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三百二十章 月下畅谈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高人一等的存在!当萧寒认为武术不过就是一套技击,或者说强身健体的东西时,秦叔宝立刻就给萧寒扎扎实实的开了一个眼界!

看着稳稳落在自己面前的秦叔宝,萧寒两腿一软,差点掉下去!得亏屋顶上的璃兽抓的还算牢固,要不萧寒非教教秦叔宝什么叫平沙落雁屁股着地式……

“你,你会飞?”赶忙稳住身体,萧寒指着秦叔宝哆嗦半天,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秦叔宝哑然失笑,回头看看刚刚的屋顶,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怎么可能?这不过是在下自幼习武,练就的一点本事罢了。”

“后天练的?”萧寒眼睛一瞬间瞪得老大,然后用特期盼的样子对秦叔宝说:“额滴神呐!练武还能这么牛逼!秦兄!我拜你为师,你看我能不能也变成你这样的高手!”

“拜师?”秦叔宝顿时无语,不过面前这人实在是不好得罪,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咳咳,萧侯开玩笑了…这个需要天分,也需要后天的努力……”

“我觉得我就很有天分啊!”萧寒非常认真的说道。浑然不管下面小东和愣子一副我要吐的鬼样子。

面对着萧寒这样厚颜无耻之徒,秦叔宝强忍着一脚将他踹下去的冲动,勉强点头道:“萧侯颖悟绝伦,这个天分自然是有!不过学习武术,要有持之以恒的决心!比如刚刚在下那一跃,只要您脚绑沙袋,日日坚持跳越千次,十年左右,当有所成!”

“千次?十年?”萧寒一声尖叫,差点惊醒周围睡梦中的人!

“咳咳,还是算了,跳的那么高也没好处,跳得高摔得重嘛……”萧寒默默的在心里算了算,突然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会觉来的幸福,每天跳一千次?别等神功没练成,反而先把自己练成一只青蛙。

一下子便对武功失了兴趣,萧寒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一屁股坐在屋脊上。然后看了看站在那里的秦叔宝,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招呼秦叔宝也过来坐下。

秦叔宝本来就是有意结交萧寒,见状也不推辞。顺势走过来坐在萧寒身边,俩人乍一看,不像是才认识几天的人,反倒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

俩大男人这么干坐着赏月也没啥意思,又不是红颜知己可以说说悄悄话。萧寒看了眼沉默的秦叔宝,当先开口问道:“秦兄,在峡州城这过得怎样?”

秦叔宝看起来有些心事,闻言勉强一笑:“托萧侯的福,在下等人在这里还好,这两天与周围人相处也是不错!”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毕竟秦兄你们可是难得一遇的将才!”萧寒笑道。

“什么将才?我们也就是几个随遇而安的浮萍罢了!”秦叔宝有些惆怅,慢慢摇头回道。

这句话说的就比较直白了,浮萍没有根基,是不可能变成亭亭玉立的荷花了。秦叔宝说这句话的潜意思就是自己想要一个稳定一点的支柱!

其实萧寒也知道,他们现在正是最彷徨的时间!初来乍到,对于自己的未来,他们心里根本没有一点底!

再加上今日,唐方与王世充的突然结盟,更让这些人打心底里不安。生怕一个不好,他们就会被当成利益交换,送还到王世充那里。而回到小心眼的王世充那里,傻子都知道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这个时间,他们最先做的就是融入到大唐的队伍里,而不是一直以降将的尴尬身份活着!当然,要融入一个人群,最快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引路人。

引路人不好找,尤其是他们初来乍到,对大唐的人员分布一无所知!不过萧寒的出现,立刻给他们带来了一个绝佳的锲机!尤其是听到周围人对萧寒的介绍后,秦叔宝一行人突然觉得,这位奇怪的侯爷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

地位特殊,对秦王等人有着特殊的影响力!而且更妙的是,他还是一力招降自己之人!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个天然的盟友!所以他一直在等一个与萧寒见面的机会,也正因如此,就有了今晚的“巧遇”。

萧寒从不介意充当秦叔宝他们的引路人,反而对这个身份还有些欣喜若狂。因为这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清楚,现在窘迫的秦叔宝等人在日后,将会如何的大放异彩!

心里激动的难以平静,但是萧寒却不敢太多的表露出来,万事皆有度!这种时候一定要沉住气,太过于殷勤,反而会让秦叔宝他们起疑心,毕竟无事献殷勤的下一句并不太好听……

就这样,一个有意结交,一个乐意接受。俩人在屋顶很快便愉快的交谈起来,一时间,就连下面的小东和愣子都奇怪,侯爷和这个降将为什么会这样投缘。

对月畅谈,俩人不知不觉便说到了家乡,秦叔宝和程咬金都是山东人,这萧寒知道,但是当秦叔宝问起自己的家乡时,萧寒却不由得一阵失神。

“家乡?”萧寒望着明月喃喃自语,这两个字不觉触动了他心里很深的一层记忆。

秦叔宝见萧寒一瞬间变得伤感起来,还以为他也起了思家之念,也跟着沉默起来。这个时代就是这样,遥远的路途总会把人和家乡分割两半,很多人离开了家乡,一生都很难再回去看一眼。

屋顶沉寂起来,只有清冷的月光撒下。良久,萧寒才抬头,低沉的说道:“秦兄,不瞒你说,咱们也算半个老乡。我出生之地,是在山东乐毅。”

“萧侯你是乐毅人?”秦叔宝乍一听,惊讶的差点跳起来,赶紧抬头看向萧寒:“咱们,还有咬金,岂不是同乡!”

“对,同乡!”

“天呐!这……这……”

确认萧寒确实是自己老乡,秦叔宝惊讶的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再看萧寒,就感觉俩人的距离一瞬间拉近了许多!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俩人这一下都恨不得斩鸡头烧黄纸!在屋顶拥抱在一起哈哈大笑,惹来无数人的喝骂,俩人这才讪讪的住嘴。

这种时间就应当有酒!不过这时候天太晚了,也不知管事回来没有,酒放在那里小东和愣子都不知道。萧寒只能咂砸嘴,赌咒发誓明天一定请他们喝酒,而且还是自己亲自下厨做下酒菜!

话越说越多,直到冷风刺透衣襟,俩人这才依依不舍的分离。一个跳回自己的屋屋顶,一个哆嗦着顺梯子爬了下去。

远远看着萧寒三人进了屋子,秦叔宝这才从屋顶翻下来,进了屋子。

屋里,原本应当早就睡去的几个人突然齐齐起身,一个个都看向回来的秦叔宝。

“叔宝!你跟那侯爷谈的怎么样?”程咬金距离秦叔宝最近,当即急不可耐的开口问秦叔宝。

“很好!”秦叔宝难得的轻松一笑,想起自己这位地位特殊的老乡,从心底里就生出一种愉悦的感觉!

“很好是个啥意思?俺怎么听不明白?!”程咬金瞅着秦叔宝,粗声追问。

秦叔宝揉了揉被风吹的有些僵硬的脸,往自己的床上一躺,说道:“很好就是很好!伙计们放心,一切会好起来的,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