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一九九章 拦路
长孙府内,长孙无忌盯着供词看了有一阵时间了,萧寒在一旁光喝水都快喝饱了,长孙无忌这才放下供词,没跟旁边的萧寒说话,反而先低声吩咐管家找信得过的医生给那两人疗伤。

庄子里的人估计实在是气坏了,下手确实很重,长孙无忌怕不处理一下,这俩重要的证人再活不过今晚。

“长孙大人,您怎么看?”张强陪在萧寒身边,等到管家匆匆下去,这才向长孙无忌问了一句。

张强这也是礼貌的问询,其实到底该如何做,张强早就教过萧寒了,来找长孙无忌,不过是萧寒有些顾虑,而特意来请教一下,看看是不是有那里不周到的地方。

不过,不得不说,萧寒家里人办事就是利索,这一纸供词上面光写着襄城侯和崔家光天化日之下派人闯府,意图不轨!至于究竟是为了原因却都没写在上面,真实而全面的都是老裘口述给萧寒和张强所知道,这也是为了不让萧寒拥有琉璃窑的事情弄的人尽皆知!

长孙无忌听了张强的话,又从桌子上拾起供词,摸着胡子,半响才叹口气道:“萧寒呐,没想到,你这也是捅了一个马蜂窝。这事竟然还有崔家参与?你是怎么惹到他们的?”

坐在他对面的萧寒苦笑摇头,道:“长孙大人,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崔家的人我也是今天上午才认识!之前连见都没见过,我哪知道那里惹到他了……”

“哦?”长孙无忌抬眼看了萧寒一下,看到萧寒无奈的样子也是信了几分,心道这崔家应该就是襄城侯拉的外援,而且现在看来,还只是崔家一个子弟参与在其中,并不是那庞大到令人窒息得巨大世家参与,只是一个子弟的话,对长孙无忌来说,这也实在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

想清楚这些,长孙无忌把供纸放在桌子上,有些怒道:“没想到,这襄城侯和崔家这个儿子简直是狗胆包天!别的不说,就单凭你那正是给我大*队制甲做刀之地,他们也敢肆意窥视?依我看,明日上朝的时候,萧寒你带着这两人,去陛下那里告上一状!让这两人的行为公布于世!”

”这个,其实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能有用么?”不出所料,长孙无忌与张强所说的如出一辙,只不过,萧寒对这个做法有些怀疑。

这俩一个是天下第一世家,一个是之前对他坐上皇帝有过莫大帮助的人,李渊现在皇帝位置都没坐的十分安稳,能对这俩下手?

张强在旁边瞪眼,不等长孙无忌说话,就抢先说道:“怎么没用?萧寒你怎么不明白?就算咱们那里没有军器作坊!他们这携兵器闯府,这也是犯了大忌讳!莫说陛下,到时候就连其他人看着两家都得小心点!”

萧寒低头看看供词,又看看志得意满的俩人,只好点头:“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明天我也去告御状……”

日落日升,转眼间便到了第二日,果然如同李世民所说,这本不应当是大朝会的日子突然就有了大朝会的感觉,而且从早上太阳未升起来开始,祈天钟的钟声就没断过!还没等天大亮,早早得到消息的官员就都聚在了宫门口。

与萧寒的万般不情愿上朝不同,今日来上朝的官员,无不眉开眼笑,喜气洋洋,就连平常政见不同,三句话说不上就得打起来大臣们都在相互拱手,共贺此大唐盛事!

萧寒先知先觉,从最开始就知道大唐的光辉必定照耀万世,但是其他人不同,自从做了大唐的臣子,可谓是一日三惊,薛举来袭,吓个半死,突厥叩边,就有人把行礼都绑到马背上,准备随时逃跑!

更别说东边窦建德,王世充两大牛人,一人占据山东河南两处世家要地,另一人占据江南浙苏,繁华盛大,与他们一比,只占了一个长安和太原的大唐确实太憋屈了点。

不过现在不同了,薛举一除,突厥一笼络!这就代表大唐以西,以北两个重要位置再没有了后患!刚刚开始成长的唐王朝终于可以放心的往富庶的东方挺进,此时的天下也算是有了一点三足鼎立的感觉。

长孙无忌府邸距离宫门很近,几乎就是出门转两个弯就到,所以萧寒难得的在上朝的日子也能美美的睡上一觉!

