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一四三章 苗头
    武老太太最近心情本来挺好的,宣扬女主天下的《大云经》正经由全唐僧侣大肆传播;武三思鼓动一众朝臣也已经是二次上表,恳请她老人家代唐而立;连睿宗李旦也接连表示出让位之心。

    在武则天看来,时机已成,她在皇位背后苦苦挣扎了三十年,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坐上那个位子了。

    可是狄仁杰......

    老太太翻开奏折只看第一眼,脸就绿了。

    “圣后何以为政?竟纵容索元礼此等恶吏!?恐亡国无期乎?”

    “......”

    武则天心说:行啊,你狄怀英胆子不小啊!?是老娘的刀钝了,还是你狄胖子飘了啊?敢这么和我说话?

    怒喝出声:“好你个狄仁杰,胆大包天!”

    “......”

    “......”

    本来陪着武则天闲话京中八卦的武三思和上官婉儿一惊,心说,什么情况?狄怀英可是刚刚升了宰相,怎么就触怒圣后了?

    “看看!!看看!!”

    武则天气得嘴唇都在发抖,把狄仁杰的奏折扔给武三思和上官小婉,“他是成心让我不得安宁啊,连亡国之词都出来了!!”

    武三思和上官婉儿急忙拾起一搭眼,好吧,狄怀英还真敢放炮!

    武三思端着奏折,颇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狄怀英,圣后对他的偏爱连三思这个做侄儿都颇为嫉妒,怎么还不知进退,非在这个当口与圣后为难呢?”

    “哼!!”

    武老太太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

    说实话,武则天对狄仁杰确实够宽容了。当初反对她垂帘的有狄仁杰,后来阻止她废李显的也是他狄仁杰。

    如今她要称帝,这个胖子还是三翻五次地上书反对。换了别人,死八个来回都不为过。

    可是,老太太偏偏没杀他,还让他来当宰相。

    一来看中的是狄仁杰的能力,还有就是老太太一直觉得,在这个朝廷里,得有一个狄仁杰这样能时刻提醒自己的人物。

    可是,这胖子怎么还变本加利呢?连“亡国”这种字眼都出来了?

    “圣后!”

    武则天气得说不出话,却是上官婉儿端着奏折眉头紧皱。

    “嗯?”老太太应了一声,抬头看着上官婉儿。

    只见上官婉儿什么也没说,把奏折又递了回来,那样子应该是她已经看完了,而且显然奏折里有什么是武则天必须御览的东西。

    武老太太心思一觉,不由正色起来。

    接过奏折,忍着怒气往下看。

    不看不要紧,往下一看,武则天冷汗就下来了。

    只见狄仁杰的奏折中写到:游击将军索元礼刚到房州,就被恶其凶名的百姓活活踩成了烂泥。

    此时,房州民情激愤几近失控,无不质疑圣后之英明神武,像索元礼这种大奸大恶之徒怎会重用!?难道大唐已经无人,要用这些酷吏恶官来鱼肉百姓吗?!

    “这....”

    武则天一脸错愕,敏锐地感觉苗头不对。

    “这房州民怨怎会突然暴起!?”

    看向武三思,“三思去过房州,可有什么异样?”

    武三思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刚刚就不应该只看开头,就妄下定论。现在好了,什么事儿他都不知道,让他怎么答?

    没办法,只得据实以报,“没有啊!庐陵王殿下恪守本分足不出户,王府上下佣仆极少,不太可能挑唆民怨。”

    好吧,武三思一句话把李显也装进去了。

    但是还别说,武三思还真懵对了。一看到房州民怨沸腾,武则天第一个想到的也是李显。

    此时正是老太太代唐而立的当口,最怕的就是她这几个儿子给她弄出点什么动静。

    现在武三思既然这么说,武则天安心不少。

    但是,民怨沸腾这种事也是当下老太太最不愿意看到的。

    那既然不是李显,难到是吴宁?索元礼正好是去收他的炭窑。

    也不对,武则天还真不信那小子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碰民怨这把刀。

    “圣后!”

    正想着,上官婉儿一声轻缓,把老太太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

    “嗯?”眉头一皱,“这里没有外人,但说无妨。”

    上官婉儿点了点头,“会不会......真的就是索元礼的问题。”

    “索元礼?他怎么了?”

    “这.....”

    上官婉儿犹豫了一下,与武三思对视一眼,心道,您老人家是管杀不管埋啊!当真不知道索元礼之流到底是什么德行吗?

    正在犹豫说还是不说,却是武三思开口了。

    听到现在,就算没看过狄仁杰的奏折,武三思也猜出个大概了,多半是索元礼在房州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让狄仁杰抓住了把柄。

    “上官才人不敢说,那就侄儿来说吧。”

    老太太正了正身子,“那就你说吧!”

    “这个......”武三思略有沉吟,组织了下语言。

    “圣后久居深宫,外面的琐事疏于了解也属正常不过。可是,这个索元礼仗着圣后信任,横行乡里,欺上瞒下,早已经是天怒人怨,不但京城百姓恨之入骨,放眼天下,谁人不知索元礼的凶名?”

    “依侄子之见,房州百姓应该是怕索元礼祸害乡里,一时激愤了。”

    “......”

    武则天没说话,默默地看着武三思、上官婉儿。

    良久,又低头看看了手中的奏折,心说:原来狄怀英这是在提醒我啊!

    提醒老太太,要出事儿!!!

    ......

    其实索元礼、来俊臣这些人是什么德行,老太太清楚得很,用的也是他们恶。

    即使不知道他们私底下到底有多恶,却也有预期。

    可是老太太没想到,他们居然恶到了这个地步,居然已经是满朝皆敌,连民情民怨都不容的地步。

    上官婉儿不敢说,武三思为什么敢说?

    他不是敢说,而是他也不喜欢索元礼,是在落井下石。

    再看看手里的奏折,狄仁杰是什么意思?

    这本奏折已经不是针对索元礼一个人,而是当下的酷吏。

    狄仁杰这是在告诉武则天,酷吏不能再用了,会出大事。

    “婉儿....”

    “臣妾在。”

    “拟旨。”武老太太头疼的闭着眼睛,“减免房州两年税赋,以安民心。”

    “命狄仁杰兼办索元礼案,还天下百姓一个公道。”

    “等等。”叫住正在下去拟旨的上官婉儿。

    “圣后还有何吩咐?”

    “......”

    武则天沉默良久,“以我的语气告诉狄仁杰,速速结案,勿要牵连甚多。”

    “......”上官婉儿愣了愣,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躬身下拜,领旨而去。

    到最后,圣后还是没舍得让狄怀英借机彻底铲除一众酷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