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五十七章 长安,长安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胖马,骑马人,差点摔掉牙……

在这条通往长安的古道上,一行人簇拥着一匹温顺的大青马,正在以龟爬的速度往前进发,也幸亏今天天气有些阴沉,要不然,在这旷野上,晒也晒死了……

望了一眼撇着八字腿往前走的萧大人,愣子在后面悄悄用手指头捅了捅小东。

“小东哥,侯爷怎么这么笨,我们前两天学骑马也没这么慢,你看,到现在,骑一会就得溜达半个时辰,这要多久我们才能会家?”

小东不耐烦的扭了扭身子,刚刚愣子正捅在他腰眼,麻酥酥的,很不舒服。

“着啥急,我们这么慢慢走多好!当看风景了!”

“可是,你又不是没听到,那些将军们都急匆匆跑回去了,八成是领赏去了,我们去晚了,会不会没给我们剩啊…”

愣子的大脑袋有些想不明白,这摆明就是回长安论功行赏的时间,侯爷咋就不着急了,还在这节骨眼学骑马,啥时候学不行?他们这冒着生命危险跟着大军跑了一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把这话悄悄跟小东一说,小东还没反应,不料愣子叔在一旁也听到了,看着愣子的眼神有些诧异,什么时间,这个光长肌肉,不长脑袋的愣货能想到这一点了,这不像他啊!

抓过愣子一问,原来是听昨夜露营遇到的那几个信使说的……没的说,愣子又狠狠的挨了两巴掌,一个亲兵,听别人嚼自家主人的舌头,还敢质疑侯爷,这不是欠揍,这是啥?

这不怨愣子叔揍他,人老成精的愣子叔早就看出,他们这个小侯爷前天从薛收那里回来就有些不大对劲,更是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他们往长安走,而且还专门捡小路走,不知道心里藏着什么事,看侯爷脸色,说句不该说的话,也没有之前那种没心没肺的快乐感觉。

出城的时间,愣子叔本来想劝侯爷走大路,不过看萧寒像是要避开什么一般,这话也没说出口。

反正大军刚刚推过,起码长安周边这一块是干净无比,什么鬼魅魍魉强盗流兵全部都被赶到山窝窝里跟老虎豺狼玩捉迷藏了。

所以,这就权当陪侯爷散散心,只愿侯爷能放下心事,像之前快快乐乐的样子多好,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们都跟着心塞……

萧寒不知道这周围所有的人,都随着他的情绪变化而变化,用力的拉着缰绳,再一次在小东的帮助下爬上了马,萧寒现在试着敢放任它小跑几步,只是不能快,一快心里就没底,总怕自己会掉下来!

骑跨在大青马上,紧紧的抓住缰绳,萧寒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电视上总看别人骑马好像很简单,可是轮到自己这里,这才知道学这玩意要比当初学自行车难多了!

也怪自己这细皮嫩肉的小身板,马一走一摇晃,他就像是要掉下来一般,为了保持平衡,他只能拼命夹住马肚子。

两天下来,大腿内侧都快磨糊了,而且这该死的破马鞍,就是一块半圆形的木片,前后没有凸起,搞得他一阵就滑到了马背上,被马背一咯,小弟弟都差点咯掉了……

不过,肉体上的痛苦总算驱散了一些精神上的茫然,本来还沉寂在改变历史的快感中,但是自从薛收说出天策府这三个字,他的心又开始慌了。

历史到底还是发生了巨大的偏差,那么未来呢?萧寒现在根本就看不清未来!

鸵鸟心态说的可能就是萧寒这种心理,如果在两年后,历史上天策府真正建立的时间薛收邀他入府,萧寒一定会欣喜若狂,可是现在,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知晓未来,是他最大的依仗,而当失去这一依仗之后,萧寒瞬间慌了。

无边的旷野像是一副绝美的画卷,青草萋萋,远山茫茫,一切都让在钢筋水泥中生活惯了的萧寒感觉那么的舒服,但是尽管萧寒万分想在这旷野中混到贞观,皇帝的一纸命令还是强硬的将他提到长安……

他现在有些后悔,为啥不在昨晚看到那俩信使的时间二话不说把他们当成强盗砍了,非要让他俩宣读李渊招他入长安的旨意。

现在,听天由命吧……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李白的这首诗萧寒熟记于心,灞桥也因此在他心中被赋予了一层悲伤的含义,

