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三百一十二章 黄河九曲4
阴世杰躺在担架上毫无反应,苍白的脸上还有着点点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凄惨无比。

“阴将军伤的可重?”周勇俯身问了一句,见阴世杰只有胸膛起伏,其他毫无动作。便伸出双手稍一用力,便将他的衣服从中扯开。露出下面裹满绷带的身体,绷带上还有血迹斑斑。

“这是真的伤重!”

周勇见此情形,心里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殆尽。其实他根本就不在乎阴世杰是死是活,他只要确定阴世杰没有背叛郑王即可。

萧寒站在周勇对面,看着周勇粗鲁了动作不觉一皱眉头。这些日子见过太多的袍泽之情,他总感觉这个周勇与其他见到伤重兄弟的人有些不同。

李世民见周勇已经见过了阴世杰,用眼神示意一下,自有亲卫将阴世杰抬到一边。这人现在了是个宝,万不能被这叫周勇的使者给暗下杀手。

人抬走了,周勇只是直直的看着,根本未做任何阻拦。不过一直在盯着这两个人的萧寒似乎发现,在亲兵抬起阴世杰的时候,他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

周勇回到座位,看着被安放在一边的阴世杰脸色阴沉不定,思索了一会才对李世民说:“请问大将军,我们用什么能将阴将军换回去?”

“换他?”李世民根本就没想过他会真的想要把阴世杰换回去,闻言一顿,低头思索一下,这才说道:“战马五百!粮草千石!”

“咳咳……”

不料,此报价一出,不光周勇目瞪口呆,。就连独自喝茶的长孙顺德也差点没呛死!这么一个废物,怎么能值那么多钱?

“咦?又动一下?这家伙果然醒了!”所有人里,估计就萧寒没注意到小李子狮子大张口。他从刚刚的注意力就一直在阴世杰身上,此时看到在小李子报价之后,阴世杰的手不自觉的又一紧,立刻知道这个人确实是在装晕!

被这个天价赎金着实吓了一跳,周勇好半天才理顺气,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我没有处置的权限。待我报告郑王,再由他定夺。”

周勇说的这个就是太明显的托词了,连讲价都不讲!再说了,谁都知道,这个离谱的赎金王世充打死都不会给!他再立一个皇后,再弄一堆小舅子也不值这个价格……

李世民本也没指望他会真的答应,也只是点点头,便不再多问。

本来到这个时候出使的过程就全部完成了,周勇站起身来,刚要道声告辞,却突然看到那从一开始就很奇怪的少年突然走到他面前。

“使者,且慢!”

萧寒突然走到离周勇两步的地方,笑呵呵的对周勇拱拱手,说道:“郑王使者,先不急着走,这个价格好商量么!你看这个活死人天天在我们这,光耗费人手照顾他了,要不给你打个折,你把他一起带走?”

“打折?”周勇看着这奇怪的少年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问:“什么是打折?”

“就是便宜!你觉得:一百匹马,二百石粮食如何?”萧寒继续笑吟吟的说道,似乎是一个商铺老板在处理一件压库底的货物一般。

听到萧寒这么说,周勇的瞳孔猛的一缩,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奇怪的少年。也不说话,反而回头看了看主位上的李世民。

这种场合,萧寒说话其实是很不合规矩的,更别说他私自改动李世民的出价!要知道李世民之所以把价格定的那么离谱,就是不想把阴世杰换出去,或者说不想这么早换回去!口供还没问呢,怎么可能随便交人?

长孙顺德瞪着眼,刚要起身喝止。却被小李子微微一伸手挡了下来,他实在太熟悉萧寒这个笑容了。好像每次他这样笑,总有一些鬼点子出现!

稍稍等了一会,周勇发现竟然没有人制止这奇怪的少年。坐在主位上的李世民还在面露笑容的看着他俩,就知道这少年定是不一般!甚至连这种事情都能随意发表自己的意见。

回头肃然拱手,周勇这才郑重的问萧寒:“请问阁下高姓大名,官居何处?”

萧寒依然笑道:“我的姓不高。额,李三是也!至于官职,现居后勤营队长。”

说着,不等李世民等人露出愕然之意,又赶紧一指角落里的阴世杰继续说道:他就在我们小队,天天还得照顾他,麻烦!你别说别的,这个价,你换不换?”

周勇被萧寒的话一下子堵到了墙角,说真的,萧寒开的价码实在是不高!不过他此时根本不想给*任何一点军资,思虑最后,还是摇头拒绝了。

“李队长,这个恕在下没有权限。需要郑王定夺!今日大事已了,在下需要回城复命了!”

萧寒心知就是这个结果,特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跟着说道:“这也不行?那你说价?”

周勇被萧寒缠得有些恼怒了,语气也冷了下来,盯着萧寒说:“李队长,阴将军不是货物!”

“对啊,可是货物能换他!你不会这么小气吧,这点钱都不给?”

“你…哼!告辞!”

实在是无话可说,周勇只得恨恨的一甩袖子,告辞而去。倒颇像一个不为五斗米折腰的直臣。

谁都没想到,这场奇怪的使者会谈到最后竟然以萧寒把使者气跑而结束!

愣子叔他们匆匆进来把阴世杰抬走,其他人也都退了下去。屋里一时又仅剩萧寒,李世民和长孙顺德三人。

李世民见人都走了,起身围着萧寒转了一圈,哈哈一笑,指着萧寒问:“你小子肚子里又有什么坏水?”

萧寒郁闷的挺了挺肚子,对李世民说:“什么叫做坏水?我这是一肚子正气凛然!”

长孙顺德此刻也在奇怪的看着萧寒,看到萧寒挺肚子饿滑稽模样,也是一乐,跟着说道:“别管正气还是坏水,赶紧说刚刚那是怎么回事!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立刻军法从事!”

“军法?算了,小子身子骨弱。被您捏了一把就差点捏坏,我还是招了吧。”萧寒知道这是长孙顺德在开玩笑,嘿嘿一笑,指着远去的阴世杰说:“其实没什么,我只是发现。阴世杰在进屋以后就醒了,他这是装晕。我就稍微刺激了他一下!”

“稍微刺激?”李世民一听,突然恍然大悟,“这还叫稍微刺激!这么低的价码人家都不赎他,你这是要生生灭了他的希望!不过也好,等一会,我们派人再去严刑逼供,让他对王世充的怨气更重一些!以后哪怕把他放回去,这心里肯定也已经有了裂痕了!”

萧寒立刻把脑袋点的和小鸡吃米一般:“我发现,还是你坏!我只是捉弄一下这两个人,你这是要他心存怨念呐!不过如果王世充就不赎他,你又能怎样?”

小李子听后冷笑一声:“不赎他?那我就把他放回去!一个这么笨的将军,总比一个聪明厉害的将军当我们对手好!”

长孙顺德在一边听这两人的话只觉听的一身冷汗。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才多大的人,心思就这样复杂阴暗?如果天底下年轻人都这般,那里还有咱“淳朴善良”的老汉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