不折不扣的——心理专家!

    因此,他完全有实力蒙骗警方,甚至让赵玉也着了他的道!

    另外,除了小说,曾可也在一段视频资料中同样发现了韩宽的重大问题。

    那是一段较早时候的警方审讯视频,视频中的韩宽因为妻子的死大放悲声,痛哭流涕,可是他口中念叨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曾可的注意。

    在当时的审讯中,韩宽声泪俱下地说道:“你们口口生生说理解我,可你们谁能知道,躺在自己妻子的鲜血里面,是怎样的感觉吗?”

    这句话乍一看上去没什么毛病,可是如果仔细分析的话,却不得不让人觉得蹊跷。

    为此,曾可特意向巴晨求证了此事,根据巴晨的回忆与查证,他也觉得韩宽如此说话,不合情理。

    因为,当初在警方到达张井茹的死亡现场之后,因为韩宽手里握着刀,警方自然而然地认为他想要殉情自杀,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将其送往了医院抢救。

    当时,韩宽的衣服上都是血,医院方面不得不脱下了他的血衣,并且给他做了清理,还换上了医院的病号服。

    由于事关命案,那件血衣自然被警方收为证物,送到鉴证科检验去了。

    而根据医生的化验报告,韩宽当时处于重度昏迷之中,一直到上午八点多钟才逐渐苏醒,所以他不可能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巴晨记得清清楚楚,直到警方把韩宽当做杀妻疑犯,由医院押往警局的时候,他甚至还不知道张井茹已经死亡的消息。

    而此后,虽然警方为了审讯需要,曾向他出示过案发现场的照片,但是仔细一想,韩宽的话还是不太符合情理。就算是他知道自己曾经躺在妻子的血泊之中,可他又何来什么感觉呢?

    这句话很明显出卖了他,因为,他就是杀死张井茹的凶手!在他昏迷之前,他就已经躺在张井茹的血泊之中了……

    除了以上两件事情,在调查恶魔案死者情况上面,他们亦是有了新的收获。其中,那组负责调查60多岁老太太的警员们,通过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老太太当年的老邻居。

    根据其中一个邻居所说,老太太生前曾经被人爆出过虐杀小动物的传言。而且,该邻居还非常确定,这个传言来自于网络之上。

    得到这条线索之后,警员们立刻围绕网络展开调查,这才终于找到了根源。

    原来,在恶魔案发生的那一年,像QQ之类的聊天软件还未大范围普及,当地年轻人想要上网聊天,只能选择一种叫做友缘的聊天论坛。那是一种开放式的聊天平台,类似于今天的聊天群,人们进去之后,可以在里面谈天说地,聊天交友,非常火爆。

    不过,这种聊天平台有一定的区域限制,仅限于在某一座城市,或某一个地区流行。

    据说,关于老太太虐杀小动物的传言,就是从这种聊天平台上散播出来的。可想而知,老太太之所以引起了杀人恶魔的注意,很有可能也是来源于此!

    所以,赵玉等人终于明白,当年韩宽是如何能那么快速地获得消息,寻找到下手目标的了!

    他必然是通过这种聊天平台获得的。当时的论坛也不需要实名制,管理也不严格,他只需要在里面随便起个头,便会有一大群人为他提供线索。

    可是,如今毕竟时过境迁,过了那么多年,那些数据已经无从寻找了。再者说,就算真能找到韩宽的聊天记录,也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

    所以,尽管调查的指向性已经非常明确,可赵玉他们得到的,全都是软性证据,这种证据都是无效的。

    要想证明韩宽有罪,他们必须得找到更加确实的证据才行。可是……赵玉几天来一直开卦,却仍然一个“艮”卦都未开出,难道……恶魔案真的是一个无解的悬案吗?

    不!

    赵玉的回答异常坚决!

    随着调查的深入,随着赵玉对韩宽的理解越来越深刻,他越发觉得,韩宽虽然高明,但他并不是神,一个人曾经犯下过如此滔天罪恶,就一定有漏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