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獒唐 > 第四零二章 二提沙州
    “许以长宁....”

    这是武则天不与吴宁挑明身份,却用这样的方式在表达她的态度。

    武则天很小心,也很心急,吴宁甚至有几分感动。

    不管武则天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动机,这世间,愿意许以长宁的那个人,竟然是她!

    多少年了,吴宁一直自许执棋者。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才是别人手中的那粒棋子,任人摆布,永无安宁。

    “长宁...呵呵...”吴宁惨然一笑,“长宁郡王!”

    “又如何得以长宁呢?”

    ......

    “九哥?”吴启看着吴宁反常之态,“你怎么了?”

    “没什么。”吴宁摇着头,恢复常态,“暂且不去管它。”

    “那咱们以后怎么办?”吴启皱着眉头,“这封王诏一下,还能继续吗?”

    “怎么不能!?”只见吴宁眼中现出绝决,“无论如何,也应该到揭开真相的时候了。”

    说完这句,再不迟疑,问向吴启,“杨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哦。”

    既然吴老九已经做出了决定,吴启习惯性地跟着九哥走,收拾心思,说起杨家这几日的变化。

    “按你说的,查验了杨家永业田和邑户。不过,没什么成效,杨家的底子很干净。”

    “想来,杨家那么大的家业,想藏一个人,咱们是很难抓住什么把柄的。”

    吴宁闻罢,淡然摇头,“不用抓住什么把柄,我只要他们害怕就好。”

    “查,继续查!明日让罗厨子跟着你,带着镖局的人,长路镖局也跟着一起查。”

    “掘地三尺!我还不信,他杨家不怕!”

    ......

    吴宁在下一盘大棋,一盘彻底终结这种尴尬处境的大棋。

    武则天给的长宁郡王,在这一刻,不但不能给吴宁以安宁,反而在感动之后,是更加无法抵挡的焦虑。

    他是天生的智者,习惯操纵一切,可是现在,他只是一颗迷茫的棋子。

    他意识到,必须结束这一切,否则,他永远不可能安宁。

    ......

    ——————————

    杨家确实在吴宁的重压之下,慌了手脚。

    事实上,吴宁料想的也一点没错,在杨承佑的那次暗示之后,吴宁已经断定,即使贺兰敏之不在杨家,那么杨家也一定知道贺兰敏之的去向。

    此时,杨家的主事人杨思俭与儿子杨承佑聚于一处,满面愁容。

    “这个吴九郎,他到底要干什么!?”杨承佑怒吼着。

    如今,万年县衙以验查永业田为由,把杨家的食邑、封户翻了个底朝天。

    这还不够,近日,长路镖局也加入其中,摆明了要从杨家挖出点什么。

    上首的杨思俭倒不像儿子那般失控,可是同样焦虑难安。

    吴宁摇身一变成了长宁郡王,这说明,武则天显然已经知道了些什么,也表明了态度。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神都那边已经传来消息,武则天迫不急待地要还都长安,出了正月就举朝回迁。

    在这个当口儿,吴宁又大肆彻查杨家底细....

    这种种迹象,会不会真的有什么关联?

    杨思俭不确定,难道吴九郎真的已经倒向武则天那一边了?

    否则,他何必大张旗鼓地要把贺兰敏之挖出来?

    “不行!”杨思俭越想越怕,“敏之不能再呆下去了,要把他送走!”

    杨承佑一听,下意识点头,他也觉得有这个必要。

    “可是,送到哪儿去呢?此时四处都是长路镖局的人,远走反而更危险。”

    “......”杨思俭沉吟了起来。

    良久,“送到桃云岭去!”

    “什么?”杨承佑大惊!“不行啊,父亲!”

    “吴九郎可是刚从桃云岭回来,肖道长那里已非万全之地。”

    杨思俭摇了摇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正因为吴九郎刚从桃云岭归来,所以短期之内他不会再回去,那里恰恰也是最安全的。”

    “让敏之去那里暂避,当是无碍!”

    ......

    ——————————

    另一边,数日之后。

    “终于忍不住了吗?”

    吴宁攥着太叔翎送来的桃云岭密报,冷笑出声。

    以长路镖局眼线密布的本事,杨家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吴宁的眼睛。

    其实,他要是想把肖老道和贺兰敏之逼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事情未明,吴宁一直有些犹豫罢了。

    现在,却是都聚到了桃云岭。

    “怎么办?”太叔翎在桃云岭盯了一年多,终于得见成果,此时也有些兴奋,“要不要我带人拿下!?”

    “不用!”吴宁摇头,“不用我们出手,自然有人把他们揪出来。”

    太叔翎一愣,“你....你不是一直想见他们吗?”

    “现在不想了。”吴宁阴着脸,“既然不想见我,那就不用见了,直接去见武则天吧!”

    说完,吴宁再无迟疑,伏案急书,密报在洛阳暴露的孟苍生:

    去一趟....桃云岭!

    “!!!!”

    太叔翎在一旁看的是心惊肉跳。

    让道爷去桃云岭?这不就等于是把武则天引到桃云岭去了?

    吴老九这出的是什么主意?直接把肖老道,还有他丑舅卖给武则天了?

    “九郎,这样能行吗?”

    “要知道,女皇是什么心思咱们不知道,而且....而且稍有不慎,咱们也得折进去啊!”

    “你别管了!”吴宁依旧阴沉,“我自有计较。”

    打发走了太叔翎,吴宁又沉吟良久,随后拿起纸笔,再次修书一封。

    这一次,则是给武则天的‘谢恩奏书’。

    依照常例,武则天给了吴宁一个长宁郡王,他不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当然要上书谢恩了。

    其实也无甚紧要,无非就是一些感恩戴德的漂亮话。

    只不过,在奏折最后,吴宁又夹带了一点私货,再次提到了沙州城。

    谏言:朝廷迁都,军机势必延误,为保西境无失,陛下当早做决断,施行聚守一关的的战略。

    而当武则天接到吴宁的这封“谢恩奏书”的时候,老太太已经挟大周文武,在迁往长安的路上了。

    “嗯??”

    武老太太看着吴宁第二次提到了西边战事,不由得再次生疑。

    事出反常,必有妖。

    吴宁两次关心阳关、沙州之务,到底是为了什么?

    “来人!”

    于辇驾之上的武则天神情玩味,“宣来俊臣见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