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骗歪果仁的钱
“也对,也不对!”薛收悠然自得的靠在马车上,想了想,接着道:“崔家他们是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后来陛下把千牛卫派了过来,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崔家他们都不会再寻萧寒的麻烦,毕竟只是一些钱财而已,他们并不紧缺!”

“那还告诉别人干嘛,自己留着多好!那么多漂亮的琉璃……”薛盼不乐意的嘀咕,惹得薛收不住斜眼看她。

“哎,你们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但是萧寒在这个时候把琉璃贡献出来,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这又有啥道理?”薛盼虽然对哥哥说自己没见识很不服气,但还是忍下,先决定问清楚再让他知道自己见识短,指甲可不短!

“道理就在这个时间上!如今形势你也知道,国库空虚,外敌压迫!这时候萧寒把这个既不能吃,又不能用的琉璃拿出来,送给秦王换一笔钱财,无疑是雪中送碳!秦王虽没明说,但心里已经将这份情记下,而皇帝也会承萧寒的情!”

“承情有啥用,最是无情帝王家!又不给升官,更没钱赏赐!而且这次不光送出了东西,连人也放了出去,那个家将我看就挺好,有情有义,还不是送出去了!”薛盼虽然已经有些认同哥哥的说法,但是依然有些放不开,或许女人都是小气的,尤其这是“自己家”的东西。

“这点你又错了!”薛收随着马车颠簸轻轻晃动身子,仿佛很悠闲的说道:“你现在格局还小,看不出他的想法,虽然之前我都在军中,但是对萧寒这里的事不说了如指掌,但也有些耳闻。

不知你发现没有,在之前,他像是不相信别人一般,蹲在家里一个劲的闭门造车!

不过他的那些奇思妙想确实厉害,短短一段时间就能出了这么多成果,更是顺道把把封地发展成这样,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薛盼若有所思的托着脸,顺着哥哥说的仔细一想,不觉发现事实真的和哥哥说的一样!

之前总感觉萧寒有些奇怪,现在这么一想,这才发现,他跟那些长袖善舞的人完全不一样,虽然人缘也是很好,但是却从没接受过外人的帮助,直到自己遇到麻烦,才见到他到处去寻求援助。

一丝红晕升上脸颊,薛盼不由捂住了脸,自己竟是没想过他为了自己,才开始改变。

薛收没注意到妹妹的异样,仍旧半闭着眼睛道:“从上次事情,他估计也认识到了一个人的力量总归有限。他很聪明,更善于学习,你看到的是他在往外送东西,送人,但实际上,他是在把自己信任的人往外散!

这就和一个大家族开枝散叶一样,虽然暂时会削弱自己的力量,但是从长远来看,这样做无疑是利远远大于弊的!

而且,你看吧,这个叫狗子的是第一个,过后肯定还会有别人散出去!等到这些人扎根在各个地方,并能互相帮忙扶持的时候,萧寒这个侯府才算得上真正的世代绵长。”

薛收说到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双手微微颤抖!这都是他推测出来的,但是这也是最接近事实的!这些如果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谋士做出来的,他不会如此惊疑,但是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萧寒,萧寒,你究竟能带给我多少惊喜?”

薛收陷入了深深地思虑,而薛盼心里早已震惊的无以复加,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明白了萧寒所做的一切!

嬉笑怒骂间,将一切都布置好,谁能想到,在一副玩世不恭的面孔下,竟然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呵呵,想多了,他再妖孽,也只是我兄弟而已!”心里刚起了好胜之心,无意间看到妹妹,却又立刻烟消云散,对于自己人,薛收巴不得越妖孽越好!

“另外,襄城侯,崔家,敢欺负我妹妹,这笔账,定要和你们好好算上一算!”

冬日里的长安越发的无趣了,只有一些小道的消息相继传来,不关乎普通百姓的生活,只能充沛一下茶余饭后的谈资。

不知为何,市面上等闲不得一见的琉璃器突然掀起了一阵风波,在一个闲散侯爷的宴席上,几件美轮美奂的琉璃器夺走了所有来宾的目光。

这位低调到几乎要在大唐消失的侯爷咬着牙说这是祖传的宝贝,要不是家里实在是没有什么来钱的门路,他绝不会拿出祖宗的东西来贩卖!

晶莹剔透的东西一直深受这个时代人的喜爱,尤其是临近元日,邻邦的使者多少也来了一些,见了此等宝物,哪里能迈得动腿?

就在在座的各位好友想要慷慨解囊,帮助一下这位穷困侯爷的时间,不知哪个二百五突然冒了出来。

“宝物自古有德者居之!在座这么多人,可是宝物就只有几件而已,不若我们改日聚在一起,谁出的价格高,就归谁?如何?”

一席话,把刚要出钱买下的人气的浑身筛糠一般乱抖,这白痴混蛋加三级!今天人算不得多!可是要往后拖几天,岂不是全长安都知道了?那得多花多少钱?

反对的话没说出口,那主人家就眼睛一亮,赶紧让家丁把宝物抱走,他也看出了这其中的道道。

普通百姓不知道那日叫价的盛况,但是隐约可以猜到,每一次叫价,都是他们十辈子都赚不来的钱!

外国来的使者,比如高丽,尤其喜欢这些水晶一般的琉璃,可惜来前压根就没带太多钱财,第一轮叫价的数字就让他们彻底哑火!

散场后,大感惋惜的使者刚要离去,就有几个黑衣人凑上前去,把怀里的东西一露,那面露警惕的使者立刻大喜,屁颠屁颠的就跟着黑衣人就去了客栈!

关上门,吩咐随从看守四周,敢接近者,立刻打断腿!使者这才赶忙请黑衣人坐下。

不知密室里的两个人如何商讨的,过不了多久,就有几只鸽子腾空而起,在关中的蓝天上盘旋一圈,再就向着北方飞去。

信鸽由来已久,只是等闲看不到有人用而已,这不能怪信鸽不好用,只是千年前的生态环境实在太好,天空上活跃的远不止那些肥肥胖胖的鸽子,更多的是凶猛的老鹰,和鹞子!

飞的不够高,更不够快的鸽子遇到了天空之主,最大的可能就是变成人家一顿大餐,所以这个空中信使每一次干活,都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这还不一定能把工作完成,毕竟人家享用大餐的时间,是不会在乎餐点上有没有绑小竹棍的。

一次放飞了手头所有的信鸽,矮小而且发型怪异的高丽使者这才继续迷醉的看着桌上这尊琉璃天鹅,它是如此的美丽!完美圆润的脖颈,宛若真实一般的羽翅,就连腹下的双腿都那般真实!如果把它献给最爱鸟雀的女王,这将给自己的家族带来多少好处?

“这位大哥,信已经发出,不日就会有人带着黄金来换下它,能不能恳求你把它留在我这?为此,我愿多付出一成的价格!”高丽使节以近乎卑微的语气商议大马金刀坐在凳子上的黑衣人,可是黑衣人却只冷冷一笑,一把将天鹅提了过来,塞进黑布袋子。

“某家信不过你们!等你们钱财凑够,去崇文坊晃上两圈,自然会有人联系你们!某家先告辞了!”

说罢,黑衣大汉便在使节复杂的目光下大步走出了客栈,钻入人流,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