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革命吧女神 > 一千六十 我舔、我撞、我抽,白鸟骑士菲妮
    “卧槽你搞出了啥幺蛾子!?”

    其他人都在发呆,李奇紧急呼叫小红。

    菲妮这个样子,哪说得上症状缓和,分明是变本加厉了!

    如果不是菲妮来这么一下,看她比之前还要成熟一点,已经跟现实年龄一样,长成了十八九岁的少女,李奇还以为她被苏伦之力完全浸染,变成新一代小银了呢。

    现在也差不多了,就只还模糊记得“等我长成女神了一定要穿着水晶鞋让李奇跪舔”的理想。

    不得不说,菲妮的理想还真是容易满足啊。

    可惜现在有外人在场,而且你还这么大个,想舔都舔不了啊!

    “诶?怎么会呢?苏伦的意志残影被我过滤掉了啊!”

    小红也异常不解:“现在可以确认了,白鸟跟小银有直接的关系,只是被凡人意志浸染过,发生了演化,不再纯粹了。”

    “不过有你跟我把白鸟引入红网里,顺带牵引一部分苏伦之力,一起进入菲妮的灵魂里,就能中和成菲妮可以消化的力量。”

    “整个过程里不管是卡琳的那个先祖,还是小银的意志残影,都被红网过滤掉了,不可能浸染菲妮的意志,她的灵魂依旧是纯粹的,完全属于她自己。”

    李奇恍然,既然菲妮的灵魂没有被外力浸染,那么现在是……

    他在这里走了下神:“等等,白鸟真的来自小银的话,那么白鸟骑士获得的那些失落神祇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

    小红在他心里弹出一个摊手的表情符:“你不是有所猜测吗?”

    “如果之前的推断没错,已经完蛋了的那个小银之前冒充伊斯玛特,然后化身复仇女神,在布莱德借助元祖的力量抽取凡人血脉记忆,那么她前世丢下的东西说不定也凝结了跟上古失落神祇有关的记忆,所以白鸟骑士才能接触到那些神祇的力量。”

    “当然这仍然只是猜测,这只白鸟被卡琳的先祖浸染过,一时也顾不上仔细解析。如果再有更多的白鸟,就能彻底搞清楚了。”

    还要更多的白鸟!?

    李奇惊住了,小红继续说:“你自己也感应得到,这只白鸟只是化解了很小一部分苏伦之力。要彻底解决菲妮的问题,恐怕得把所有的白鸟都吸收了才行。”

    李奇苦笑,好吧,我们果然是跑来抢白鸟的。

    这事丢到一边,李奇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他仰望女神化身般的菲妮,想了想,转换到神降状态,身影拔高到十倍。

    然后他高喊:“菲妮,你长到那么大我要怎么舔呢?你要的是我,而不是一只小猫小狗来舔吧?”

    哈?你真的要舔?

    苏恩娜跟拉斯罗普已经彻底傻了,后面苏恩娜的学徒耶琳更是捂着脸,只看从眼缝里看,嘴里还嚷着:“完了大魔王要现场发功了,我们是不是也逃不过了!?”

    魔女们这边还沉得住气,都知道李奇不会这么没品的掉节操,毕竟还有外人在。

    倒是缇娜还在半空捂着脸喊着“麦爱丝”,滚来滚去充当动态背景。

    巨大化的菲妮眼中白光闪烁,缓缓点头:“有……道理……”

    白光翻滚,那股牵引空间乃至灵魂的寒冷和疏离感减缓了许多,菲妮缩小到了十倍凡人身高的状态,踩在李奇身前的脚跺了跺,催促道:“舔!”

    李奇单膝跪下,握住菲妮的脚,抬到了膝盖上。

    欧萝拉捂嘴低呼:“李奇……”

    艾丽想要阻止李奇,蕾娅要阻止她,两个萝莉又开启了你抱我扑的形态。

    缇娜停止了翻滚,闪到哈利身上,跟着小灰一通伸长了脖子,紧张的看着。

    “啊啊,真要舔吗?舌头都伸出来了!”

