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八七章 勇敢的去面对
等到小东和愣子说完,张强与愣子叔老裘皆沉默良久,等到小东和愣子几乎要被这份沉默逼疯,几人又几乎同时抬头,互相看了一眼,缓缓点头,一切,在无声中已经确定!

重回萧寒房里,推开门,几人先看到的是萧寒还坐在桌子面前,从来都和善的脸上有着一丝狰狞!嘴角更是一抽一抽的,像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断一般!

“萧寒?萧寒!”先进屋的张强皱了一下眉头,试探着喊了两声。

“啊!”萧寒大惊,差点跳起来,再一看,愣子叔,老裘和张强都站在他面前!

“你们都知道了?”萧寒艰涩的说道,一看这几人坚毅的表情,萧寒就知道他们已经清楚了始末,这样其实也好,让萧寒自己说出如此自私的举动,他真的说不出口。

“知道了!”张强点点头答道,语气平淡,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呵呵……”看着几人,萧寒突然自嘲一般的笑了笑,然后脸色这才逐渐变得凝重,低着头,喃喃说道:“我知道,这对你们太不公平,放心,咋们不去做那些无谓的牺牲!我倒是要看看!他敢不敢去骚扰薛盼!”

“不可!侯爷……!”愣子叔和老裘几乎同时出声,或许,这也是这么多日子里来,第一次反驳萧寒!

“什么?”萧寒抬头,眼睛里全是不解。

愣子叔和老裘看着萧寒,神情肃穆,一掀前襟,俩人皆单膝跪倒在地,郑重的对萧寒施礼道:“侯爷!这事别说您没错!就算是您错了,已经答应下来的也万万不能更改!”

“我没想着更改,我只是想抓住点理由,然后我们就不用这么野蛮的战斗,还可以达成目标,这样多好?至于理由,你们更别担心,对我来说,这太简单了……”萧寒努力想要解释清楚自己的意图,但是愣子叔和老裘却依然跪在地上,根本就没有起身的意思!

“侯爷,我们从不怀疑您能有办法去取消这场火拼,但是,这可是您亲口答应下来的!就算是有万般理由,只要您一退,这事情就超出了它的本身,流言难尽,您的名声将大受侵害,划不来啊!”

“什么名声,我在乎过那个东西么!”萧寒脸涨红的说道!

愣子叔却摇头,对萧寒说道:“侯爷不在乎,但是我们不能不在乎!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们知道侯爷在乎我们,但是我们是战场上活了半辈子的人,不是泥捏纸糊的,现在这点小事我们就畏缩不前,倘若日后遇到更大的危机,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说到这里,愣子叔停顿了一下,又换了一个略微平缓一点的语气接着道:“我等追随侯爷脚步,等的就是侯爷您用着我们的时间,请让我等为您出战!万不可一时心软,留下这失诺胆小的骂名!”

“不用,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萧寒再说话,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他现在心里仿佛被什么触动一般,满满的全是无言的感动!

面前的这几人,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几个人之一,是他如同家人一般的存在,而自己在付出感情的同时,更是收获了更多的回报!

试问在后世,有几个人愿意为你而去以死相拼?

哪怕那些高价请回的保镖,估计也不会为了雇主斗气般的赌约,而去真刀真枪的去拼死战斗吧!

自己从一个三无的屌丝,几个月内混到这种地步,混到有人愿意为你去死!真的值了!

“请侯爷准许我们为您出战!”萧寒感动的无以复加,只听又有声音传来!而这次声音是从外面传来的!

萧寒颤抖着把门打开,门外,跪倒一片老兵,当先的就是愣子和小东,而在后面,还有老兵不断过来,单膝拜倒!

萧寒眼睛湿湿的,有泪水在打转!

使劲的眨着眼,抬头望向天空,想让眼泪再流回去!可惜徒劳,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

他萧寒何德何能!能让这么多忠勇之士为他至诚尽忠!

“起来,都起来!我答应便是!”擦了一把眼泪,萧寒终于横下心来,向着拜倒在地的老裘和愣子叔说道:“老裘,愣子叔!这事我就拜托你们了!你们看着选人,等七天以后,打死那群瘪犊子!”

老裘和愣子叔郑重的点头,沉声说道:“请侯爷放心!我等定不负侯爷期盼!”

“好!起来,这事就这么决定了!外面的兄弟都散了吧!等需要你们的时候,我再让他们去找你们!”

