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通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在贵宾面前如此失礼,这让一向以望门大户自称的大管家如何接受得了?看着这帮胚货对着萧寒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当即气的浑身都在发抖!

勉强抬起微颤的手,大管家指着那一群护院怒喝道:“谁是贼人?哪里有贼人?!瞎了你们的狗眼!这是萧侯!”

“嗷呜…”小奇似乎对自己的眼睛瞎了很不满意,对着大管家便狼嚎一声,不过大管家此时哪有时间管它?他现在恨不得把这群笨蛋乱棍打出府去!

“萧侯?!”而听到大管家这么一说,一帮五大三粗的护院顿时也傻眼了!有几个人手里的棍子都不听指挥,掉到了地上……

自从上两次事件之后,萧侯的名声在他薛府那绝对是如雷贯耳!他们身份低微,以前虽然没见过真人,可这故事通过旁人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怎么能不知他的厉害?

要说这护院里还是有机灵的,把棒子一丢,赶紧大礼拜之:“小的见过萧侯!刚刚听到小姐惊呼,还以为是贼人冒犯。得罪了萧侯,恭请责罚!”

话说,萧寒此时还在不断躲避这条粘人的破狗,哪里有心思怪罪?再说看家护院是他们的本职,何罪之有?

“行了!不怪罪!你们赶快把小奇给我抓走!我早晨才穿的新衣服……”

躲到白胡子老头后面,萧寒急着跳着脚大叫!养过狗狗的人都知道,这自家的狗狗好久没见到主人,再见面肯定会扑上来又蹭又舔,亲的你都受不了!

而要在平日里你蹭蹭也就罢了,可今天老子来见女朋友的!你再蹭老子一身泥,接下来怎么维持自己的良好形象?

萧寒还在躲闪,而一堆护院听到萧寒不追究这事,都是大喜过望!也顾不上管家铁青的脸了,飞快的冲上前来把左窜右跳的小奇逮住,抬起来就跑!一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生怕萧寒秋后算账一般。

看着紧追不舍的小奇被抬走了,萧寒终于也松了一口气。刚刚跑的太急,放在胸口的首饰盒都差点掉出来!赶紧整理一下衣物,这才看向前面这个并不认识的白胡子老头。

老头很面善,哪怕萧寒刚刚如此作怪,他也是丝毫不恼。看萧寒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顽皮的孩子一般!而且身上衣物虽然并不华贵,但是却有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文雅气质。

老头在冲自己笑,萧寒犹豫一下,随后恭敬地行礼道:“小子萧寒,见过老先生!”

白胡子老头对萧寒哈哈一笑,随意的摆了摆手道:“你就是萧寒?老夫早有耳闻!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见到了,也算是一种缘分!”

“啊?老先生听说过小子?”

“呵呵,这个名字,老夫最近可是熟络的很哪!”

“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老夫王通……”

“王通?”萧寒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可就想不起在哪里听过!正在苦思冥想中,却又听到老头又对薛府管家道:“既然薛收不在,那我也不多叨扰了!初来长安,我还有几个人要见!日后再来拜访……”

说完,老头竟然转过头,对萧寒挤了挤眼睛,眼神宛如孩童一般:“小子,今日老夫还有要事,他日如果再见面,我可有很多事想要询问与你哦…”

“先生客气,萧寒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萧寒再次拱手行礼,虽未想起此人是谁,但是看他既然与薛收关系匪浅,就知其不是一般人物,这时再不赶紧巴结巴结,脑袋秀逗了?

老头也是爽朗,大笑一声,转头便往外走去。

萧寒与薛府管家一起将老头送出府外,看着他坐上牛车晃悠悠的远去,俩人这才返身回院。

“管家,这人到底是谁啊?他跟薛收什么关系?”萧寒疑惑的问身旁的管家。

薛府管家一脸荣幸,先对着老头离去的方向拱拱手,随后才对萧寒道:“萧侯问他是谁?他就是我家公子的师傅,王通,王功达!”

“薛收的师傅……”刚刚还走的好好的萧寒听到这个称呼,当即一个踉跄,差点栽到在地!

想起来,这下全都想起来了!萧寒现在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那牛车给拉回来!

怪不得他对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怪不得这老头如此谦逊儒雅!原来他就是隋唐最牛逼的老师,王通!

这个名字说起来,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提起他的徒弟!哪何止是如雷贯耳?

房玄龄、魏征、陈叔达、杜如晦、李靖、薛收、温彦博!这些人都是他的弟子!这简直是一个人,教出一个大唐的领导班子!如此大牛,除去鬼谷子,试问天下谁人不服?!

当然,如果有人觉得他的名声还不够大的话,那就不得不把他的孙子请出来了!

王勃,26岁写下滕王阁序的超级神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这句优美到爆炸的诗句相信没几个人不知道吧!他的爷爷,就是桃李满天下的王通!

可是!可是!如此大牛,竟然在萧寒眼皮子底下跑了,萧寒直感觉自己都悔断肠子了!

薛府管家发现突然停下的萧寒脸色不对劲,还关心的上前询问一下,萧寒又不好明说,只能以刚刚跑的太厉害为理由混了过去。

“该死的破狗!害我在关键时候丢脸!回家后我就准备一只砂锅,二两八角!呜……悔死我了,刚刚怎么就不能表现得再好一些……”

失魂落魄的萧寒独自回到薛盼的小院,喊了薛盼几声,没人答应,上去推推门,绣楼竟然还给从里面锁上了……

“是因为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么?”

事事不顺,萧寒郁闷极了。也顾不上台阶微湿,一屁股坐在上面,抱头苦恼!

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就在萧寒屁股都快变成冰块的时候,身后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身素色长裙的薛盼小心的探头看了看外面,然后差点被坐在下面台阶的萧寒吓一跳,赶紧提着长裙跑到萧寒旁边。

“萧寒,你怎么了?怎么在这坐着?快起来,地上凉!”

萧寒心里不舒服,不情愿的站起来,刚要质问她为何不答应自己的话,却突然看到宛如天仙的薛盼,责备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得体的长裙,略施粉黛的面庞,以及精心装扮的发髻!就算萧寒对这方面再傻,也知道女为悦己者容的含义!

“嘿嘿,薛盼,你真美!”萧寒看着薛盼傻傻的一笑,就感觉刚刚心中的抑郁一扫而光!

面对着如此美女,他恨不得化身成四蹄奔跑的动物!什么王通,刘通,周伯通!哪有自己女朋友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