奈何,从天不亮,这烦人的钟声就开始响个不停,而且门外张强的敲门声一下比一下急促,到了后来,差点就要发展成要拆门的样子,也不知长孙无忌看了会不会心疼,反正把脑袋都蒙在被子里的萧寒也扛不住这魔音灌耳,气恼的爬起来洗漱一番,这就在张强的絮絮叨叨中出门。

”萧寒,你大爷的,我以为你睡死过去了。我在外面敲门敲得手都疼了你知道不?”

“萧寒,你怎么不把柳枝咬软再刷牙,这样不能把嘴皮捅破?”

“萧寒,昨晚那两个混蛋想跑,结果没出房门被人抓了回来,又挨了一顿……”

“萧寒,一会我在外面和他们看住这两个家伙,搞不好陛下会宣他们当朝对质,你自己在里面多精明点,这次秦王他们回来的也是正好,所以军中的人肯定会力挺你…”

张强此刻就像是一个长舌妇,喋喋不休的在萧寒耳朵边说来讲去,让萧寒恨不得把张强的嘴巴缝上!

“好了好了……你从起床,这就没闲着,累不累?渴不渴?你不累,我听的耳朵都累了!你让我安静一点,ok?”

终于,忍无可忍的萧寒大吼一声,捂着耳朵就往前冲,张强和几个护卫赶紧撵上来,拉住他道:“我这不是怕你不知道?到时候糊里糊涂的再惹出其他事来?你真是不识好人心!”

“好好好,我错了,我一定记住,请哥哥你休息一会,行了吧……”萧寒无奈,只得边答应,边烦躁的摇着脑袋。

他今天身上穿的是厚实,可这脑袋上没遮没拦的,还扣着一个次品金冠,和个避雷针一般,死冷死冷的,从温暖的屋里出来,才一阵子功夫,就冻得头皮都发麻!

这唐人也太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就不知道给步撵加个围挡,弄的直到现在还跟一个滑竿一样,半点美观舒适都没有!自己在后世看到的七品芝麻官出行都有轿子伺候,现在自己一堂堂侯爷,却还得亲自跑路,哪里是一个惨字能描述的了的!

不行,赶紧擤擤鼻涕,都快淌下来了,今天早晨实在是太冷了……

寒风料峭,晨曦微光,就在萧寒去皇宫的必经之路上,正有一辆黑蓬马车停在路边,几个身穿毛皮大氅的汉子不丁不八的站在四周,冷着面,一言不发。

不远处的街口,萧寒正领着身后的几个人向着这走了过来。

当萧寒走到距离马车二十余步的时候,马车的前帘突然一动,旁边人见状,立刻闪过来一个大汉,卑躬屈膝,将马车上的人迎了下来。

萧寒和张强早早就看到了这一队奇怪的人,不过此时已经快到皇宫了,前头的萧寒更是身着官服,所以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敢在这里动刀子的,还真不多,就萧寒知道的那几位,比如说尉迟恭,程咬金之类得,很不巧,现在都不在……

萧寒越走越近,那马车上的下来的人此刻也退去披在身上的披风,露出了一张足以称得上是英俊的面庞!

崔仁轩已经等了快一个时辰了,在他想来,萧寒今日定要早早的就去上朝,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懒得令人发指,几乎是踩在最后的点上才出现,要不是马车里有暖炉,今日这罪可真是够受了!

“萧兄~”

待看到萧寒向他迎面走来,崔仁轩振作一下精神,在寒风中弯腰向着走近的萧寒施礼。

语气,动作,神态,几乎无可挑剔!世家子弟优良的礼仪教育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过了一小会,旁边有人轻轻碰了碰依然躬身的崔家大少爷,低声道:“…少爷,人走了……”

“什么……”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崔仁轩这才惊讶的抬头,果然,萧寒一行人就这么视他们为透明人一般,竟然停都没停,就这样越过了他,大步走了…走了……

“萧寒!”使劲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崔仁轩一张俊秀的脸颊登时涨的通红,冲着萧寒大吼一声:“站住!!!”

崔仁轩这时候,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他崔家大少爷何时受过这种待遇?让他大早晨空等半天不说,此时竟然还这样无视他!别说萧寒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就算是一位侯爵,一位公爵,见了他也没有如此摆谱的!

主子受了气,奴才岂能坐视不理?不等崔仁轩下令,原本站在马车边上的几个凶恶汉子一个闪身,就堵到了萧寒前头,将萧寒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