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七三章 不干也得干
“您老不是会算么?不能算一下他在哪里?”萧寒不死心的接着问。

“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没想到,袁天罡却是一口否定,神棍的脸上全都是一副悲天悯人样子!仿佛天下苍生皆系于一身一般,简直比圣人还圣人!

圣人,啊呸……袁天罡慈悲的望着萧寒道:“萧侯,您虽然现在看上去不错,但是心里却有大怒,如果让你找到此人,此人多半会蒙大难,无量天尊,我等修行之人,不可助纣为虐!”

“别说那些没用的,真的不能帮忙?”

“不能!”

“好吧,那我这就出去花钱找几十个人,把这个混蛋道士撒磷粉,桃木剑粘碱水把姜黄纸变红的把戏公布出去,也好尽一下心意,好让世人不受欺瞒!”看这位油盐不进,萧寒深深叹了口气,这就要往后走!

不过,人只是转过身去,脚步却没有动!

因为,原本在他身后扮高人的袁天罡,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挡在了萧寒的前面,速度之快,动作之敏捷!就连小东和愣子都没反应过来,而萧寒更是吓了一大跳,惊疑不定的打量面前这个道士!

他从未想过原来这袁天罡,还是个高手!

袁天罡此时距离萧寒很近,俩人脑袋相聚也不过一掌而已!而且由于个子要比萧寒高出一块,所以从外面看,他此时就像是在居高临下的对着萧寒,面带愠怒的开口道:

“萧侯这么做可是有欠考虑了吧!我们都知,你萧府尽出稀奇之物!取得是一个巧字!而我们道门虽然渊博,但是要让世人皆知其道义,有些小手段不可或缺,只是取一个变通之法!难道萧侯你忍心这样断我道门之路?”

虽然不知袁天罡是真怒还是假火,但是这老道此时一身的气势当真骇人的紧,萧寒被他的样子一惊,也不由得退后两步,趁着这机会,愣子手扶腰间的短刃,飞快的过来,想要插到两人中间将两人分开!

“出去!”

萧寒和袁天罡几乎同时指着门外喝了一声,愣子差点愣住,再一次确定自己没听错,只得和小东一起灰溜溜的溜出门去,他俩实在不知侯爷和袁神仙在打什么哑谜。

等到两人出去,屋里只剩下萧寒和袁天罡两人,萧寒看着须发皆张的袁天罡突然笑了一声,可能随后又感觉有些不妥,有些尴尬的摸着鼻子对袁天罡道:“行了,道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道理我知道,这样吧,这次真的算我求你帮忙,就帮我这一次,山不转水转,总有我能帮到你的一天,是吧?”

“哼,你帮我?”袁天罡冷哼一声,口气依然生硬,但是一身的气势却也收了回去,道:“等你帮我!还不知道哪年的事呢!你连那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

萧寒听这话,感觉有戏,连忙道:“这个不难,你去薛家西面有家茶馆,里面的伙计见过那道士!”

“什么?天杀的,我帮你,还要我自己去找人问?”袁天罡又差点蹦起来,感觉今天最大的失误就是没带他的青松剑!

“嘿嘿,能者多劳嘛,我在这,人生地不熟,否则,哪敢劳动您的大驾……”萧寒嘿嘿的笑着,像是一只偷了鸡的黄鼠狼……

不得不说,萧寒就是有这本事!对于自己想交好的人,几句下来,就能成功的把他拉到和自己统一的智商水平,然后再用自己多年练出来的丰富二货经验将其完全打败!

而看到自己能把一代奇人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萧寒心里别提有多爽利!不用担心这老道不办事,因为萧寒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神仙也是要吃香火的,如果他真的把道门的手段传扬出去,道门的麻烦绝不止去找一个人,或者交出一个人那么简单!

到时候,这可就是一场结结实实的信任危机了!如果被佛门或者其他教派知道,不借机跺上几脚才怪!

袁天罡此时也看出了萧寒的有恃无恐,说真的,他现在还真不敢怎么地萧寒,如果说这话的人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民,那么他最好的下场就是安静的躺在城外的护城河底……但是一位国侯,这就需要认真掂量掂量!

自汉朝以来,凡是暗杀贵族阶级之人的,其他贵族不论关系亲疏,皆有义务缉拿凶手!这已经是所有人都默认的规矩了!因为这个口子一开,任谁都不敢说自己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所以这东西根本就是一条高压线,谁碰谁死!

