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三百五十六章 闭城
因为事情实在有些诡异,萧寒几人几乎是一步一停的挪到了城门前面。

此时,城门禁闭,城门洞子里黑乎乎的,洞前到处散乱着砂石尘土,一副破财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座鬼城!

仔细打量了一下寂静的城池,萧寒用胳膊碰了碰小东:“去!”

小东无奈,只得壮着胆子上前大喊了一声:“喂!里面有人么?有喘气的出来应一声!”

喊罢,不等里面的人答应,又几下窜回了任青后面,空留一双眼睛瞅来瞅去。

“那个混蛋在外面叫唤?”

很快,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城墙上传了出来,差点吓了萧寒一跳,这就赶紧抬头往城墙上看去。

在面前,三层楼高的城墙垛子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伸出半个身子正往下看,在他旁边,还有好几个脑袋也伸了出来,在好奇的打量着萧寒一行人。

看到人了,还是会说话的!小东这下也不心虚了,跳出来大喊:“喂!你们干什么的?大白天关城门!”

汉子刚刚估计是在睡午觉,听到小东的喊声。先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又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这才朝着萧寒几人喊道:“我们干什么的?我还想问你们几个混球干什么的!大中午的鬼叫什么?不知道城里戒严?快给大爷滚开!若是惹了大爷不愿意,下去扒了你们的皮!”

汉子骂的肆无忌惮,下面的小东几人看大汉的眼神已经带着几分怜悯了……

这究竟是哪里来的白痴?敢在一个国侯,一个秦王近侍面前自称大爷?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大爷的!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谁?”汉子还在喋喋不休,下面的愣子气不过,站出来冲着城墙上大吼。

那汉子被愣子吼得一愣,转眼间却又嗤笑起来,看着下面阴阳怪气的道:“谁?莫不是隔壁刘寡妇的……”

姘头俩字没说出来,汉子就先看到一大块泥巴从任青手上飞了过来。

“啊……”伴随着一声悠长的惨叫,汉子吃了满满当当一嘴的泥巴!当即便呕吐不止。

“呕……呸,呸……”

这突然的一下让汉子周围的人都懵了!谁能料到,刚刚还神气十足的汉子转眼间就被砸了一个狗吃屎!在他身边的兵卒愣了半响,这才反应过来了,大怒而起!抄刀的抄刀,张弓的张弓,就等汉子一声令下,就送下面这几个蟊贼见阎王爷!

“呕……”汉子呕的撕心裂肺,嗓子眼里全都是一股子泥腥气!冲的连昨天的吃的饭都差点吐出来!

“老大,老大你怎么样了?”一个小兵跑过来扶着汉子,担心的问。

“妈的!我要,我要…呕……”

可怜汉子一句狠话都没放出来,转头又继续呕吐不止!

这泥巴也不知用什么活的,一股子腥臊之气!好不容易等气息平静,汉子这才发现,在地上的泥块里面似乎包裹着一小块锦布。

推开扶着自己的小兵,汉子强忍着胃里的不适把锦布从一地狼藉中捡出来。

“这是什么?还有字?幸亏老子念过两天书!”看着这块明显是下面人丢上来的锦布,汉子心中一动,这下也不着急报仇了,用胡萝卜粗的指头点着锦布上的小字慢慢念道:“这个字……不认识,不认识……额,这些认识:命元大可全力x合萧x,不得xx,如有差x,定斩不饶!!!”

前面些字念得结结巴巴,还有好多不认识的,但是最后四个字汉子却认得极为清楚!

在军令上,写的最多的就是这四个字,再一看布上的那方血红大印,汉子只觉一阵头晕目眩……

“放下武器,放下武器!”捧着锦布的汉子在城墙上跳起来大吼,那动静简直就是声嘶力竭。

城墙下面,愣子还没反应过来了,下意识的把*放下,却又听汉子继续吼道:“不是说你们,是俺们!混蛋,都给我把家伙放下!我去找校尉!谁敢伤了外面的人,老子把你们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

吼罢,汉子一扭头,噔噔蹬的跑了。只留下一城墙摸不着头脑的兵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看着城墙上乱做一团,萧寒心服的朝着任青比了一个大拇指!然后左右看了看,找了一个阴凉点的地方坐了下来,顺道整理整理头发。这弄得和金毛狮王一般,也难怪被人当成流民土匪。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的,而且这周围也没个外人,城墙上的兵卒现在看萧寒他们,就像是看怪物一般。小东喊了好几次,那些人却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

汉中的天气要比长安热上不少,在秦岭里一身长袍子还穿的住,在这里就有些嫌热了。而且这大白天的都有蚊蝇在周围萦绕,让人越发的烦躁。

也不知等了多久,安静下来的城墙上又是一阵骚乱。几个气喘吁吁的老头爬到了城门楼子那里,正朝着下面萧寒几人好一顿瞅。

被簇拥在中间的一个干瘦老头大声的喊道:“下面的可是萧寒萧侯爷???”

听到喊声,萧寒从地上站起来,脸色不太好看。

“我就是萧寒!怎么,真把我们当成强盗了,门都不开?”

城楼上的干瘦老者一听,顿时连连拱手,苦着脸喊道:“在下元大可,见过萧侯爷!恕下官实在不能亲迎侯爷……”

“呵呵,这一路上够奇怪的,难道你这汉中城里有什么妖魔鬼怪,大白天连城门都不敢开?”萧寒气急反笑,自从来到汉中的地界,似乎一切都有些不正常!

元大可一听萧寒真的怒了,脸上的汗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说话都带着颤音:“侯爷!实不相瞒!这汉中城从几天前就开始闭城!下官不让侯爷进城,是为了侯爷作想!”

“闭城?”听到这俩字,萧寒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任青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问道:“为何闭城?!”

元大可惨笑一声,对下面喊到:“不瞒上差,从几日前,汉中城就起了瘟疫!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城里现在不准任何人进出……”

“什么?瘟疫!”

萧寒几人听到这个名字,几乎同时往后退了几步,脸上里全都是惊骇的神情!不管在现代古代,瘟疫几乎都是死亡的代名词,其厉害程度,让萧寒都不寒而栗!

“有瘟疫,为何不通报长安!”

“通报了,信使五天前就出发了!现在应该快到长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