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网游小说 > 怎么又是天谴圈 > 第716章:史上最惨俱乐部
    很多战队都抱着复仇的心思,而且有了针对斗鱼战队的战术,更是让他们的信心更上一层。

    这一场平淡的开头更仿佛是印证了这点。

    只有被楚生虐的死去活来的匹兹堡骑士、液体、企鹅队和蜜獾,才知道楚生最恶心人的套路。

    实力强也就不说了,这家伙的实力是真的变态强,一个人可以干掉一支满编队的存在。

    关键是这家伙还猥琐、贱!

    本想着今天把斗鱼战队踩在脚下,重新夺回职业选手的荣耀。

    现在液体一死,其他战队全都忍气吞声,干脆忘记了之前的雄心壮志。

    起码刚才在楚生手上吃亏的几支战队,虽然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万万不敢去找楚生的晦气。

    斗鱼战队的三人有载具,很快就杀到了第一个安全区防空洞位置。

    三人的位置很紧凑,在半坡的位置用巨石和载具搭成一个掩体。

    防空洞这位置地形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它有三个出入口,顾名思义狡兔三窟。

    如果直接在防空洞头顶驻扎,很容易被三个洞口摸出来的敌人偷袭。

    小爵起初还建议找一个防空洞口,用载具搭成掩体防御,立刻遭到了兔子和小狮子的拒绝。

    毕竟昨天楚生用载具堵死Black队员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要是这么干,被人秀一波恐怕要身败名裂。

    小爵细想了一下,之前Black一名队员被秀,就已经被挂了一天,这要是他们三个真的被秀到,那真的是万劫不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打了个寒颤,小爵还是打消了自己这个有点愚蠢的想法。

    吃掉了液体,楚生的吐槽值飙升,液体全队四个人足足贡献了五十点吐槽值,连带着启动了车速的“霉运转移”。

    楚生不着急使用大招,待会儿决赛圈再扔出去,一波把敌人打趴下,顺带给第二局开一个好头。

    液体在Y城搜了很长时间,到头来却给楚生一人做了嫁裳。

    短剑维克托换掉,Mini14页换掉!

    嘿嘿,还是AKM外加98K好用,真香!

    通过昨天的战斗,楚生发现国外的一些战队都喜欢用AKM这种7.62毫米子弹的突击步枪,杀伤力巨大。

    反观来自亚洲的一些队伍,更喜欢用5.56系突击步枪作战,主要原因还是枪更稳一点,但在伤害上面就要大打折扣。

    一个方面来说是稳,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那就是亚洲选手的枪法整体水准还是有待提高,无法在比赛这种高强度、高精度的对抗中完美驾驭7.62系的突击步枪。

    楚生在昨天比赛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准备等回国以后给伟酱他们好好说说。

    国内来参加邀请赛的三支战队,除了楚生所在的斗鱼,是赞助商主播凑起来的“临时工”,4M和IF战队都是以明星选手的个人流量拉起关注度,引来投资广告投资的模板。

    正规俱乐部一般是很少会让选手进行直播的,每天科学系统的训练,外加战术安排和指导,足够耗费选手整个时间。

    但是国内不同,国服因为政策问题迟迟没有上线,所以国内并没有兴起完整的联赛体系。

    伟酱和大哥都是靠着个人影响力和自己的腰包,拉起的队伍,亲自找的赞助这些。

    在俱乐部的完整性上,除了只有队员外,其他几乎为零。

    分析师、战术师统统没有,全靠队员们自行摸索,甚至连可供训练的赛事也没有。

    这样“简陋”的配置环境,在对游戏的理解力上,甚至敌人的习惯特性,肯定没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

    试想一下,又要训练,还要顾及直播网站签订的协议,保证每个月的直播时长,选手们怎么可能拥有一个良好的竞技状态?

    养老院这里已经暴露,四个盒子太过于明显。

    楚生搜刮一番后,开着摩托车再次踏上了征途。

    这一波他没有找队友汇合,而是穿越了大半个安全区,辗转来到了马蹄山监狱后方的山上。

    “你们帮我守一下侧面,报告一下敌人动向。”

    楚生的摩托车扬长而去,开着摩托车在陡峭山石嶙峋的路上,终于挤到了悬崖前的岩石堆。

    这个位置极其刁钻,可以俯视整个马蹄山监狱,身后又有一尊庞大的十几米宽巨岩遮挡,也无需担心身后敌人第一时间偷袭。

    马蹄山监狱的敌人也听到了一阵汹涌动力的摩托车声音。

    只是这个声音绕到头顶以后声音逐渐消失,被他们认为是跑到伐木场去了。

    楚生将摩托车停在一旁,趴在岩石的凹坑处,观察着马蹄山监狱的这一队人。

    楚生在记忆中搜寻了一下,并没有发现马蹄山监狱这个地方会是什么队伍的第一选择点,想必是从其他地方搜索之后转移过来的。

    这队人的行踪更是证明了楚生的猜想,在仓库和监狱楼内,敌人还在搜索。

    观察了一下敌人数量,是一支完全的满编队。

    根据还在搜索这个点,楚生已经制定出攻击计划,就等敌人上钩了。

    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楚生就已经想到如何出手攻击敌人,这要是传出去,恐怕就连职业选手也会感觉到震惊!

    往往这种时候,他们都还在等待或者寻找机会,像楚生这种一照面已经想到完备计划的,只能骂一句“妖孽”。

    不过相对于楚生来说,所有的观众看到的东西会更多一点。

    南韩的观众已经完全黑了脸,Gen.G俱乐部的老板别着手,黑脸看着转播,旁边的俱乐部负责人已经吓得颤颤巍巍,连头都低了下去。

    这一次的邀请赛,Gen.G战队沦为陪衬也就算了,不光如此还直接成了笑柄。

    本来昨天训话以后,希望这群选手可以一雪昨日之耻,结果一上来就先送了个比赛一血,现在又被楚生盯上而不自知。

    Gen.G老板夹烟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监狱马蹄山出现的队伍,不是别人,正是Gen.G的另外一支战队,此次赛事排名垫底的Black。

    这一波以为骑摩托车经过,是去上面伐木场的,却不曾料楚生一路开着摩托车,从山上绕到了石头缝里面,从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