踩着夕阳的余晖,萧寒哼着小曲出了大门,老仆重重的把门关上,差点把走在最后的愣子屁股夹住,惊的愣子赶紧往前一窜,还不忘摸摸屁股:

“这老头,刚刚还不一脸要死的样子,怎么突然这么大劲?!”

萧寒也听到了“咣当”一声巨响,颇为玩味的回头看了一眼禁闭的院门,不过也没说话,转身上了马车,倒是小东还是不死心的样子,骂了愣子一句:“小声点!人家是神仙座下,你这么乱说,当心下了地狱拔了舌头去!”

愣子不以为然,坐上马车前面,一挥鞭子,道:“哈哈,神仙我没见过,但是神仙座下偷吃烧鸡,今日也算是头一次见!如果神仙都这样,这和你,还有我,也没啥区别啊!”

小东被反驳的一时无话可说,看马车开始往前走,也赶紧上马追了过去,看满脸神气的愣子有些不忿,对他说:“什么没区别?你可不要忘了,那袁神仙,可是没得到任何消息,又从没见过侯爷,却能一口道出侯爷的身份,这等本事,你有?”

“没有……”愣子这下真的被问住了,挠了挠脑袋,确实,刚刚还没注意,现在一想,还是真事!

一时间,俩人都沉默了下来,而正当俩人为此事费神的时候,萧寒的声音从车厢里幽幽传来:“俩笨蛋,这也大惊小怪!你们难道就没发现,那老仆有些奇怪?”

“奇怪?哪里奇怪了?”小东挠着头仔细想了想,好像除了说话慢点,没啥奇怪的,再说老成那样,说话本来也快不到哪里去。

“哎,一对笨蛋,我怎么就有你们俩这么笨的手下……”萧寒舒坦的躺在车厢里直叹气,“你们就没发现,那老头一开始开的门那么小?说话那么慢?那牛鼻子老道肯定是天天用这一招,先让老头开门,观察确定来人身份,他背后肯定还有别人,得到消息后就跑去告诉袁天罡,好借此营造一个高深莫测的形象!也不知骗了多少钱!”

这把戏,在后世都玩烂了,萧寒也就是一开始被先声夺人,后来袁天罡的形象倒塌,再回想一遍,想清楚了,这把戏也就实在是不值一提!白白害得他担心半天,现在想想就好笑!

“可是,那老头也不认识侯爷,他咋知道侯爷……”愣子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依旧傻傻的问。

“他是不认识侯爷,但是那书信封面上那么大字写着咋们侯爷名字……”小东苦着脸说完,心里顿时感觉一阵空落,他和只信自己侯爷和老叔的愣子不同,从很小的时候小东就信神佛,哪怕在军中,冲锋陷阵之前总要在心里祷告几句,被萧寒收到身边,小东还特意去还过愿,如今发现这几乎最牛的袁神仙就这样,怎么能让他不伤心?

听完小东的话,愣子顿时恍然大悟,至于究竟是明白了,还是装作明白了就不得而知了……

萧寒一行走远了,没有看到背后袁天罡正站在屋顶高处在望着他,等到萧寒拐过一个弯,彻底在袁天罡视线里消失之后,袁天罡这才纵身一跃,直接从屋顶处跳到了地上,一丈多的高度对他来说,简直就像不存在一般!

可惜,这一幕只有一个老头看到,如果这一幕被萧寒看到,萧寒一定会惊掉大牙!袁天罡这般跃下,除了传说中的轻功,萧寒绝想不出用其他什么词汇能形容。

“袁师,此子太过无礼,为何你还对他百般忍让,以我道门之力施压,他绝不敢透露那些秘密的!”地下,刚刚那老头现在哪有一点若不经风的样子?挺直的身板,一脸的怒气腾腾!

袁天罡却笑了,笑的高深莫测:“嘘,禁言!族叔袁守城说前几月长安有一道冲天红光出现,测算许久,总算得知此红光应落在此子身上,今日一见,果然不同!”

“不同?”那老头惊疑的望着袁天罡,在他印象中,袁天罡还从未如此夸赞过一个人,赶紧询问道:“有何不同?为何我看他,也就是一个普通少年?”

“这个么……”袁天罡招手让老头过来,待老头附耳过来,这才轻声道:“天机不可泄露……”

“………”老头一脸愕然。

“好了,你看你这修道多年,一身的脾气却没有半点减退,也不知是你心不诚,还是三清祖师看不好你,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去领几个人,找那茶馆店小二,寻一下那胡说八道的道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