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八十五章 计划与变化
桑皮纸很结实,但是不适宜写字,因为墨汁会顺着纸张的沟壑渗的到处都是,但是张强手里这张,不光写的字,而且还画的画。

张强感觉有些奇怪,用手指在纸上细细的线条处擦了一下。

线条画的并不很结实,被手指轻轻一带,颜色就变浅了很多,也不知道萧寒是拿什么东西画上的。

将整张纸展开,铺在干干的沙地上,张强这才发现,这张纸足有半张桌子大小。

微微带黄的纸上,写着不少的蝇头小字,与线条一般,都不是毛笔写成,而原本杂乱的线条,在整张纸上却组成了一个类似于城池一般的图形。

“这是什么?”张强低头,奇怪的问了一句。

“这就是我今后几年想要完成的……”

萧寒的声音有些奇怪,像是释然,又像是期待。

“你要建造一座城池???”

张强猛的抬头,一双大眼瞪得提溜圆,眨也不眨的瞪着萧寒。

“不是城池……”

“哦,那还好……”张强松了一口气。

不料,萧寒却接着说道:“只是一个集医疗,学院,工厂,研究处为一体的地方罢了……”

“啥?”张强差点被一口气呛死!指着图画,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你说这图上的东西你都要建造?你疯了?陛下都不敢这么干!你这辈子都建不起来!”

“镇定,镇定,这只是这几年的工程,未来的工程我还没画好。”

“完了,完了,我得赶紧回去……”

张强喃喃的念叨了几句,起身就要去牵马。

萧寒一骨碌爬起来,一把拉住张强:“你去干嘛?”

“我要去找华神医,他宝贝徒弟中邪了……”张强拖着萧寒就往前走,就像是拖着一只不肯回家的哈士奇一般……

“你才中邪了!”萧寒哭笑不得,使劲的往后拖张强,又把他拖回到沙滩那里,指着铺在地上的图纸道:“华老头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这个,叫做医院,就是给老头准备的!”

“钱呢?你就告诉我,你准备花多少钱?把你卖了。不,把你全家卖了,你也凑不够这万分之一!你知道按照你这个图,你要花多少钱?!”

张强的吐沫星子都喷到萧寒的脑袋上了,萧寒画的这张图,光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房子,张强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更别提中间那个好几层高的巨大建筑,张强不敢想象,这需要什么样的材料和力量才能建造出如此巨大的建筑,在他看来,这简直是比白日梦更加荒诞无稽!

萧寒淡定的抹了一把脸,将地上的图纸折好,放进怀里,对着傻眼的张强老神在在的说道:“面包会有的……”

“面包?啥东西?”

张强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现在的萧寒突然让他觉得很陌生……

“小东,把马牵过来,距离你说的那地还有多远?”

“好嘞……”小东远远的喊了一声,牵着马就跑了过啦,指着前方跟萧寒说:“快到了,侯爷,再往前几里路,那里有座山,前面还有一条不小的河,直通渭水。”

萧寒点头,远远眺望了一下小东指的位置,然后这才费力的爬上马。

揽着马缰往前小跑两步,见张强还在原地发呆,恶作剧一般一拽缰绳,勒的温顺的青马长嘶一声,将张强吓了一跳,从地上飞快的窜了起来。

“走喽……”萧寒大喊一声,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后面愣子老裘紧紧跟着,张强叹了一口气,翻身上马,也随着一路北去。

萧寒在外面的天地驰骋,城里的人却也没有闲着,牙行的头目早就在这三原县等候多时了,当然,他们的身份没法和侯爷谈,吕管家一人出面就可以。

都知道这小侯爷要修建侯府,这可是一项大工程,砖瓦土木,包括府内的装饰都是耗钱的大项!

萧寒又是金殿封侯,昭告天下的开国侯,所有的支出都将由国库出钱,所以想想就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油水,这样的好事,怎么能少的了鼻子比狗还好使的商人?

驿馆的会客堂里,各个牙行的头目依次而坐,吕管家坐在主座之上,听着下面些人七嘴八舌的向自己推销各自的东西,突然有一种不真实感,从默默无闻,到现在众人追捧,这一切都是那个看似迷糊的小侯爷带来的!

城内,愣子叔被留下看管物资,他们的车队太大,进不了客栈的院子,只能停在一大块空地上。

此时,愣子叔正呆坐在一个硕大的木箱上,看着萧郎和年轻些的辅兵一样一样的清点他们这次带来的物资,在空地外面,大半个县城的居民,都挤在外面争相观看。

要说马车卸货可真没啥看头,但是侯爷家的马车,那可就有意思了!

围观的其中一人,看到辅兵从马车上拿下一个马桶,眼睛立刻就瞪大了,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指着马桶就喊:“看看看,侯爷来咋们县竟然带的马桶……”

旁边立刻有人白了他一眼:“废话,你以为侯爷就不出恭了?”

那人不服气的道:“那也不用带着,到这里现做一个不就得了……”

旁边人越发的瞧不起他:“放屁,你以为侯爷和你一样,随便弄个桶就行了?人家那都是有讲究的!”

“啥讲究……”那人摸着脑袋,纳闷的问。

“………”

这下没人回答了,因为他们也编不下去了……老百们对于他们接触不到的上层生活,总是抱有最不切实际的幻想,总是认为他们活的跟他们不一样,这才能叫上层人。

好事围观的人在窃窃私语,四周带着横刀的辅兵还是给了他们一些压力,直到……云十三从马车里面掏出一个粪勺……

“我的天,侯爷竟然还带粪勺……”

“哈哈哈………”

人群在愣了三秒之后,猛的迸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直笑的年纪还小的云十三都不知道该把粪勺放下还是扔掉,殊不知,他那呆萌的样子更加让人笑的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