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七章 李世民
这一点行程上的小插曲只是大海里的一朵小小浪花,跃出海面,消于空中,转眼之间就已过去。

傍晚,萧寒正和华老头忙着搭建帐篷,帐篷搭到一半,萧寒无意间一转头,却发现原来就在旁边帮递点东西,帮点小忙的张强突然不见了。

萧寒起先还以为这货出恭去了,可是等到帐篷搭好,东西摆弄完毕,张强依然没有回来。

“偷懒也该回来了啊!”萧寒心生奇怪了,去跟华老头说了一声,在外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

又问了几个遇到的小兵,都说没看到,到了最后,萧寒才从一个校尉那里得知,原来张强早就被外面来的俩个人叫走了。

“被人叫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有?”萧寒感觉越发的奇怪了。

张强这两天为了方便治疗,也为了让华老头随时能观察到绿毛的效用,一直就跟萧寒住在一起,今天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这可有些不对劲。

问了问校尉被谁叫走了,校尉立刻大摇其头,表示并不认识,只是从身上的装备看起来挺高档的!说话间,貌似还有哈喇子流出……这货就光顾着看人家的装备了!

萧寒识趣的转过头,不看这个恶心的家伙,只是据校尉所说,来的俩人身上穿的高级货?

该不会是大官身边的人吧?这两天张强也跟他说过他与李世民的关系。通过李世民,张强在这军中认识的高官可不在少数,还说过要给萧寒介绍介绍,乐的萧寒呲了半天的牙,差点把牙都晒黑了……

还别说,萧寒猜的真准!张强还真的被大官叫走了,而且这大官绝对是够分量,说出名字估计中国人,都知道!因为他就是秦王,李世民也!

原来,就在傍晚,略有好转的李世民终于在亲兵口中得知张强受伤,后来又侥幸被救回的事情!

说来也巧,当时告诉秦王的那个亲兵,正好与柴绍的那俩二货亲兵认识,可能本来都是一个班的………

那关于萧寒的神奇之处早就听了好几遍,听李世民问起,这位仁兄立刻就来了精神,连说带比划,就将萧寒大缝活人,绿毛治病的故事又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当然,按照古人的规矩,他讲的事情比他听说的又夸大了一点……

沉重的语气,跌宕起伏的剧情,配合着夸张的动作,唬的李世民一愣一愣的,如果让萧寒听到,萧寒一定会竖起大拇指:这货很有当相声演员的天赋!

抛去夸张的地方,这位仁兄还是将张强的事情说了个清楚。而当李世民听到张强这一次如此凶险,也是在心底里狠狠地跟着捏了一把冷汗!

心里挂念着这位发小,李世民立刻让亲兵将张强喊来。

张强是自己走来的,如果不是起坐间有些皱眉,根本看不出此人前两天还昏迷不醒,李世民乍一见,还以为是亲兵夸大了张强的伤势,不过一问张强,这才知道当时是真的凶险!

“差一点,就差一点!这条命就没了!”这是张强的原话,听的李世民唏嘘不已!谁知道他这一病,这几天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就连他的几个好兄弟都差点就此阴阳两隔!

张强这算是好的,起码硬生生的捡回一条命,可是刘弘基他们,到现在还生死未知!

两兄弟这都算是劫后余生,再见面,恨不得抱一起痛哭一场!后来还是随行的侍卫见俩人都动了真情,生怕他俩就此伤了心神,赶忙过来将张强劝走,这才让李世民的心潮满满平歇下来。

待张强走后,李世民缓半天的气,又想起救张强一命的萧寒和华老头,又特意吩咐人请华神医和高徒萧寒到账前一见,他一定要看看这两位到底是何等奇人,顺便当面感谢这俩人救他兄弟性命!

看着亲卫匆匆领命出去,李世民躺在床上,努力不去想现在的困局,硬逼着自己想一些轻松一点的,比如说这个华神医的高徒………

不过他不知道,萧寒现在可不是华神医的高徒,准确点来说,萧寒现在仅仅一跟班而已。

主要是老头嫌萧寒太跳脱,怕他以后有辱师门,只肯让萧寒在口头上称呼他为师父,连敬师茶都没喝!

对此,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萧寒当然是大为不服,差点当场发飙,就你这老头,还有啥让他辱的?等我之后发达了,你可别回来求我!

可惜,萧寒没想清楚,发达是未来时,挨踹是现在进行时~

好了,言归正传,话说出去寻人未果的萧寒刚刚回去,就正好撞见了来请他和华老头的亲兵,结果帐篷都没进,就被老头踹着随引路的亲兵去见李世民了!

踏着七彩祥云……咳咳,其实是迎着火烧云……一行人穿过重重帷帐来到了营地的最中央,也就是本次出征大军的主帅,秦王李世民的帐前!

作为一军主帅,李世民的帅帐非常大,而且非常的华丽,之前,萧寒只是远远看过大帐,总觉得这个大帐像是一朵大花扣在地上,也就现在没有精确制导*,要不然,分分钟让它变成喇叭花………

近距离站在大帐前,萧寒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这顶大帐,但是这帅帐隔远了看很漂亮,隔近了,感觉也就那么回事,还没有他在后世看到的星级酒店漂亮!看了几眼,就没有了兴趣,反而还不如那些站在门口的黑甲军卒好看!

