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五七章 来犯之敌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高高扬起的右手刚要落下,黑风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下一秒后,就听一声布帛崩裂的声音猛然传来,一声惨叫随之嚎起:“啊……谁射的箭,谁射的箭!!!”

那当中间的老兵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准备硬挨这一鞭子,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却迟迟没等到鞭子落下,反倒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

睁眼一看,刚刚面前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壮仆此时正抱着右手,瘫倒在另外几个仆人身上,那柄价值不菲的马鞭已然掉落在了地上,鞭身粘了不少鲜血!

一匹黑马从小土坡上飞奔而来,一个身着黑甲,手拿长弓的汉子坐在马上,在距离这些人二十余步的地方停住,长长的强弓再次上铉,箭指之处,似乎有杀气溢出,那马车带来的仆人眼见如此,无不奔走逃窜!

大家当差是为了吃饭,没必要连小命都不要!

所以此时,就连撑着黑风的那些人都吓的赶紧松了手,光顾着躲避闪着寒光的箭矢,没一个去管在地上哀嚎的黑风……

马车上的矮胖子被眼前的一幕差点气炸,掀开帘子,一下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胖胖的身体跺的地面都发出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哎呦,脚好疼……”

脚一软,矮胖子差点摔一个狗吃屎,赶紧扶住车棚,来不及揉脚,先指着四周小丑一般的仆人怒喝:“回来!妈了个巴子的!都给我滚回来!敢乱跑的,回去之后直接家法伺候!”

这矮胖子的话看起来也有几分力度,刚刚还四处躲避这个神射手的仆人,在这胖子的怒喝声中又聚到了一起,虽然腿还是有些打颤,但是起码站在那里不会逃跑了。

看着四周鹌鹑一般的仆人,矮胖子被气的脸上的肉都在发抖,像是一只沙皮狗一般,怎么看怎么让人难受。

这些仆人,平日里欺负个弱小,一个个激动勇敢的像是战场上的将军,那里料到刚碰到一个硬茬,立刻就原形毕露,连条狗都不如,让他在这里大失脸面。

狠狠地瞪了一眼这群混蛋,但是怎么处罚手下那是回家以后的问题,矮胖子现在最想知道,面前的这个是谁,怎么就这么胆大包天,上来就下重手?

“你是何人!为什么出手伤人!”矮胖子眯着眼睛看着已经走近的黑甲骑士,语气生硬的问了一句。

“萧侯座下,护卫队长,裘海正!”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老裘,老裘早就被萧寒任命为护卫队长,与愣子叔两人,一个负责工业区,一个负责居住区,而这些挡路的老兵,可以说都是他的手下。

“喝,原来就是一个小小的奴才!”

一听老裘仅仅是一个私人护卫队长,矮胖子脸色立刻一变,右手下意识就去去摸腰间,不料这次却摸了一个空,他的鞭子此时正躺在地下呢。

而此时,矮胖子周围的狗腿子也终于算是回了魂,一开始以为面前这人是个人物,没想到身份竟然和他们一样,都是个下人,这他奶奶的怕个球?

原想着如果是个贵人,杀自己也算白杀,犯不着把用小命去舔主子,但是现在彼此都是下人,你还敢当着人面动手?

想清楚来由,矮胖子这边的人立刻炸锅一般,一个两个都跳了出来,不敢往前走,但是站在主子旁边大骂几句倒没问题,也正好给刚刚胆小的自己转变一下印象。

正骂的厉害,什么污言秽语都冒出来,冷不防,从那土坡上又冲下来几人,当先一青衫少年一听他们嘴里骂的难听,立即毫不客气的朝身边人喝道:

“愣子,瞅准那个骂的厉害,给我射他的嘴!”

“喏!”

那青衫少年身边骑马的一个健壮的少年一听,立刻端起一柄小弩,眼神稍微有些迷惑的在这群人脸上看来看去,像是要找出那个骂的声音大一般!

从喧闹,到寂静,一刹那而已,在萧寒说出这句话后,刚刚还骂的正爽的几人就像是被人把嘴扎上一般,立刻没有了一丝声响,就连刚刚还在地上打滚的黑风都使劲捂着嘴,两只脚扒拉着往后挪……

“不好,这人是真楞,搞不好真会放箭!”

