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九八章 后续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咳咳,虽然有些不大形象,但最起码,华老头还是打赢了胜仗,眉开眼笑的往长安走,不过,其他人的心思了就不好说了。

而随着刘一刀先一步跑路,其他华老头的好友在这一路也纷纷告辞。

只不过这次的分别注定是暂时的,等他们各自回家休息一下,过完年后,些人自然又会凑在一起,为这医学分科著作之千古大事而忙碌。

回去的路上,精制的马车已经没有萧寒的位置了,两架马车被受伤的老刘和愣子叔一人占据了一个,华老头以照顾病号之名赖在马车上不下来,留给萧寒的只是一头陪伴华老头良久的小毛驴……

站到路边,萧寒看着还没他高的小毛驴,一人一驴相视良久,到最后萧寒也没勇气去骑它……

这要是被外人看到了,估计明天长安城最大的笑料就又有了着落了!

人都太闲了,养几条狗都能弄得满长安人尽皆知,如果这事再传出去,指不定那些闲人怎么编排自己呢!再说了,这里距离长安也不远,走走路,就当散心得了!

于是,通往长安的大路上就出现了一个奇景,头前两架华丽的马车晃悠悠的带路,后面跟着一大帮人,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年夹在中间,旁边还有一头因为终于不用再驼人,而高兴的直叫唤的小毛驴……

萧寒只顾得低头往前走,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这样反而更惹眼。

他现在满心思都是在想崔家,当然也可以说是在想如何在崔家的权势下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毕竟,现在的萧寒与崔家比,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曾听国外人说过,三代人才出一个贵族,但是萧寒知道,这歪果仁在这一点上跟中国人一比,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

要不是中华的辉煌世家被鞭子王朝的四等人制度彻底扼住了喉咙,这些话那里轮的到他们说?!

就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千年世家知道不?明白它的含义不?哪怕你再愚钝,一个发展千年的东西究竟有多庞大,总能想象的出来吧!

白素贞也才修炼了一千年,就成精了!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一个人口动辄数万的大家族,绵延不断上千年,这其中的盘根错节,这其中的底蕴深厚,哪里是上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小区居委会主任的萧寒所能想象得到的!

所以萧寒头疼,不过也仅是头疼而已,远没有张强他们那般唉声叹气。

或许,谁都没有猜到,萧寒与襄城侯的火拼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结局!

从今天一大早,就有闲得无聊的长安人伸长脖子等着火拼的结果。

虽然不关己身,但是如同读书一般,前面的都知道了,唯独大结局不见了,总是让人感觉不自在。

现在,到了这个点了,按理说早该结束了,可这该死的消息怎么还没传过来!

这样子下去,搞得一颗心就和小猫在挠一般,痒的难受!只得闷着脑袋,四处打探,到了最后,也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说是火拼那时,有大军经过,看不过眼,就顺势收了两方的人马,并且将两人一起收拾了一顿,此事就此做了!

此传言一出,立刻在大街小巷疯传,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连连摇头,嘴上与友人说着:“作吧,活该!”心里却在偷偷暗想,这么一来,那薛家的美人究竟该归谁?

长安人的闲心思不用太过于在意,反正萧寒一大帮人回来的时候,没一个敢指指点点的,就连看过来都是偷偷的瞥一眼,立刻就瞅向别处!

没办法,这一帮人一看,脸上没个带笑的!想来心情正是不爽的时候,这时间没必要把自己贡献出来给他们泄火,做看客还是老实一点的好,省的从局外人看到局内,爬都爬不出来……

回长安老宅子取了车马,萧寒因为明天要上朝,所以今日就不打算回三原了,只是打发老裘他们带着愣子叔收拾收拾,先和华老头回去,他自己身边不用留什么人。

这中途,没想到薛盼也来了一趟,当然,她来不是和萧寒你侬我侬,情深意长的。而是特意前来拜谢这些老兵,毕竟此事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因为她,而生出如此多的变故。

屋子里的华老头这是第一次看到薛盼,听说这女娃来了,赶紧从院子里跑了出来,见了薛盼,这时间也不说红颜祸水了,反而怎么看,怎么满意,一双长了皱纹的眼睛都快迷成缝了!

嗯,这女娃一看就知书达理!而且要长相有长相,要模样有模样,配他宝贝徒弟确实不亏!