拥马入灞桥,却道无人迎接,两岸垂柳依依,不见折柳人,却有丽人在柳旁。

萧寒骑在马上,风吹动衣角,仿佛古装剧里的侠客一般,可惜,这一切前世的兄弟们却再也看不到,锦衣,夜行。

抬头远远往前望去,那巨大而古老的灞桥横跨在灞河之上,仿佛一只黝黑的巨兽,在这里默默守卫着古都长安……

笔直通往灞桥的黄土路上,来往的行人却不多,三三两两的匆匆走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萧寒不是智者,也算不上什么仁者,但是这毫不妨碍他天生喜欢山水,看看时间还早,萧寒轻轻的一拨马头,温顺的大青马滴答答的载着他向着河边跑去。

“侯爷怎么不回家?”小东心中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开口问,望了一眼旁边的愣子,也调转马头,紧随而下,后面的亲兵自然也是有样学样,这只小小的马队顿时都向着灞水而去。

灞水,在长安的东北角,连通渭水直至秦岭,河很宽!但是水流挺缓,也不知道这条清淩平缓的大河怎么会有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

灞河,最出名的莫过于岸边的那一排垂柳,古人在此折下柳枝赠与离人,小小的柳枝似乎寄托了古人全部的离愁。

因为交通的不便,古人之间的离别,很多都成为了最后一次见面,所以在灞河边上见到有人痛哭流涕,请不要见怪,一别,或许真是永别……

此时已经是下午,没有人会选择在下午启程,所以灞河的岸边难得的清净起来,萧寒到来之时,正看到一排排垂柳像是婀娜多姿的舞娘,在微风的抚动下,舞动着自己的腰肢!

而萧寒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一片宁静和美之中,却有一抹红装隐在繁茂柳枝的后面,风吹柳枝,露出来的丽人美得那么的惊心动魄!

大红的衣裙,一张略施粉黛的秀脸,还有美得不似人间的眼睛,在这一刻在萧寒的心里重重的留下了一个难以忘却的印记。

簇拥在萧寒身边的小东极度疑惑的看着那道有些眼熟的绝美身影,又转头,用那双茫然的眼睛看了看萧寒,但不知怎地,心里突然亮堂起来。

噢!!!怪不得侯爷要学骑马,怪不得侯爷要慢慢走,怪不得侯爷要避开那些将军!原来,正主在这等着!!!

“侯爷,那是?好眼熟!”

“好…好像是,薛收的…妹妹?”

“噢~我说看着像见过,侯爷,您跟薛收大人那么交好,他妹妹在这里,您快上去打声招呼吧!要不多失礼!”

小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段话的,作为侯爷的首席亲兵,小东自认为堪破了萧寒的大秘密,顺道尽了自己的职责给侯爷铺好下驴的梯子,就赶紧拉着愣子他们往后闪,白痴,别看了,别挡着侯爷泡妞!

可是,小东哪里知道,萧寒在这一看到薛盼,也是当场就愣住了,现在他已经知道薛盼是薛收的亲妹妹。

但是自从那日见过一面后,这是第二次见面!中间根本就不曾联系过,他也从没再想过与这个绝世佳人有什么牵扯,毕竟懒蛤蟆想吃天鹅肉可不是啥好听的词。

“难道是薛收让她来这里接我?”萧寒只能这么想。

费力的从马上翻下来,该死的小东竟然也不来帮忙,差点踩空……

好不容易下了地,大腿有些疼,走起路来很不自然,但是看到薛盼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看着他,萧寒还是忍着痛走上前去。

故人之妹,又是大美女,这可不好失礼,所以萧寒两条腿虽然就像灌铅一般沉重,还是极力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薛世妹……好巧……”

可惜自古有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萧寒正刚出说半句话,甚至还没来得及施礼,就猛然听到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大叫……

“登徒子!!!”

“卧槽,谁?!”

这声尖叫来的太突然,也太尖锐,任凭萧寒打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头顶上的大树上竟然还有人……

萧寒被这突然传来的大叫吓得浑身都打了一个哆嗦,猛的一抬头,紧接着就在有限的视野里就看到一个浑圆的屁股越来越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砰……”

“啊……”

这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萧寒后面愣子一帮子人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直愣愣的看到侯爷被一个女孩一屁股墩到了地上,然后四脚朝天,头一歪,白沫都砸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小东喃喃的叨念一句,突然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大够用!

