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四六章 野趣续集
“哦~射中了!我简直就是个天才!”

眼看野鸡倒飞了出去,萧寒立刻兴奋的和小孩子一般,也跟着跳起来欢呼一声。

一旁的薛盼没看到鸡飞出去,只看到萧寒跳的老高,这就不满的努努嘴,拜托,这么好的弩,这么近的距离,一个瞎子都能射中好不好。

萧寒却不管,没打过猎的人永远无法想象猎物倒在自己手下的那种快感,把弩箭往小东那里一丢,刚要去捡拾猎物,一旁的愣子却长眼色的先冲出去。

把倒霉的野鸡费力的从树干上拔下来,花花绿绿的长毛被血染红了一片,看的几个女人大为不满,似乎愣子成了杀人凶手一般。

萧寒乐的嘴张的老大,在他眼里,长得再漂亮烤熟了也是一样味道。

接过野鸡,鲜血还在往下滴,赶紧撇开腿,别让血滴在自己的靴子上,难洗的很!

“哈哈……这野鸡真肥!喂饱一个人绝对不成问题!”萧寒拎着野鸡翅膀稍微掂量一下,这就炫耀一般的提着野鸡在张强他们面前晃荡,惹来一阵大呼小叫……不过却都是让他死开一点,别把鸡血溅过来……

首战告捷,作为第一个猎物的野鸡足有四五斤重,山上的野鸡长这么胖已经很少见了,怪不得看到萧寒都不跑,估计它也跑不动,这才被萧寒捡了便宜。

进到山里,不搜罗几个猎物着实是对不起自己!在萧寒看来,现在的自然环境实在太好!什么野鸡野兔应有尽有,就算是野狼也有不少!走着走着不时就能听到狼嚎,声音凄厉,缭绕林间,原本还以为小敏她们会害怕,结果啥事没有,似乎心惊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小东他们的弩箭,老裘的长弓,在这林子里,猎物只要被他们看到,断然没有逃脱的道理,就连萧寒,也在射出五六只弩箭后,得意洋洋的揪着一只兔子回来,又惹得薛盼她们大为不满:兔兔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兔兔……

“可爱?”萧寒看了看手里五六斤重的灰兔子,决定有机会一定给她们做一个红烧兔子头,让他们知道,没有长耳朵的兔子是多么丑陋……

山里的猎物太多,他们的武器也太厉害,绝不是普通猎户那竹木做的猎弓所能比的!不消太多功夫,愣子他们身上就多了好几只肥兔,还有野鸡,狐狸也有,不过据说肉太骚,就给扔了。

中间在林子深处,还看到一头鹿,刚要打,就被张强的二夫人拦下了,指着身后扭头就跑的大鹿道:“不行,这个不能打,你们看它的肚子那么大,说不定是有小鹿,要是被你们打死了,小鹿不也就死了?这个绝不能打!”

虽然萧寒觉得长角的鹿怀孕是扯淡,但是看到张强扬起的拳头,立刻点头附和,不就是鹿肉么,有的是时间吃,不馋,嗯,不馋……

好友,美景,收获,全都有了,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猎物已经多的拿不过来了,顺道抓的一条大蛇也扔掉了,因为薛盼她们看到这东西就尖叫,远远的躲在一边喊话,非让愣子扔了,不扔的话,就把愣子扔了……

看到这么大一条长虫就这么被扔到路边,萧寒心疼坏了,蛇羹啊,大补啊……

没打算在山上开伙,山林里就不是生火的地方,秋高物燥的季节,一点火星可能酿成大祸!

收拾好猎物,兴奋的一行人这就满载而归,沿着来时崎岖的山路准备下山。

薛盼手里拿着一支野菊花,头发上插着一根长长的野鸡尾翎,唱着歌儿欢快的走在前头,像是如此快乐的时候记忆力只有很小的时候哥哥带她的时候有过,现在跟萧寒这群人一起,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这种感觉让她格外舒服。

“薛盼,你小心点,别踩空掉下去!”看着薛盼脑袋上的长长尾翎一抖一抖,小敏和二夫人都掩嘴偷笑,尤其是看到萧寒看人家背影看的有些入神的时候,笑的就更加开心了。

“好了,我的姐姐,我知道了!”薛盼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还扬起小手朝后摆了摆,露出一节莲藕一般的手臂,让萧寒看的口水都快流了下来,古人云秀色可餐,诚不欺我!

