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190章 考虑(第二更,求支持)
        尽管在兴乾六年的时候,大明的电报线路一共就那么几条,而且在使用的过程中,仍然有不少问题有待解决,但是电报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彻底改变了大明的地理空间,缩短了边疆与内地与首都的联系。

    受限于技术,尤其是铜线的产量,即便是直到现在,大明不过只有以中都为中心向东北、西南以及东南、江南四个方向伸展的长途电报线路,而在这些电报线路中,建成最早的就是通往东北的线路,这条当年为北伐修建的电报线路,将东北与内地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即便是黑水都督府发生事件,中都也可以在数小时内获知。

    就像此时,几乎是在几艘捕鲸船闯入箱馆的同时,随着鲸港官方派出的信使抵达海参崴,一封加急电报就飞似的通过数千公里的铜线朝着大明的腹地心脏中都飞去。

    从黑水都督府获知这一消息,到电报被呈送到朱明忠的案前,只后只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或许在二十一世纪这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在17世纪的大明,这却是奇迹,对于这一奇迹,大明的官方早已经习惯了,从最初的仅限于军用到现在的军政合用,官员们早就习惯了电报,习惯了它那“闪电般”的速度。

    正因为电报的存在,才让大明朝廷中枢能够从容应对许多问题,而不至于小事变大事,大事变坏事。

    现在,当这份报告被送至皇宫,送到朱明忠的面前之后,非但是众臣为这个消息惊诧非常,即便是朱明忠本人也是瞠目结舌的。

    “陛下,这,这当真是岂有此理,朝廷绝不能让那些的肆意妄为,否则长此以往,只恐怕必定是祸乱不断!”

    以工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的杜立德,因为渔业属工部负责,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历朝历代,可曾有过这样大逆不道的人,一群普通百姓居然自坐主张,去抢他之地,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为大明开疆拓土”,当真是疯了!他们这么一疯不当紧,把朝廷至于什么何处?

    “陛下,臣以为,此事必须严惩,否则,将来但凡是我大明人,只要心有所想,是不是就可以自行掠他国之土?”

    杜立德的心里现在甚至冒出一个念头——把捕鲸船上的炮都给收缴了。

    “还有,为防止类似事件发生,必须严格控制民船上的火炮,至于捕鲸船,臣以为其基本上都是在鲸海,顶多也就是到济州岛与对马之间航行,这一地区自日本锁国之后,便不曾有海盗出没,捕鲸船绝无配备火炮之必须……”

    看着激动不已的杜立德,朱明忠只是沉默不语,17世纪的捕鲸不同于19世纪,事实大规模的远洋捕鲸是在经度的问题解决之后,才迅速发展起来的,在此之前,都是近海捕鲸,因为在经济问题解决之前,没有船敢离开信风、洋流等固定航线去追寻鲸鱼,那不是冒险,而是去送死。

    至于鲸海的捕鲸业发展,完全是因为位于大明、朝鲜以及日本之间的鲸海不仅是天然的渔场,每年都会有大规模的鲸群从那里经过,而且同样也生活着大量的鲸鱼,在19世纪那里就是个能创造丰富价值的捕鲸场。甚至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捕鲸场之一。

    也正因如此,在接到方以智的信后,在其信中提到“那里的鲸鱼多到可以踩着鲸背上岸。”建议将其命名为“鲸海”。朱明忠才会授意东北推动鲸海的捕鲸业,不仅仅是因为捕鲸业可以充实东北官府的用度,更重要的是鲸鱼以及其制品是无可替代的,鲸蜡堪称是史上最好的蜡烛。鲸蜡以及从鲸鱼的脂肪中提取的鲸油也用于润滑精密机器零件,从某种意义上讲,鲸鱼可以被视为“游动的油井”,当然与19世纪的捕鲸者们不同,大明的捕鲸船还会将将鲸肉带回港口,然后,数千吨鲸鱼肉会被制成咸肉或者罐头,被运往东北以及大明。这些来自大海上的肉食,丰富的大明百姓的餐桌,让他们可以享用到更多的肉食。

    可是,捕鲸手们的举动,却完全超乎他的意料,应该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能想到,“温顺的国人”居然会如此果决的操炮提铳去占领别国的领土,而原因不过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个港口。

    有比这更正当的理由吗?

    没有!

    可有比这更荒诞的理由吗?