手底下人再一次哑火了,矮胖子感觉自己已经没啥好生气了,因为他已经快要被气死了……

狠狠地一脚蹬在离他最近的一人身上,矮胖子怒气腾腾的指着萧寒就道:“来者何人,又是哪个护卫队的,我说一小小的县子,到外面狗都不理!这谱却是不小,用得着这么多人保护?怕死就赶紧打个地洞钻进去!”

“你……”周围人闻言大怒,尤其是小东愣子,几乎就要冲上去,却被萧寒拦住。

骑马越过脸色铁青的老裘,萧寒走到近前,也不下马,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那矮胖子:“呵呵,人矮个不大,调门却不低,你又是谁?来我们家这里干什么?”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矮胖子生平最恨人说他矮,上次出外游玩,有一书生无意间指着他道了一声:“矮”,立刻就被他的手下拿住,大二话不说,冷天直接丢到了河里。

要不是那书生会点水,估计早就喂了河里的王八了,虽然最后知道那书生不过是说了一个“哎”…

今天,又有人敢这个字了,还是当着他的面说,矮胖子一张肥脸立刻就像上了染料一般,从脖子根红到脑门上,从身旁仆人腰间拔出短刃,似乎就要冲上去一般!

“矮胖子,说你呢!怎么?”

萧寒戏谑的朝着他重复了一遍,矮胖子却没冲上来,不光人没冲上来,就连刀也掉在了地上……

刚刚,他只是往前迈了一步,面前的地上瞬间就插上了一长三短四根箭,长箭还好,插在地上还有大半个箭身露在外面,而那三根短箭,却已经深深地没入地里,只留一点尾羽留在外面,掀起的泥土扬了矮胖子满满一靴面,只差一点,这箭就要带着矮胖子的脚一起钉在地上了!

现场一片寂静,矮胖子都能听到自己心脏擂鼓一般的动静,冷汗顺着脸就滴了下来,他们真敢放箭,真敢放箭,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啊……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

终于,有人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一个仆人窜上前去,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主子,同时指着放箭的老裘和愣子就大喝道:“知道我家主子是谁么?敢伤了我家主子,我家老爷一定会诛你九族!!!”

“主子?老爷?”萧寒似笑非笑的看着跳梁小丑一般的两人,缓声道:“你们家老爷大?还是主子大?”

“废话,当然是……”

“啪……”

这仆人刚要说话,就被矮胖子一巴掌扇在脸上,清脆的声音听的萧寒都一颤,这个仆人更是捂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矮胖子,不明白这向来很好糊弄的主子为什么打他,要打,也得打对面那几个人啊!

一把推开捂着脸发愣的下人,矮胖子指着萧寒问道:“你,就是那个新晋贵族,萧寒?”

萧寒骑在马上,拽着缰绳的手微微一抬,就算是行礼了:“正是,你又是哪位?”

“我是襄城侯家大公子沈立峰!”

“哦,沈立峰?”

萧寒左想右想,两辈子都没听说过此人,不光没听说过此人,就连襄城侯都没听过,倒是听过襄城公主,是李世民的大女儿,按理说,有人封侯襄城,他的女儿就不该也叫同样的名字,难道这襄城侯没坚持到李世民登基就挂了?连封地都被剥夺了?

萧寒在思索,矮胖子的手下却以为是萧寒怕了,又要开始鼓噪,不过第一句话刚刚出口,就见到从土坡上又来人了,而且,这次是一来一大群!

望着黑压压过来的一大群人,没有二百,也得有一百多,而且有的人手里还提着东西,从铁锨到耙子都有,这边些仆人立刻傻了眼了。

这到底是啥坡?怎么一波一波的往外冒人,还一次比一次人多,照这样下去,下一波,人就应该多的站不下了了吧?

“萧寒,萧寒,谁他妈敢来这里闹事?!”张强大步走到萧寒这里,看都不看对面一眼,他本来也想骑马过来,但是看到学堂里的人都在往这赶,他就只好跟他们一起,也好维护个秩序。

至于萧寒会不会吃亏,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想来,萧寒他不给别人亏吃就不错了!

别看萧寒这边的人看似不多,但是,在这附近看不到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暗哨强弩在对准来犯之人,起码张强知道,在二百步外,就有两架改良过的床弩,一旦开动,瞬间秒杀百十个人和玩一样!

萧寒看张强过来,这就翻身下马,指着面前脸一阵青,一阵红的矮胖子说道:“呶,就他,说是襄城侯的大公子,哎,张强,我朝勋贵的子孙也有爵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