大帐门前,整齐的排着两排黑甲军卒,也不知道是怎么选拔出来的,个个虎背熊腰,面相凶悍,再加上手中的横刀,活脱脱两排门神!

凶悍成什么样子呢?这么跟你说吧,从来就不安分的萧寒来到这里,立刻就变得老实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华老头身后,头都不敢抬!

这群牲口太吓人了,萧寒总觉他们看自己,就像是看一头肥猪一样,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自己剁了!

走到大帐门口,那个亲卫没有跟过来,待萧寒前面的华老头高声报名之后,萧寒就听到帐内传来一个略微有些嘶哑的声音:“进……咳咳……”

华老头闻声,抬腿要进,不过腿伸到一半,又不放心的回头瞪了旁边萧寒一眼,眼神里写满了警告,看萧寒小鸡一般点头,华老头这才收回目光,落脚走了进去。

当然,老头一转头,刚刚还唯唯诺诺的萧寒,立刻变了一个人似得,满脸不在乎的望着华老头的背影:“装哑巴不让我说话?那不扯淡么?”

萧寒自然不会在意老头的警告,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虽然萧寒还没有准备好,但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估计是他拜在大老板门下最好的机会,你以为萧寒会老老实实的装一个木头人,跟着华老头学一辈子医?

其实早在在来的路上,春风雨露一相逢………咳咳,反正就是这一见便引为心腹的桥段萧寒都不知意淫了多少!你现在让他老老实实的做个摆设?做梦去吧!

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萧寒紧跟在老头身后,看到帐门口沉重的布帘子被掀开一个口,华老头在前面已经进去了半个身子,萧寒立刻就要跟在后面要往里钻,却不料就在此时,他的头还没探进去就被拦了下来。

感受到两只毛茸茸的大手拦在自己胸前,萧寒立刻双手抱胸跳了回来,大惊失色道:“你们……干什么?”

“入帐检查!”站在帐门左边头上的黑脸汉子毫无感情的道了一句,说完,也不管萧寒同不同意,立刻就跟另一边的汉子一起,四只蒲扇大的巨手就在萧寒身上摸索起来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搜身,而且前面的华老头他们还不查,专门查他自己,这不就摆明欺负自己么?

这种窝囊气萧寒怎么肯受?再加上身上的那四只大手正朝他腰下摸去,萧寒感觉自己像是一座火山一样,马上就要爆发了!

“你们欺人……”

一只大手摸到了萧寒的屁股上,忍无可忍的萧寒立刻大叫一声,刚要一脚踹出,就看到黑脸汉子旁边,那一队的黑甲军卒齐刷刷的把腰刀往外一拔,金属交错的声音顿时不绝于耳,而萧寒原先的一腔的怒火就像是盖上了白雪,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哥,慢慢搜,那个,刀放下把,玩刀不好……”

“哼哼,老实点……”

萧寒这样的人黑脸汉子见多了!一开始硬的邦邦的,一吓唬,立刻就焉了!所以黑脸汉子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依旧尽心尽职的搜身。

把萧寒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就连他的头发都没有放过,黑脸侍卫才才放他进去。

气的萧寒在心里直骂,这么喜欢摸人?等老子发达了,让你去澡堂给人搓澡,让你一次性摸个够!

不过气归气,有了前车之鉴,萧寒脸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毕竟边上这么多大刀候着呢,即使是一人一下,也可以铲吧铲吧做饺子馅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男人猥亵了……从大手下逃出来,萧寒就像是一吃了一堆苍蝇一般,飞快的钻进帐篷里,狠话都不敢放一句。

秦王的帐篷很大,而且设计非常奇怪,进去后,像是一间大厅一般,四方四正的!如果不是地毯有的地方没接严实,露出地上的黄土,萧寒真的会认为他进的就是一间房子!

进到帐内,萧寒当先看到的就是几只牛油巨烛,微微跳动的火光将整个帐篷都照的通亮,在帐子的北面,陈列着一张大床,大床上斜躺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大热的天,却盖着一床锦被,只露出半个上身。

“这就是千古一帝,小李子,李世民?”萧寒好奇的盯着床上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同时心里一阵激动!终于见到活的了!

这个年轻人给萧寒的感觉就是很帅!不是后世电视上那种阴柔的小鲜肉,而是给人一种真正男人的那种英气勃发感觉!

剑眉星目,俊朗异常这两个词或许就是为他这种人准备的,萧寒甚至看的都有些嫉妒!这厮要是出去,绝对属于再世潘安的那种妖孽!

萧寒进来之时,也不知道华老头正和李世民在说些什么,俩人都没有太注意到萧寒,所以萧寒也落了一个自在。

先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李世民,后来感觉视线有些被老头所挡,又蹑手蹑脚的往边上挪了挪,重新寻了一个位置,再次仔细的观察床榻上的李世民。

这次比上次看的更加清楚了,萧寒边看边在同时在心中暗暗思量:这就是身上挂满无数光环,千年以后仍被津津乐道的唐太宗,李世民陛下啊!他怎么看不出有何不同呢?

