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圣者降临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罚之子
    “裁定者?!”

    听到这个称呼,那冒险团团长懵了一瞬,接着就感觉一股凉气从脚下窜到头顶:“艾丽西娅小姐她....是宗教裁判所的人...?!”

    他看着对方轮廓优美的侧脸,完全没有办法将这个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娇俏少女,和那些手上沾满了异端和黑暗势力鲜血的狂信徒们联系在一起。

    而另外两个年轻的佣兵虽然没有听过“裁定者”的头衔,但见到那个刚还趾高气昂的牧师现在一脸惶恐不安的样子,也都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对不起,大人,我,我不知道...”

    夏尔摆了摆手,制止了对方结结巴巴的道歉和解释:“别废话了,带我去见你们大主教。”

    胖胖的牧师脸上冷汗涔涔而下:“抱歉,大人,德...德兰克大人他昨天就已经离开格林城,前往海姆达尔参加每月的例行教区会议了....格林城这边的事务暂时由马丁辅理主教代理....”

    他不止一次听同僚们说过,宗教裁判所的人或多或少脑子都有些问题,而且阶位越高,疯得越厉害,生怕对方一个不顺心拿自己撒气。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裁定者会突然造访圣约翰大教堂,更不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虽然对方只是中阶圣位,但就算是地方教区的大主教,面对来自圣城宗教裁判所总部的裁定者也得客客气气,他们之间要谈的事情,他一个小小的中级牧师可没有资格过问,也不想知道。

    夏尔皱了皱眉:“那就带我去见马丁主教吧。这里有个伤患,我想要让他帮忙看一下。”

    “是!”

    见对方似乎不是什么脾气古怪的家伙,胖牧师松了口气,急忙侧身做出请的姿势:“大人请跟我来。”

    夏尔嗯了一声,走了几步,又转过头,对着呆若木鸡的三人眨了眨眼睛:“还愣着干什么,进来啊。”

    “哦,哦!”

    三人回过神来,互相看了一眼,急忙抬着担架跟了上去。

    进入疗愈厅大门时,看到不远处那些排队的冒险者和佣兵们用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目光看着他们,几人都忍不住昂起了头,心里暗爽不已。

    他们刚刚可是听到了,艾丽西娅小姐居然要让一位辅理主教为乔奇亲自诊疗!

    而且,那个平时用鼻孔看人的胖神官居然点头哈腰,唯唯诺诺地在前面给他们引路,让他们此生第一次得以踏入由神圣骑士守护的圣约翰大教堂内殿区域!

    这次的经历,足够他们在酒馆吹好几年了!

    穿过一个个大厅和回廊,几人在驻堂主教的办公室前停了下来,胖胖的牧师小心地敲了敲门,道:“马丁大人,有一位来自裁判所的裁定者大人想要见您。”

    .......

    很快,一位四十多岁的圣职者迎了出来,满面笑容地将夏尔毕恭毕敬地迎了进去,而其余人在将那位佣兵抬进来后,却被要求留在办公室外等待。

    “裁定者大人,不知您这次来是...”

    马丁辅理主教小心地向这位看起来几乎有些过分年轻的裁定者询问道,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按照他一贯的经验,每次宗教裁判所来人都没什么好事情。

    “马丁,你在做辅理主教之前,也有在裁判所轮转的经验吧。

    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夏尔指着被抬到沙发上的昏迷佣兵的左臂,道:“来,你看看他的伤口。”

    辅理主教闻言,走上前去,仔细检查了一下,脸色立刻变了:“这是...吸血鬼蝙蝠咬伤的?”

    “不错,而且...至少是被子爵级的吸血鬼蝙蝠咬伤的。”

    夏尔道:“我也是在路上偶然遇到的,据说这人所在的一支小型佣兵团两天前在格林之森外围区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洞窟,进入探险时被血色的蝙蝠咬伤....”

    夏尔将之前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笑了笑道:“照理说,这家伙本来应该在一天之内丧命的,死亡症状也会和普通的蝙蝠热没什么差别,但可能是对血液毒素的抗性比普通人强一些,一直撑到了现在。”

    “这...”

    马丁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从二十多年前,刚刚晋升八阶白银骑士的格林城城主威尔·格林伯爵亲自带人彻底清剿过格林之森后,格林城周边已经很多年没有黑暗生物出没了。

    难道是不久前趁着大封印松动时进入主物质位面的深渊吸血鬼?

    还是说....

    “因为那洞窟内还出现了行为异常的中阶魔兽,冒险者公会也发布了相关的调查洞窟的任务,现在已经有佣兵团和冒险者小队接取了任务准备下午出发——但是,如果真的是子爵以上的吸血鬼的话,普通的低阶冒险者去了就是白白送死。”

    夏尔取出了之前给胖牧师看的那枚徽章,递给马丁主教,道:“我本来是想亲自去看看情况的,但是现在实在抽不出时间——你拿着这个。”

    马丁主教下意识地接过徽章,看了一眼:“大人,这是...裁定者圣徽?”

    那徽章中心是一把漆黑色,顶端染血的十字架图案,周边围绕着简单却充满深邃意味的神术符号,十字架下方交织的白钉和黑键,代表着持有者作为宗教裁判所裁定者的身份——若是更高一级的“净化者”持有的圣徽,下方的白钉和黑键会换成交织的牧杖与法剑,染血十字架的形态也会变更为主教十字,象征着其享有与主教、大主教相同的级别和待遇。

    “咦?”

    这时,马丁神官突然注意到,自己手中的裁定者圣徽两侧,似乎还阴刻着两片不太明显的羽翼——这是普通裁定者圣徽并不具有的图案。

    他稍稍集中注意力盯着那羽翼看了一眼,突然感觉那四片羽翼似乎浮现出左黑右白的色彩,同时有一种毁灭、审判的意志从中透出,似乎在质问、责难着他的罪孽!

    恐惧、惊慌、彷徨的感觉袭向他的灵魂,马丁主教稍稍后退一步,好不容易抑制住了想要跪地忏悔的冲动,几乎惊出了一声冷汗:“您,您是...神罚之子...?!”

    他也是在几年前晋升主教时,才得知了宗教裁判所正在进行的“荆棘圣冠”计划的一鳞半爪,而“神罚之子”便是此计划的产物之一——通过教廷的最新研究成果,对有资质的孩童进行从身体至灵魂的改造,使其达到远超普通圣职者实力和发展潜力的素质!

    但因为技术尚未成熟,实验失败率据说很高,而且即使成功,实验体寿命也会不同程度地缩短,后续还需要进行一系列严苛到可能会随时失去生命的实战训练,可以说,每一个神罚之子都是由无数年轻的生命和资源堆出来的。

    而他们持有的这种圣徽是由埋葬机关总长,“凝固的神罚”瑟尔纳特亲手所制,其上镌刻的羽翼附有一丝其本人的精神意志,只有圣力和精神力都达到中阶以上的圣职者才会注意到并产生感应,是不可能冒充的。

    “只是见习而已。”

    夏尔似乎对这方面不愿多说,又接着道:“你拿着这个徽章,去联系距离最近的裁判所,在冒险者小队到达前,让战斗神官和审判者先去调查一下那个洞窟,不要耽搁。”

    “哦,对了,这事情先不要和普通的圣职者公布,这人劳烦你亲自治疗一下吧,我不太擅长治疗神术。”

    “是,谨遵您的吩咐。”

    马丁主教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看向夏尔的眼神中比之前更加多了几分敬畏,小小年纪能够撑住那样痛苦的改造和堪比苦修士的非人训练活下来,无疑是主所拣选的虔诚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