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幕后现
闭门造车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当在萧寒这得不到更多的信息,屋里的人只是稍坐一会便匆匆离去。

这时间,赶紧准备应对未知的危险才更重要!

人,一波一波的来访!可是能进到庄子里的人终究是少数,而有幸进来拜访的人,在结束离开的时候都是面色阴沉!

这都是李世民特意要求的,务必给外界一个错觉,让幕后之人认为李世民已经重伤!

而为了更加逼真,小东和愣子又按照华老头给开的药方急忙去了长安,抓了好多疗毒之药拉回到了庄子。

长孙无忌控制的丽景门力量是强大的!哪怕它现在只能隐藏在地下。但是从框架到效率来说,它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合格的特务机构。

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已经有有利线索传来:有人在前些日子看到了刺客的妹妹被一群人接走。

长孙无忌第一时间便集中人手,顺着这条线索,一路追查下去!

很快,那辆马车就在一家车马行被找到,但遗憾的是:这是车马行专门用来往外承租的马车,就连最基本的马夫都不配,全部都是客人自己带的,而至于客人是谁,租用马车的用途老板却是不知。

线索看起来到这里又中断了,探子失望而归,不过这明显难不倒长孙无忌。

在长安通往教司坊的几个主要路口撒下人去,挨个问见过马车之人,然后再一一筛捡,最后,路线和线索便隐隐的指向了长安城里的一座国公府!

“邢国公?”

同一时间,李渊看着金吾卫呈上来的密谍,眉头紧皱!

“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你们确定?!”李渊面色阴晴不定的问!

金吾卫统领跪倒在地,汗水就像是豆子一般摔在金砖上,却也不敢去擦一下,只敢低头回道:“回圣上,属下确定!这是一个戏子交代的!曾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与刺客交谈,我们一路追查下去,才查到了邢国公那里!”

李渊坐在龙案后,脸上阴晴不定,良久以后,这才闭上眼睛狠狠的说道:“去宣旨!邢国公,李密即刻觐见!不得延误!”

“诺!”金吾卫统领重重磕了一个头,从地上爬起来匆匆离去。

长安的傍晚时分,大队的兵马从皇城洪水一般涌出,将位于永宁坊的邢国公府团团围住!

邢国公府里的管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接到下人禀报,气势汹汹的带着家丁就要冲出来,可没成想,刚刚这么一露头,就直接被人揽着脖子拖到了一边!至于那些拿着棍棒的家丁,被虎狼一般的官兵几下便摁倒在了一边,连哼哼都不敢哼哼!

“你们家老爷呢!”等到烟尘散尽,金吾卫统领大步走了过来,看着兀自努力抬着脑袋的管家沉声问道!

刘权身为国公府的大管家,也是见过世面有底气的,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瞎了眼的混蛋在闹事,被人拖走的时候还在梗着脑袋破口大骂!

但是!在看见金吾卫之后,立刻傻了,望着金甲银袍的金吾卫统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畏畏缩缩的答道:“我家老爷今早去访亲拜年了,现在不在府上!”

“访友?”

金吾卫统领瞳孔猛然缩小,一把抓过管家厉声喝道:“都谁去了!去多久了!”

“都去了……早上下朝后便走了!”管家都快哭出来了,话都说不利索!

“不可能!你在撒谎!那么多人!怎么可能走的悄无声息!”金吾卫统领怒喝一声,几乎要揪着刘权的脖颈将他提起来!

刘权双脚只剩下脚尖还点在地上,两只手胡乱的挥舞着,大声嚷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小人不敢欺骗!我家老爷今早就带着几个夫人走的!家里老夫人在年前便和少爷们回老家祭祖了,所以家老爷轻车出城的……”

清楚面前这位是谁!管家立刻把人家想问的全说了出来!一点都不打折扣!

他是聪明人,知道此时不说,以后估计就没机会再说了!

“都走了!”金吾卫统领眼前一黑,踉跄几步,这才扶着墙站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搜!进去给我搜!一寸一寸的找!所有地方都不许放过!”

“大人,这是国公府…”

“啪……”

刘权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狠狠的一巴掌扇到一边,金吾卫统领红着眼睛盯着他:“圣上御令!莫说是国公府,就算是亲王府又怎样?何时容得下你这奴才说话?!”

大批的官兵涌入邢国公府,从前院开始,一点一点的往前排查,当日头还未全部落下之时,终于有一队小兵大声呼喊:“找到了,找到了!”

早就心急如焚的金吾卫统领一听,面色登时一震,立刻跟着匆匆而来的小兵赶过去!

正发现在后院花坛深处,挖出一具女尸,还没有腐烂,像是新埋进去一般!

但是经验老道的金吾卫统领只消一看,便知道她已经埋了有些时日了!

招手让人过去辨认,几个教司坊的少女战战兢兢的过去,只看了一眼就差点吐出来,捂着嘴道:“是她,这就是他妹妹!”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见!包括隐在墙头的几个脑袋。

金吾卫统领至此,匆匆回去复命!

当晚,便有刑部的海捕文书发下,无数刑部高手拿着文书,骑着快马便紧急出了长安。

稍晚些时候,便有消息灵通者得知:震惊朝野的元日刺架黑手,就是邢国公:李密!

还在萧寒家里“养伤”的李世民得知消息,心里也是蓦然轻松下来,望着尖尖的月牙,长叹:还好,不是你们……

人,已经找出来了,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抓捕而已!

在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那么多的摄像头,没办法监控一辆车的去向,但是却多了一样东西,路引!相当于今天的进城许可证,每到一城,必须检验!

快马加鞭的刑部人员顺着李密的路引一路追查下去,沿途不断留下信息,而后勤人员将这些信息归拢起来,一一梳理,最后通过路线发现他的目的似乎在洛阳。

李渊得到消息,一连几日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当初李密投降,自己是如何的欣喜若狂!为了笼络他,还将表妹独孤氏嫁给了他!更是称呼他为弟!怎想到此人竟是如此狼子野心!投奔敌人之际,还想拿自己做投名状!

悔当初封伦,殷骄向自己进言:李密桀骜难驯,不可重用!自己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自己这就是在养虎为患!

想起在三原县“卧病不起”的二儿子,不禁老泪纵横:“世民!是爹对不住你!”

至此,元日刺架的事情已然清晰!在邢国公府挖地三尺,刑部的人更是直接寻到了一瓶剧毒之物,找来太医鉴别,确定是与凶器上的毒药一模一样!

证据确凿!皇帝震怒!大索天下!

而近日无比低调的太子和李元吉也在第一时间谴心腹之人去往萧寒封地送了许多名贵药材,他们之所以在第一时间去看望,就是怕粘上残害亲人这个污点!所以在这段时间蛰伏起来,等到事情明朗起来,再去表示亲近之意!

随着这两个人的动作,如同一个清晰的导向标,那些惶惶观望之人,也是赶紧差人去打听三原县子买了什么药!再鸡飞狗跳的寻找药效更好,年份更足的药品一股脑的送到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