    当然也没有。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问题,而是如何保护他们的安全!”

    身为首辅的顾炎武,一语道出了其中的关键。

    “无论如何,他们总归是大明的百姓,即便是他们杀了日本人,夺了日本的领土,也无法改变这一事实,事实是,我们必须要保护他们的安全,不能让日本人伤害他们丝毫!”

    这才是大国应有的气势,也是朱明忠过去一直强调的,保护国民是任何一个政府应尽的责任,那怕就是在外面欺负别人,也要偏袒自己人,至于别国的法律,那是其它国家的事情,与大明无关,大明的官员又不从他们国家拿俸禄,又何需考虑他国的法律?保护和偏袒自己人,才是大明官员的责任,

    换句话来说就是“我儿子打你儿子,你活该,你想打我儿子,我就练你!”。身处这个丛林法则的时代,蛮横是生存法则之一,没有这种蛮横的保护,国民又怎么会堂而皇之的走出国门呢?

    “海军在釜山驻扎有分舰队,如果陛下同意,可以立即派出舰队,前往箱馆增援,而且海州亦可以派出军舰以及陆战队增援。”

    在朝中身为兵部尚书的李定国话从来不多,他虽说贵为晋王,可却总能摆正自己的位置,甚至他之所以让出五军都督府都督一职,就是为了表明自己无意争权夺利。

    “以臣看来,至多只需要一个大队的陆战队,就足以确保箱馆于不失了。”

    “陛下,若是派兵,只恐怕会成推波助澜之势,令后人纷纷效仿,此后如何收场,臣以为,应该立即电令黑水都督府,令其派人在事态尚可挽回之前,勒令百姓离开箱馆,然后再使节往长崎,沟通此事表示歉意……”

    表示歉意!

    杜立德的话朱明忠的眉头一挑,向日本人表示歉意,你吃错药了吗?整个人顿时变得不快了。

    “向倭人表示歉意,那倭寇犯我大明扰我百姓时,他们可曾表示一丝歉意。今天不过就是我们的人去夺了他们一点化外之地罢了,况且,那是不是他们的,还尚属两可,不能说,他们说那里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

    尽管先前还有些犹豫,但杜立德的话,却让朱明忠极为反感,也立即做出了决定——北海道不是日本的!既然不是日本的,那就是大明的。

    “至于什么表示歉意,此话休要再提,要表示歉意也应该是日本对我大明表示歉意。不过……”

    在否定了杜立德建议的同时,朱明忠又说道。

    “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此事虽然于我大明无害,若是将来他人纷纷效仿,必定会引起诸多问题,所以,嗯,现在电告黑水都督府,让他们联系上箱馆的那些人,告诉他们,朝廷理解他们的举动,但是现在朝廷不能直接表示支持,但是,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给予支持,让东北那边,自己想办法,民兵、火炮,都可给他们!但是现在不能纳土,等到时期合适的时候,再献土归国。”

    这完全是借鉴另一个时空中,美国扩张的经验,美国吞并得克萨斯,不就是一群美国移民搞的事,几年后所谓的“共和国”并入了美国。这样成功的经验,自然应该加以借鉴。

    “至于日本嘛……”

    提到日本的时候,朱明忠的眉头一皱,相比于其它,他更担心日本的反应,毕竟,对于朱明忠来说,在日本的问题上,他并不准备直接吞并,至少现在不会,相比于敲开日本的国门,他更愿意日本关上自己的国门,然后就此沉沦,几十年后,甚至百年之后,两国会形成天地悬殊,到那时,甚至不需要皇帝主动要求,在资本扩张,在对市场的渴望下,大明就会主动的占领日本,然后把日本变成殖民地,至于眼下,越海吞并日本并不现实,日本早就已经统一不说,而且两国相隔重洋,运输的压力使得大明或许能击败他,但是想要吞并却并不容易。

    先吃肉、后啃骨头,才是符合发展的策略。

    但是现在,那群捕鲸手突然闯入了日本,朱明忠反倒有些担心,担心他们的举动会不会打乱自己的计划,会不会变成另一次“黑船来袭”,万一要是刺激了日本人,他们会不会提高醒悟过来?

    如果这样的话,那计划是不是也应该加以修改?

    片刻的沉默之后,朱明忠的眉头猛然一锁。

    日本,将会做出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