山中无岁月,本来以为没过多少时间,可是出山后,这才发现原来都到了下午时分,怪不得肚子叫的和打鼓一般。

两个在山下留守的侍卫早先就准备好了一堆的柴火,左等右等不见众人回来,山林这么大,也不敢把车马扔在这里进山寻找,俩人早就急得和两只拉磨的驴子一样,围着马车转了无数个圈,把几匹马都快转吐了……

太阳往西边走的时间,山口中终于有歌声传来,两个心急如焚的侍卫立刻眼巴巴的瞅向那里,好歹这次没让他们失望,他们期盼已久的薛盼终于从山口中出现。

“我滴亲奶奶,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们俩可就没法活了……”

俩侍卫一见薛盼,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抹了一把眼睛,就像是屁股中了箭一般,飞快的冲了过去。

薛盼今天玩的实在是太高兴,哪里知道俩侍卫都担心成什么样子了,一抬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俩大脑袋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采的核桃扔过去……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饿了?放心,我们打了好多猎物,这就煮了给你们吃!”

冲着俩人一笑,薛盼这就欢快的跑到柴火堆那里,据萧寒说:依靠自己的劳动,做出来的饭食是最香的,她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火堆点了起来,吊锅也支了起来,木柴燃烧的香味一下子引燃了众人饥饿的肠胃,萧寒那里顾得上做什么叫花鸡,吩咐小东他们把野鸡洗吧洗吧,毛都没拔干净就丢到了锅里。

这次人多,所以带的这个锅是正经军伍里的产品,(话说难道还有不正经的?)

锅很大!至少装了两只野鸡三只野兔都不见满,倒上一锅水,路上遇到随手拔的野葱扔进去一把!带的老姜随便切吧切吧就扔进锅里!

至于香料,更是一把一把的往锅里扔,到最后,萧寒把自己特意采的蘑菇再倒进去,拿着锅铲胡乱的搅和几下,只闻到翻腾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让围着锅的几人口水都快把柴火淹灭了!

萧寒压根就没带第二个锅,所以老裘愣子叔和两个侍卫都挤在这个锅边,一人拿一块木柴准备往里填。

俩个侍卫很不习惯这种跟主家一个锅煮饭的行为,家里老人教的长幼尊卑在这里似乎突然失效了,俩人傻傻的看着萧侯往里面扔调料,愣子叔则和老裘熟练的搅动肉汤,配合这么默契,看这样子这事做的绝对不止一次,难道下人可以经常和侯爷一起一个锅里搅马勺?

俩人没想错,萧寒和愣子叔他们干这事绝不止一次,而且就算是这口锅,在这事上也不止干一次……

狗肉滚三滚,神仙都站不稳,面对着满坡的大狗小狗,萧寒能忍得住才怪,哪怕这狗是自己家的……

一个人偷狗不大好,收拾起来怪麻烦,小东和愣子俩人嘴又不严实,不能用这俩加入,想来想起,也就愣子叔可靠了,再搭上一个箭不虚发的老裘,河边上大石头后面就是偷狗小纵队的老窝……

本来几人想的简单,一百多条狗少了几只,谁能发现?可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被狗头将军发现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和狗交流的,竟然找到了老裘和愣子叔的家门上,这就堵在门口开骂!

吃狗肉也有侯爷的份啊,可是为了不供出侯爷,俩人只能忍气吞声,背负恶名,任由他在门外骂街,直到忍无可忍,出门揍一顿就好……

吃一顿狗肉挨一顿骂,然后出去打一顿骂人者,这已经成了庄子里的笑话,就连小孩都知道这俩老不羞馋的偷狗吃,可是始作俑者萧寒,形象还是那么正大光明……

“喂,都别愣了!开饭了!”

在所有人围着吊锅眼巴巴等了小半个时辰后,萧寒拿筷子捅了捅锅里的肉块,终于说出了所有人等待已久的一句话。

“哎哎哎,都别抢啊,都别抢!一个一个来……”

小敏早就跟萧寒混熟了,现在已经彻底变得和她老公张强一样,丝毫不知何为客气二字!

嘴里一边大喊着别抢,手底下却一点都不含糊,大勺子轮的飞快,转眼间就给自己这边先装了好几碗,先给孕妇一碗,再给薛盼一碗,分的不亦乐乎……

“你们也捞啊,别客气,萧寒,别愣着了,吃啊……”

“咳咳,勺子……就一把勺子……“

“……噢,你不早说,喏,给你!”

萧寒木然的接过勺子,转身就给了张强一个无比同情的眼光,原来长得文文静静的小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霸气外露?!怪不得那几日张强如此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