    “不要啊李奇!你可得想好了!”

    “舔了菲妮的,其他魔女的你敢不舔?”

    “这跟抱着魔女升级到传奇是一回事啊!”

    在缇娜唧唧喳喳的数落声里,李奇低头,眼见就要舔上了菲妮的鞋子。

    然后李奇停住,夸张的叫道:“等等!这不对啊!”

    “不是说水晶高跟鞋吗?这不是啊!”

    菲妮以类似梦游状态的动作,缓缓低头:“是……吗……”

    的确不是水晶高跟鞋,而是魔导武装的晶钛战靴。即便菲妮变高十倍,战靴依旧做出了相应调整,依靠神术填充各部件拉伸之后的空间,让战靴保持原样。

    “我……变……”

    菲妮嘀咕着,脚上白光转动,想要变出水晶高跟鞋。

    蓬的一下,李奇给了她个结实的头槌,金光白光碎芒喷溅。

    菲妮上身后仰,捂着额头叫痛,光翼和身上的白光急速转暖。

    李奇还没罢休,拎着她的腰带,翻过身搁在膝盖上,抡起巴掌,重重抽了下去。

    原本还如女神化身般的绝美少女大声惨叫,像案板上的鱼一样,身体倒绷成弓形。

    光翼收缩,光色也变作跟李奇一样的淡金。紧接着身体再度缩小,和李奇同时缩回正常尺寸,又成了一菲高的萝莉。

    菲妮哇的哭出了声:“好痛!李奇你坏——!”

    李奇咆哮:“大家都在担心你,你还在玩!”

    菲妮收住哭声,哽咽着说:“我、我就是觉、觉得自己好、好了点,开个玩、玩笑嘛。”

    李奇叹气,跟她耳语了什么,菲妮破涕为笑:“真的!?”

    旁边欧萝拉咳嗽:“你们是不是还要拉钩上吊一百年啊?”

    李奇抱着菲妮起身,正要说什么,菲妮身体又抽了一下。

    不过这次没以前那么痛苦了,抽搐之后,菲妮打了个呵欠,胳膊环住李奇脖子,眼皮渐渐闭上:“好困……睡会……”

    刚才吸收了一整只白鸟,还有同等分量的苏伦之力,菲妮的灵魂自然疲累了。

    照着小红的吩咐,将菲妮放回治疗舱,暂时顾不上跟欧萝拉她们解释,李奇对正满眼探询看着他的苏恩娜说:“白鸟被菲妮吸收了,这证明了……”

    拉斯罗普暴躁的打断李奇:“这证明不了什么!白鸟只是介质,它会引导白鸟骑士通向失落神祇的力量,菲妮殿下明显没有这样的迹象!”

    这个白鸟骑士虽然是欧萝拉的狂热粉丝,却并不是没脑子,他现在抱的想法应该是……止损。

    反正这是一只失落的白鸟,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么没了也就没了。

    苏恩娜却摇头:“我们通过白鸟获得失落神祇之力,也不是眨眼之间的事情,长的甚至能有好几年。总之能吸收白鸟,就证明拥有白鸟骑士的资格。”

    拉斯罗普惊恐的看向苏恩娜:“你的意思是……”

    苏恩娜叹气:“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我们不能装作没看见。其他白鸟骑士必然要过问,我们该怎回答呢?”

    “接下来肯定要开白鸟骑士大会,我们该持什么立场,有什么观点呢?”

    拉斯罗普摇头:“不……这不符合,传统……”

    苏恩娜注视着他,决然的说:“怎么不符合了?菲妮殿下也是白鸟人,这不就足够了?让白鸟骑士承认她的身份,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选择。”

    拉斯罗普的脑袋摇得更快了:“这太难了,那些老家伙不可能认同的!”

