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三百四十章 薛府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哦,算了!这句话对萧寒来说并不应景。他能思念的无非就是上辈子一起生活玩闹过得狐朋狗友。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影子也越来越淡,到如今,几乎已经是了无痕迹。

第二日早晨,萧寒是在一片喧闹声中醒来的。

捂着耳朵从床上爬起来,感觉脑袋有些发沉。不过并不严重,看起来家里酿酒的技术已经有所改进,之少不会喝完酒后就痛的想把自己脑袋剁下来……

小东也不知在哪听到了屋里有动静,知道萧寒醒了。第一时间便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几下帮他穿好袍子,不等萧寒转过身来,又火烧屁股一样跑了出去。

“哎,这就是咱家最合用的人!怎么跟别人家一比,差距就这么大呢?”萧寒傻傻的看着已经跑远小东,只能一个劲的叹气!

自己这的人你让他们抡刀片砍人绝对没半点问题!可要是让他们照顾人,哎,人没照顾死就是可以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屋子,想象着红袖添香的美好。萧寒只得感慨:万恶的旧社会,怎么就不能来腐朽一下咱这大好青年呢?

堂堂侯爷没人管也是奇事,幸亏萧寒四体还算勤劳。直接去到厨房弄了两碗粥下肚,结果撑得张嘴直打饱嗝。满口的酒气熏得自己都受不了,赶紧出门溜达溜达,消消食。

清明节的天空并不晴朗,反而有些阴沉。说来也怪,每年到了清明季节,总要下几场雨。仿佛广阔的天空和人一般,也在这个节日里体会到浓浓的伤感。

悲秋伤怀是属于文人的,至于萧寒,他只会想:是不是该让府里人收一下衣服,刚刚从厨房回来经过侧院,看到晾衣杆上搭着好几件衣服,其中一件纱衣还挺好看的……

“咳咳……我是侯爷!不是流氓!怎么能看人家女孩的换洗衣物?阿米豆腐,罪过,罪过!”

抱着对自己“罪恶思想”的批判,萧寒做贼一般溜出府。

一出门,差点被外面的喧闹声吓了一跳!这是谁在这么悲伤的时候越发大了起来!萧寒站在台阶顺着声响望去,差点被看到的东西吓一跳!

他这才知道小东为什么跑这么快!原来,在那不远的校场里不知何时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秋千!

秋千很高,很大!甚至比周围的房子都要高处一块!粗大如同手腕一般的麻绳系着一块方木板子,上面两个十几岁的青年面对面站着努力将秋千荡到最高!

“好!!!”

看着两人把那秋千荡的几乎与最顶上的横杆一平,下面看热闹的人猛然爆出一阵欢呼!有半大的孩子都跳起来鼓掌,直鼓的小手都通红了也不停歇!

这秋千荡的让萧寒看着都揪心,总感觉那秋千架随时都会塌下来一般!正要高喊一声让他们下来,吕管家却从后面赶了上来。

“侯爷,礼物都已经准备好了,您何时出发?”

“时间也不早了,这就走!哎,老吕,你让这帮小子荡轻点,这要摔下来怎么办?”萧寒下意识的回答一句,随后才感觉不对,赶紧抓着吕管家要他教训教训这群皮孩子。

不过,吕管家见此情景不怒反笑,对着萧寒拱拱手道:“这个请侯爷放心,掉不下来的!老奴小时候也是这么玩的!而且比他们玩的高多了!要不是现在老胳膊老腿,老奴也想上去露一手!”

连一向严谨的吕管家都不以为然,萧寒只得长叹了一口气不再多管闲事。自己有的时间总是太过小心,或许因为身处的社会越文明,就对危险越恐惧。

自己小的时候出去野一天,刮刮碰碰简直就是家常便饭,院里的大人看到了也毫不在意,睡上一晚,第二天就结痂。而到了自己长大参加工作,那时再看周围的孩子简直就是宝贝中的宝贝!别说受伤了,就是擦破点油皮都要擦药包扎!

又一阵欢呼声打断了萧寒的思考,抬头看过去,却发现秋千上已经换了人。两个青年在腿中间夹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正一下一下的往最高处荡去!

“老吕,你看,你的娃在秋千上……”

“啊?哪里?哎呀!小兔崽子!反了天了!吓着小的怎么办!赶紧给老子下来!”

“哎,老吕,老吕……”

看着吕管家怒气冲冲的奔过去,萧寒笑的差点背过气去。这家伙也不说自己小时候如何如何了,到底是谁家的孩子谁心疼。

在通往长安的大路上,一辆轻便马车快速的在路上飞驰而过。萧寒坐在车厢里捧着礼物随着马车左右摇晃,一阵的功夫已经打了五六个哈欠。

朦朦胧胧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一阵凉风掀起了马车侧面的窗帘,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

“下雨了?”萧寒闻到了熟悉的土腥味,精神不觉一震。再顺着小窗往外一看,这才发觉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落着小雨。

雨很小,如同下雾一般飘飘荡荡。前面赶车的小东和愣子各自戴着一个斗笠,雨水甚至连斗笠都没有完全打湿。

路上并不只有萧寒一架马车,从长安方向不时有或华贵,或简陋的马车牛车驶过,只是一个个皆行色匆匆,无心停留寒暄。

冒着小雨来到长安薛家门前,小东顶着斗笠去到门房递上拜帖。不到一会的功夫,薛家的大管家便亲自撑着纸伞迎了出来,对待萧寒态度极其恭敬,就和迎接自家少爷一般。

也对!自从上次事情之后,萧寒与薛盼的关系已经算是明告天下了。如今准姑爷上门,怎能不殷勤一点?

把准备好的礼物奉上,萧寒跟着管家进了客厅。

客厅里空荡荡的,没看到老夫人。萧寒一问之下才知道,家里薛收不在,老夫人只能亲自前去祠堂上香祭拜。

“老夫人不在,萧寒这次前来倒也冒昧了一些!不若改日再登门拜访?”听到薛收母亲不在,萧寒心里一喜!但是面上却丝毫不露,反而还有些遗憾的问管家。

能做到大管家位置的岂能有蠢人?如果真的顺水推舟让萧寒下次再来,估计恨死自己的绝不只有一个人!

“萧侯客气!薛少爷曾说过,你与他就如同亲兄弟一般!您来自己家怎么会有冒昧一说?再说老夫人不在,我们家小姐还在家!侯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差人去请小姐过来招待你!”

就喜欢这识情知趣的人!萧寒当即转忧为笑,拍着大管家的肩膀喜道:“不用这么麻烦!我与你家小姐也是旧识,我自去找她便可!”

“也好,也好!”管家嘴抽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正常。这位爷确实不拿自己当外人,自家小姐的闺房怎么想去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