刚刚他们还在捂嘴偷笑:没想到侯爷人不大,这手段还挺多,竟然把这么漂亮的姑娘约出来灞桥见面……可转眼间,怎么就变成这样?

“侯爷……”

“侯爷……侯爷……”

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愣子叔这才率先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从马上飞一般跳了下来,向着萧寒就冲了过去!

而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萧寒后面的亲兵一个个火烧屁股一般,团团冲上去将萧寒围住保护起来,然后齐齐怒视着对面两女子……

而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薛盼的贴身丫鬟小艾,这个时候差点哭出来……

中午时分,薛盼不知为何,非要去灞桥赏柳,就小艾来看,那一排半死不活的破柳树,哪有她家的花园好看?

不过再不情愿,人家也是小姐,自己也是丫鬟,收拾了水囊,这就跟着小姐出了长安。

果然,跟小艾想象中的一模一样,这该死的灞桥边啥也没有,连个人影都没!

刚要劝小姐回去,听他哥哥的话,不要擅自出城,没成想,头顶突然掉下一只小鸟,抬头一看,原来柳树枝上有一个小小的鸟窝,里面还有三两只小鸟在叫唤。

地上的小鸟叫的凄惨,小艾的同情心顿时泛滥起来,捧着小鸟就爬上树,要给它放回去,结果鸟放回去了,正要往下下,就看到一个走路怪模样的男子朝着她家小姐伸出了两只色狼爪子……

眼看自家小姐要吃亏,这还得了!忠心护主的小艾立刻急了眼,竟然大叫一声,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

而下面,这柳树枝条繁茂,萧寒哪里想过上面还藏着一个人?

等发现的时候,小艾的屁股已经重重的印在了他的脸上,别看小艾丫头片子不重,可是也得有九十多斤,这重力加速度,再加突然之下,可怜的萧寒二话没说,直接晕了过去……

地上,愣子叔手忙脚乱的掐萧寒人中,扇风,忙活了半天,萧寒才长吐一口气,悠然醒来……

第一眼,就顺着人缝看到对面的薛盼老母鸡一般,护住眼泪涟涟的小艾。

“疼…脖子要断了……”

萧寒捧着脑袋费力的坐起来,就这样,身子都连晃了好几下,一旁的愣子一见这样,赶紧转到萧寒后面,给他充当人肉靠垫,这才让萧寒坐稳……

“你是薛盼?薛收的妹妹?你这是在搞哪一出?这是要弄死我?”萧寒感觉眼睛里全都是爆满金星,一阵阵疼痛感袭来,像是脑壳要炸开一般,这是脑供血不足的体现,现在就根本就不能站起来,只能坐地上。

“萧兄……”

薛盼哭笑不得回了一声,声音清脆动听,可惜萧寒哪有心思去评判美女的声音……

今天,她其实就是在等萧寒,听哥哥无意间提起,萧寒估计要在今天下午回来,薛盼大中午就带着小艾溜了出来了,准备在灞桥这里堵萧寒!

至于为什么要堵萧寒,各位可别想歪了,主要就是薛收这大嘴巴经常在薛盼面前提到萧寒的神奇之处,薛收可能是聪明,可他却不知,好奇心足以杀死猫!特别是女孩的好奇心……

本来薛盼就因为那半首诗对萧寒念念不忘,以为这货肯定是不知从哪里抄的!时刻准备着揭穿这浪得虚名之辈,可是没想到,这些日子她竟然又从薛收那里听到萧寒一个接一个的奇事传来。

如果一件事是意外,那么这么多排在一起,那可绝对算不上意外了!只能说这个人真的有两把刷子!

所以薛盼也从一开始的鄙夷,慢慢变成了好奇,随着萧寒的奇事越来越多,薛盼的心里简直痒的和小猫抓一般,真想再去见见萧寒,看看他是不是传说中的那样神奇。

让哥哥带她去见萧寒不好意思,还会被哥哥骂!但是她要是自己跑去萧寒家,估计明天全长安都能传她的闲话,这辈子都别想嫁人!

等来等去,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薛盼立刻就想到可以制造一个偶遇,这样她也可以当面问问萧寒,又可以避免那些闲言闲语,何乐而不为?

但是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一出乌龙事件,萧寒竟然会被小艾当成登徒子,还给直接砸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