除了比我帅点,比我高点,比我……唉,这些都是大差不差的东西,没看到他也是俩耳朵一张嘴啊?也没比我多吧,是吧,小李子?

当然,这些话他也就在心里说说,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他敢称呼秦王为小李子,那些李世民的死忠不把萧寒架火上烧烤了才怪!

不过萧寒没料到,就在他仔细观察李世民的同时,李世民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突然停下与华老头的对话,扭头望向萧寒。

萧寒那时正松垮垮的站在原地,见未来的大老板突然把视线放在他身上,顿时一惊,赶紧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努力装出一副新五好青年的模样!

“第一印象很重要啊!一定要留一个完美的第一印象!”

而李世民,却只上下扫了萧寒一遍,然后就在心里纳闷:这就是那个发明缝合治疗的小兵?这也太年轻了,看起来怎么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咦,他的样子怎么有些奇怪?不像是怕我,倒像是在表现自己……

李世民陷入了思索中,萧寒也不敢乱动,场面一度凝滞起来!

过了良久,萧寒感觉自己都坚持不住了,脚脖子一阵发痒,恨不得伸手去挠一下!可是这混蛋小李子一直盯着他,眼睛都盯得没有焦距了还不放弃,难道是他从来没看过我这么有气质的青年?要不为啥老盯着不放!

帐内,李世民盯着萧寒,却不知道想什么去了,萧寒被李世民看的呆立在原地,只敢在心里骂人,身体却一动都不敢动!

站在俩人中间的华老头疑惑的看了看俩人,不明白这俩人为何对视许久也不说话,寻思了一下,还是开口叫了床上的青年一声。

“殿下?”

“啊?”

华老头这一叫,把萧寒和小李都吓了一跳,俩人异口同声的低呼了一声,这下反倒把老头又吓了一跳!忙告罪道:“草民惊扰秦王殿下,还请恕罪……”

小李子刚刚是真的走神了,也确实被华老头吓了一跳,不过他终究是将来要做千古一帝的人,虽然年纪尚轻,就已经有了大帝风范!

失神的瞬间便恢复正常,只是声音有些奇怪的说道:“无事,此番只是感谢您二人妙手救张强表哥,世民有恙在身,恕不能下床拜谢,刚刚见这位萧……”

“萧寒!”见小李子忘了萧寒的名字,华老头赶紧给补上。

”对,萧寒!”李世民笑了笑,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神态出现,仿佛他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刚刚没想到萧寒这么年轻,却有这么多的神奇医术,一时间有些意外!想的有些入神……”

萧寒一听,这是夸自己呢,而且还是被李世民夸奖!心里别提多美了,这要让当初上学时的老师知道,不得吓死他们!

“草民……”萧寒刚美完,就要张口说话,不料华老头却在这空档突然抢先道:“殿下言重了,劣徒萧寒,仅是一顽童而已,只是这奇怪的方法念头有些多而已!”

“哈哈哈,华神医不必客气,正是有这些奇怪却又好用的方法,我们大军才能更加的壮大,被你们救回来的张强不就是一个例子?既然能救回一个人,那么也能救回千千万万个人,这一点上,华神医和高徒实在是造福于大家!必须重赏!”

“好啊…好……”

“啪……”

一听重赏,萧寒立刻来了精神,刚刚开口答应,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

“秦王不必如此,我等医者,做的就是治病救人的事情,不必言谢……”华老头摸着手掌,客气的说道。

李世民一看萧寒抱着脑袋一顿摸索的样子就憋不住笑:“哈哈哈哈,华神医高风亮节,世民佩服,不过,我*打这天下,靠的就是有功必赏,有过必罚!子路赎人的故事华神医不会没听过吧,我身为征西道大将军,岂能见功而不赏?”

华老头一听,赶紧推辞:“秦王言重……”

古人就是这点不好,明明心底很想要,非得推辞个四五遍才肯勉强接受!虚伪!

所以眼看俩人又要开始古人的那一套礼仪,而且说的话越来越有朝文言文发展的迹象,后面的萧寒顿时大感头疼,古人的礼数实在是太过于繁琐,而且索然无味,他只跟着学了几下,脑袋就被转的晕乎乎的,被教导他礼仪的华老头好一顿批,竖子无礼也!

可是萧寒还委屈呢,这弯弯道道的,根本就不适合他这等新时代的青年,他就喜欢直来直去的那种!

趁着俩人说话,萧寒见又没人管他了。在旁边无聊的先是把帐篷里的柱子数了一遍,又仔细对比了一下自己衣服和李世民的不同之处……

一盏茶之后……萧寒已经再没有可以看的新鲜东西了,而且一双腿酸的厉害,听着俩人说些没滋没味的话,萧寒实在忍不住了,咳嗽两声,打断俩人的谈话:

“秦王殿下,你这是得了什么病?不妨让我师傅看一看!”

萧寒此话一出,正相谈甚欢的两人皆停止对话望向萧寒,只是俩人表情各异,特别是华老头,神情很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