“是!”

外面是哗啦啦人群退出的声音,萧寒目送最后一个人出了大门,这才缓缓回身,拉着老裘和愣子叔到了桌子那里坐下,至于张强,不用管他,他自己会找地坐的。

桌上摊开的是长孙无忌写的纸,在那刚劲有力的毛笔字旁,还有几条炭笔写就的小字,萧寒一开始说的钻空子真的不是说说而已,他其实已经开始着手去做这一块了!

习惯了后世把所有一切可能都写进合同,让你一点空子钻都没有的萧寒,乍一遇到这种简陋的协议都有些不适应,这里面的口子开的让他跑马都可以!

萧寒坐下,还没说话,张强就自觉的把纸拾了起来,轻声的念出萧寒的备注,只是越念,声音就越小,直到后来跟蚊子叫都差不了多少。

“侯爷…”听完张强念的萧寒注释,在座的几人顿时都和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般,脸都皱到了一起了!

愣子叔缓缓的看了看身边同样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般的老裘,艰难的开口道:“侯爷,您还真的打算过这么干?”

“怎么,不行?”萧寒此刻被人问起,也是有些脸红,说实话,他这初步的构想确实有些不大符合逻辑,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挑的毛病也并无不妥。

“这个……”愣子叔支吾了两声,这才道:“侯爷您既然已经决定了出战,这些东西我们也就不要再考虑了吧,最好把它们都销毁,免得被外人看到……”

萧寒听懂了愣子叔的潜在意思,无非就是这样做太丢人了!根本就行不通!萧寒原本还有一些不服气,刚要反驳,就听张强说道:

“对头!萧寒你啊,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还没打,这就怕了!我们有最好的铠甲,最好的兵刃,最忠心的人,凭什么怕一个米贩子?怕他用粮食撑死我们?”

“这场仗真的非打不可?”萧寒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非打不可!绝不能退!这次退了,您再就抬不起头来了!”张强极其肯定的答道!

“那就干吧!”萧寒狠狠地一锤桌子,低吼了一声!

旁边三人都狠狠点头,面露凶光,只是没想到萧寒后面又小声的说道:“大不了,实在不行就认输……”

“……”三人倾倒,这位爷,这是对他们有多么不自信……

不想再看到这样瞻前顾后的主公,愣子叔他们逃也似的离开了萧寒这里,开始去为几天后的大战做着准备!

大战当前,封地里的人多半都是军伍出身,没有半分慌乱,每个人都被调动了起来,在各自的位置上默默的做着准备!

可能是对这些老兄弟实在太熟,五十人的队伍,老裘仅用一个晚上便拉了起来,第二天就拉到了外面开始训练,张强也眼巴巴的跑去报名,结果个人武力还算过关,相互配合就惨不忍睹了,后来直接被老裘开除出了队伍,现在只能在场边帮忙喊喊加油之类的。

因为在最早的时候,萧寒就和周围人商量过,他这里出来的装备都是优先供应自家人,所以选出的老兵连铠甲都不用等,直接回家套上发了很久也没大舍得穿的重铠,就脚步稳重的去到了荒地上开始集训,想要把这稍微有些生疏的战阵之道再熟练一番,毕竟保命的手段,谁都不会嫌多!

就在萧寒封地如火如荼的进行训练之时。

长安,大兴宫内,李渊烦躁的把手上的奏折往案桌上一丢,刚往锦榻上一靠,背后立刻就出来了一个俏美的丽人,莲步轻移,到仰靠着坐垫的李渊身旁,温柔的俯下身子替他揉着太阳穴,萧寒曾经梦寐以求的低胸装正穿在她的身上,一躬身,春光乍泄!

“皇上,累了吧,我让御膳房准备晚膳。”眉心处贴着火焰纹饰的宫装丽人一边小心揉捏李渊的脑袋,一边小声的对李渊说道。

“哎……”李渊叹了一口气,浑然不在意眼前的别样春光,只是有些疲惫的开口道:“不用,朕这头疼的毛病犯了,什么也吃不下!”

“那也不能不吃饭啊,皇上,您就少吃一些也好…”丽人柔声又劝。

从她的话中就能看出,她在李渊心目中确实不一般,平常那些女人哪敢违背李渊的意思?哪怕真的是为了李渊好,她们也不敢说出口,毕竟,伴君如伴虎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