    苏恩娜笑了:“你加上我,就能去说服夏玛尔,我们三个加在一起,就能说服纳弗林特。我们四个人团结起来,那些老家伙也会认真权衡的,而且……”

    她看向旁边的治疗舱:“还有这位新的白鸟骑士,不是吗?”

    再转向李奇:“加上赤联的总枢机和诸位魔女,我相信事情会得到圆满解决的。”

    这是李奇之前说过的话,现在她说出来,自然是想得到李奇的保证。

    李奇心头沉甸甸的,这事特么还真的很难圆满解决了!

    但他也不会放弃努力,肃然点头:“我代表赤联,保证会尽最大的力量,和平解决我们彼此之间现在的,还有将来可能有的一切矛盾。”

    苏恩娜宽慰的点头,拉斯罗普咬着牙,无比纠结的道:“我……我还得想想。”

    他用茫然的目光扫过李奇等人,掠过欧萝拉的时候,神色显得更加痛苦。

    然后他决然转身,带着侍从们走了。

    “我得尽快跟其他白鸟骑士联络,就不留在这里了,相信总枢机会妥善处理好这边的事情。”

    苏恩娜跟李奇交代过之后,又递过来一枚戒指,这是她的传讯器。

    李奇没有接,而是递过去一部魔导手机,笑着说:“你该知道这是啥,多种通讯模式,还可以浏览万物网。”

    “不要担心身份问题,只要你向服务中心递交认证,我们会给你开通访客权限。”

    苏恩娜眼中升起挣扎之色,她自然清楚万物网比冒险家公社的冒险者网络更高级,可这就意味着她要跟赤联绑定了。

    李奇继续压迫:“如果你背后没有强大的靠山,在白鸟骑士大会上的发言就不会有太大分量。不要纠结外部势力代理人这种身份,在这个时代里,已经没有任何国家和种族可以继续埋头过自己的小日子了。”

    苏恩娜叹气,接过了手机。

    这位白鸟骑士带着侍从没走多久,卡琳终于把她那位不知道多少辈的老祖宗唤醒了。

    斩开凌乱的藤蔓,捞出一个断腿的干枯老头,他抖着树皮般的嘴唇呢喃:“一切都……结束了吗?”

    变回人身的卡琳一巴掌抽在“老祖宗”脸上:“这才开始呢,哪就结束了,乖儿!”

    “卡琳,你今天火气特别大呢。”

    蕾塔娜终于看不过去了:“之前我就问过,你是不是来那个了。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毛病?”

    卡琳噎住,支吾了一会,又变成常规尺寸的滚滚,在地上打起了滚。

    蕾塔娜都气笑了:“喂!你这是不打自招啊!”

    李奇本来想关心下,却被滚滚不留情的一个冲锋擒抱放倒,无奈放弃。

    收拾好坑底的情况,再清扫了蛇蛋之类的残余,一行人带着菲妮跟那个老德鲁伊回了营地。

    在药剂和生命大祭司的治疗下,老德鲁伊那如风中残烛般的生命与灵魂之火稳定住了,也有了精神讲述自己的遭遇。

    “什么?现在已经是第四纪元了!?”

    开场自然是这样的,而且远远超乎大家的预料,老德鲁伊在这里沉睡了好几千年,他是在第二纪元末期沉睡于此的。

    “我是特摩鲁尔-廷尼威,廷尼威家族的族长……”

    老德鲁伊这话让李奇和欧萝拉等人欢欣鼓舞,果然是卡琳的老祖宗!卡琳那个隐没在历史中的家族乃至王国,终于有了切实的线索!

    “我的脑子还很乱,只记得当初带着家族从疯嚣丛林离开,前往奥术师开辟的半位面……”

    “路过这里的时候,我感应到了异常的力量,就自己过来查看……”

    “走之前我交代过族人,如果限定时间里没回去,就由候任族长带着大家继续前进,不要管我……”

    “奥术师……呃呃,头好痛……”

    特摩鲁尔一时记不起细节,不过说出的信息已经很有价值了。

    奥术师跟廷尼威家族原本早有渊源,那么把调查方向转到奥术师身上,应该会有更多收获。

    木屋外,小树林里,卡琳靠在树下,抱着膝盖缩着身子,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说吧,卡琳,没有其他人了。”

    蕾塔娜凑了过来,蹲在她身边问:“你遇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麻烦?李奇那边你不好意思说,对我还要隐瞒吗?”