所以等到薛盼临走,华老头还特意从身边的医药箱底层取出一个镯子送给薛盼,羞得薛盼脸通红,但还是施礼拜谢。

不知道古人送镯子什么意思,但是萧寒猜应该就和现代人送钻石戒指一样应该,只不过一个是长辈送的,另一个是男朋友送的。

看到薛盼羞怯怯的把手镯套在手腕上,明腕皓镯平添几分风采,萧寒刚想凑近“观摩”一下,就被华老头扭着带走,可怜的萧寒只得看着薛盼主仆二人抿着嘴偷笑着回自己家去了,只余下一抹挥之不去的倩影。

“师傅,师傅,你干嘛!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啊……”美人走了,萧寒立刻就旧态萌发,飞快的从老头的魔爪下挣脱出来,跳到一旁,一边揉耳朵,一边大不乐意的嘟囔!

“给你面子?”华老头如同变脸一般,刚刚对薛盼还满脸慈祥尊者的样子,对着萧寒就完蛋了,直接变成了冷脸修罗……冷哼一声,看着周围人都收拾好了准备走了,也不啰嗦,直接就喝骂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前一段时间的事情我可全都知道!这次回家,给我去提亲去!”

“提亲!真提?”没想到,华老头话音刚落,萧寒的一张脸刷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如同一和大姑娘一般扭捏:“师傅,我还小……这是不是太快了……”

“太快了?放屁!”华老头差点被萧寒一句话气死,这就转着圈的要找棍子,“老子今天打死你个害人精!人家姑娘家家的,一身清白名声都被你毁了,你现在是不是不想认了!老子现在打死你,也好过你再去害别人!”

老头这是真急了,看到他手里揪的那块板子,再看看自己的小体格,萧寒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好好,我听你的,都听你的,你先把东西放下!”瞪着老头凶神恶煞的冲来,萧寒一声怪叫,这就飞快的窜到马车一边,惊的拉车的马都差点朝他身上撂一蹄子!

“你先给我站住!”

“不行,站住会被活活打死的!”

俩人在偌大的院子里一个追,一个逃,旁边的老裘都看不下去了,赶紧过来拦下华老头,替萧寒求情,好说歹说才把老头哄上马车,不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老了就得哄着……

马车滴滴答答的载着人回去了,张强和小东却留了下来,与他们一起留下来的还有几个好手,这都是怕那两家人再来一次暗杀,虽然几率并不大,但是小心怎么也使得万年船!

人送走后,萧寒就开始睡觉,老宅子已经多日没住人了,虽说被褥都是新的,但是在这种屋子里睡觉也总是怪怪的,要不是实在困累交加,萧寒估计也睡不着。

一觉睡得并不踏实,接连做了好几个梦,再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本应该在庄子里的老裘却站在床边。

伸手摸了摸眼睛,萧寒还以为是眼花了,再一看,不是眼花,这人确实是老裘,难道自己这一觉已经睡了很久?

“老裘?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侯爷,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旁边的小东赶紧帮着回话。

老裘则抽了抽嘴,也不知是笑还是哭的,对萧寒道:“侯爷,咋们家今天上午进去人了……”

“什么!进去人了?”刚刚坐起身子的萧寒一听,差点没跳起来,一把抓住老裘连声发问:“进去什么人了!咋们的人有没有受伤!”

老裘赶紧扶着萧寒,快声道:“别激动,侯爷你先听我说,咋们的人没一个受伤的,这进去的几个毛贼都被大黑牛给射死了!就留下三个人!家里的人抓住了这三个,审问一番,中间还弄死了一个,这不才审出东西,我刚刚到家,就马不停蹄的带着人和供词来了,而且怕你有危险,还特地拆了几只小黑牛运了进来。

大黑牛就是大床弩,因为它本名八牛弩,又在萧寒这里改成钢铁做的,通体黝黑,所以家里人都管它叫大黑牛,而*自然就是小黑牛。

听到没人受伤,萧寒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只不过被人接二连三的骚扰,而且还玩一出三十六计,萧寒总感觉心头憋着一口闷气。

拿过供词看了两眼,萧寒烦躁的鞋都不穿,光脚在冰凉的地上转了好几圈,然后这才匆匆穿上衣服鞋子,向着长孙无忌家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