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对萧寒的一点解释
人生之事,往往无常!

谁能想到刚刚还闲情逸致的心情,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样?

黑着脸,萧寒少见的没坐车,而是直接骑马往后狂奔。紧随在后面的愣子也直到这时才发现,原来侯爷不知什么时候,也有了一身的骑术!

没心情告诉愣子,这是为了日后上战场逃跑时能快点而特意练就的!萧寒现在的一颗心,全挂在稻田哪里。

三季稻很重要,这点傻子都知道!作为一个农耕为主的民族,一样高产,而且能多季收割的粮食,不用想就知道它的重要性!

所以别看萧寒成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的样子!但其实,这稻田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不怪萧寒貌似清闲,其实这才是他真正的高明之处!抓大放小,这才是一个侯爷该干的事!

像是种地,养护之类的,那必须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毕竟一个人再优秀,也不可能事必躬亲,那样除了和诸葛亮一般活活累死,再没其他任何的可能!

任青带着人从来只负责种地和安全,但是他却从没想过:安排人手,协调州府,推广种子这些事情都是谁在解决!

任青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很好的命令执行者。对于命令以外的事情,他并不擅长,而这里,就需要萧寒来解决。

所以能在不经意间,安排好这一切,让任青和农夫他们有条不紊的运行下去,这也是萧寒的一种本事!

除此之外,还有老冯他们。

自以为聪明的可以把萧寒骗得乖乖让出种子,但殊不知,萧寒何尝不是在骗他们骗得团团转?

骗人者,人恒骗之!

经历了信息大爆炸的现代社会,萧寒早就知道能轻易得到的东西大多人都不会去珍惜。所以这本就该发放下去的种子,他非得吊着这些人的胃口。

等老冯他们来抢,来骗,来夺!一直到费尽心机,才从自己手里拿到粮种!只有如此,他们才会越加重视珍贵这来之不易的种子。

最可笑的就是老冯他们还洋洋得意,也不想想?如果他们不种,这一万亩稻种,累死萧寒他能种的下?

所有人都看到了萧寒每天在变着法的玩,但是又有几人能看清:在无声无息中办妥一切,这本身也是一种智慧。

马蹄翻飞,两边的景色倒带一般往身后飞驰,萧寒骑在马背上,脑中已经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想过了自己为这稻田的付出,又想起了如今大唐的局势!

他现在虽人在汉中,但是有关长安,乃至前线的消息仍然会通过各路信使源源不断的传来!

经过最艰苦的武德元年,新生的大唐已经在关中彻底站稳了脚跟!开始向着四周慢慢露出了嘴里的獠牙。

朝中,李建成去了河北、李靖在蜀中、李孝恭杀向江南!一时间大唐遍地开花,而花中最艳的一朵,莫过于李世民!

有了萧寒装备的支持,再加上程咬金,秦琼,罗士信几员猛将!

短短一个月间,李世民就把打的裴距叫苦不迭的刘武周给逼回晋阳!顺道还在突厥那里夺回了大片的土地,而且据情报来说,刘武周已经有了舍弃晋阳的心思。

不知道裴距会不会脸红,反正刘武周现在感觉全身都要红了!

没办法,太猛了!根本挡不住啊!

原本手下的尉迟恭还能出去跟程咬金试试,但是再加上一个秦琼,那就只剩下挨打的份了!如果那个无敌小将罗士信也上,尉迟恭认为能跑掉都是祖宗保佑!

想起罗士信,刘武周现在就浑身发寒!

上一次他带兵出城,结果要死不死的碰上了罗士信!

废话没多说,罗士信带领着比自己人数还山一些的*就冲杀过来!刘武周仗着自己人多,那也是欣然应战!

结果没想到,一通拼杀下来,连他自己都差点做了刀下亡魂!等到好不容易逃回晋阳,再一清点,所带的五千余兵马只剩八百!这个外表清秀的小将哪里是猛?简直就是生猛至极!

刘武周不知道,当初程咬金跟秦王来晋阳,在这军中那是谁都不服!只有秦琼和李世民俩人能让他低头,但是在跟罗士信打过一场后,这个名单立刻从两人增加到了三人,能不生猛么?

想了这么多,一件一桩看似都跟萧寒没有什么关系,和这个空降的天使更没半点联系。

但是萧寒却很清楚,如果真的来者不善,那他只可能是为针对李世民而来!

没办法,李世民经过连番的大胜,在军中已经有了无与伦比的实力和声望,隐隐有成为军中第一人的样子!而更要命的是:在萧寒这里,任青就是李世民的另一个影子!

但凡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出:三季稻的横空出世,将会为李世民最缺失的民生一块补上最后的短板!

而这,正是有些人万万不想看到的!一个打仗无敌,又能为天底下人民谋福利的王子,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都不敢想!

不知道自己前方将要面对什么样子的对手,但是萧寒的心却奇怪的冷静下来。

望着已经能模糊看到的稻田,萧寒咬牙自言自语道:“如果你只是来抢功劳的,老子会忍!但如果你是来搞破坏的,在这里无声无息间弄死一个人,老子还是能做到的!”

杀心已起,久经战场的甲一四人哪怕在奔驰的马背上也感觉到了这股味道。下意识摸了摸身侧的刀剑,它们应该也盼望着饮血的那一刻。

最后的一段路转瞬即过,几日未归的家中美景依旧。如果非说哪里有些变化,那便是稻田里的稻叶已经渐黄,沉甸甸的谷穗也压弯了腰。

“呵呵,来的真是时候!”

看着一大片稻田,萧寒不由得笑了一声。可是后面的小东和愣子几人,都听出自家侯爷话里透出的丝丝寒意。

下马,把缰绳递给前来迎接的护卫,萧寒环顾四周问道:“任青呢?”

护卫挽着缰绳抱拳答道:“回侯爷话,任大哥正在与长安来的使者在观看翻车制作!”

“哦?”萧寒抬头看了看远处木匠作坊,揉了揉手腕,对身旁的小东和愣子道:“走!咱们去会会这个不再天上飞,非要在地上跑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