    “奥雷莎没在是吧?”

    卡琳探头看看,奥雷莎在远处的帐篷里,正认真的关注着安防系统。

    魔女里也是有小团体的,卡琳就是一个山头,蕾塔娜和奥雷莎都是她间接“启迪”的,三个魔女的交情自然更深。

    当然,卡琳跟蕾塔娜之间,也因为“魔女最强肉弹”和“人类最强肉体”的关系,彼此之间早非友谊那个级别了。

    “不是啥麻烦,其实是件……大糗事。”

    卡琳叹气:“到现在为止,还没谁顾得上思考一个问题。”

    蕾塔娜当着温柔的知心姐妹:“嗯嗯,我听着呢。”

    卡琳的语气更加低沉:“我的老祖宗在山里沉睡了那么久,为什么我们一来他就苏醒了?”

    蕾塔娜愕然,这的确是个有意思的问题,赶紧问:“你知道为什么?”

    卡琳转开脸:“之前我也不明白,不过你不是问过我是不是来了那个吗?我们刚下到那个地洞里的时候,就闻到了自己血液的气息。很稀薄,只有我自己能感应到。”

    蕾塔娜瞪圆了眼睛:“那、那是怎么回事?”

    卡琳捂脸:“然后,洞里有条地下河,我猜测跟营地山下那条小河是连通了的……”

    蕾塔娜隐隐明白了什么,呆滞的道:“你不会是……”

    卡琳把脑袋塞进腿里,发出含糊的声音:“大半个月前我来那个了,随手把姨妈巾丢进了小河里。欧萝拉看到还训了我,就那一次而已……”

    蕾塔娜沉默,身体却开始发抖,卡琳羞愤的道:“这事让我怎么说啊!等欧萝拉回过神来肯定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想就糗大得不行啊!”

    “那老祖宗到底是什么邪性啊,偏偏被我的姨妈巾刺激醒了!你说他该不该打!?”

    蕾塔娜再也忍不住,身体像筛糠一样猛烈发抖。

    卡琳咆哮:“不许笑!”

    李奇这边在为一个老祖宗一个小祖宗忙乎,那两位白鸟骑士回到自己的领地,从震撼中恢复过来,也各自有了行动。

    苏恩娜交代自己的学徒:“耶琳,你去拉斯罗普那边,拜托他去通知夏尔玛和纳弗林特两位阁下。我去通知第一白鸟阁下,让他召开白鸟骑士大会。”

    耶琳忧虑的道:“导师,我们真的要站在赤魔……不,赤联那边吗?”

    苏恩娜揉揉学徒的脑袋,宠溺的道:“难道你不相信导师的选择吗?”

    这个学徒是她从小养到大的,跟女儿一样看待,在她身上倾注了太多心血,也相信自己的养成没有问题。

    至于耶琳对赤联还有李奇的偏见,不过是见识不足造成的。自己在冒险家公社里混了两年,就能大开眼界,相信耶琳比自己更快。

    等这事顺利解决了,就拜托总枢机带她去赤联那边历练下吧,苏恩娜这么想。

    耶琳当然相信自己的导师,虽然还有很多想法,不过……导师肯定是对的,她这么想。

    拉斯罗普那边,回到领地后就闷在自己的屋子里,不知道在忙乎什么,只隐约听到嘀哩哒啦的怪异声响。

    侍从们茫然无措,分作若干小团体各自议论。

    某个侍从没有加入讨论,溜到了角落里,掏出魔导手机,拨通了谁。

    “斯蒂夫阁下,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