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湖广熟,天下足
“侯爷,那是你的……”

愣子还在指着往水井处走去的小怜傻傻的问,不过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寒狠狠在他腰上一掐,差点把愣子掐的跳了起来!

掐完愣子,萧寒赶紧转头就往外走。废话,现在不走还杵在这干嘛,装作不知情还好一点,非点明了岂不是更尴尬?!

“咳咳,今天不是说要去看粮食?时间也不早了,咱赶紧去吧!”萧寒一边朝外走去,一边胡乱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哎呦…疼!侯爷您掐我干……”愣子紧紧捂着腰间的软肉,还想要嘀咕。就看到萧寒似乎又伸出了九阴白骨爪!登时脖子一缩,再不敢多说半句废话。

逃也似的离开后院,跑到前面去找到老冯,被老冯拉着去简单喝了点米粥充当早餐,然后这才一起套车出发。

看着长着兔子耳朵的驴子要外出,老冯的小孙子眼泪汪汪的也要跟着去。老冯训了一顿也没有效果,无奈,只能告一声罪,也把他带上。

老冯家里没有太多的大牲口,所以这车算上萧寒的驴车也就只有两架。

其他的人没有办法,就只能在地上跟着走,行程随之就慢了下来。

而且,老冯自己的马车,破的跟随时都要散架一样,想快一点都不敢!一路走的竟是比步行还要慢上三分,不过如此悠闲的路程,却正合萧寒的心意。

此时的时节,已经到了入秋时分。

一早一晚的天气都有些冷了下来,就连响午的时候,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热的让人无处可躲,只想把脑袋埋在水里。

乡间未修缮的道路坑洼不平,萧寒靠在车厢里,随着车厢一荡一荡,再看着老冯的小孙子欢呼着从路边的草地里抓一只大蚂蚱跑到老冯跟前献宝,隔一会又采一捧嫩嫩的鲜草喂给小奇。心说没有了机器轰鸣、工厂污染的世界也很不错。

就这样一路悠闲一路走,一直用了快一个时辰才终于去到了稻田那里。

不过说实话,稻田真没什么好看的!这种稻子现在去到哪里,都是稀罕的不能再稀罕的东西!有幸分得的农户恨不得晚上都抱着它们一起睡,照料起来比照料老娘都上心,怎么可能有问题?

所以说,与其是萧寒去看稻子,不如说是萧寒去那里被别人看。

这不,到了地头,萧寒刚一下车,立刻就有农户围过来见礼!

言云感谢萧寒将这么好的种子分发给大家伙,大家对此几世不敢忘记。并表示等到丰收之后,一定会给萧寒建造生祠,以感大恩!

周围人来的有些多,估计在这附近的人可能都丢下活来这里了。

老冯见状,赶忙黑着脸把人都呵斥走,只剩下几个看护稻田的人,萧寒这才松了一口气,被人恭维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人散了,萧寒跟老冯几个人站在田埂子上,抬眼望去:只见远处稻田的普通粮食都已经泛黄,唯有眼前这一大片新粮食刚刚散着嫩绿。两种不协调的颜色汇在一起,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嫩绿的稻子长势很好,可能因为这里以前并未过多耕种的原因,肥力甚至要比萧寒那里还要强上两分,远处的几架翻车搁在地头,好像准备随时给地里补充水分。

“嗯,不错!是用心了!”

蹲下身子,抓住田里的一棵稻子提了提。稻子竟然没被提上来,看样子扎根扎的很结实。再一看叶面,上面干净的一点虫子都没有,就连萧寒也不由的夸赞了一句。

随行的一个老农听到萧寒的夸奖,乐的满脸的皱纹似乎都散了开来,对着萧寒恭敬的拱拱手道:“回侯爷话,这种侯爷稻跟俺们之前种的确实不一样!不光长得快,这根也扎的深!而且还扛虫害,听说产量还高,简直是一种神粮呐!”

“啥?猴爷到?”萧寒没听见老农后面说的,只听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不禁惊诧的看着老农,寻思难不成是孙悟空来了?

看萧寒惊讶,老冯这时就站了出来,笑呵呵的为他解释:“不是猴爷到,而是侯爷稻!这是这里人为了记住是侯爷您给他们带来的好种子,特意把这些新粮食叫取名做侯爷稻,你刚刚听岔了!”

“哦……”萧寒这么一听,顿时哑然失笑!

这也不知是哪个闲人干的,起的名字怎么和酒名一样?

这等以后收粮食的时候,吆喝一句收侯爷稻去喽,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再想想,也幸亏叫侯爷稻,要是叫萧寒到,那乐子可就更大了。

老冯在一边看萧寒苦笑摇头,还以为他不满意这个名字,刚要过来再解释几句,就看到萧寒站起身来拍拍手道:

“嗨,叫什么名字随他去吧!不过这世界上就没有完美无缺的东西!这稻子长得是不错,可是一定很耗费地力!再加上咱们这气温也跟不上它们的原产地,所以想要种好它们,除了要加肥外,一定还要在另外选地方!不能只放在这里。”

老冯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也不紧张,只是在一边捋着胡子点头。

他之前听任青说过这稻子在临邑时候的盛况,后来夏天在这里丰收的时候他也看了!虽然也很丰足,但是却远不及任青所说的那般震撼。那时他就知道这里应该只是这种稻子的一个实验点,真正的种植地却不在这。

“那侯爷您以为,这侯爷稻种在哪里比较合适?”老冯地头想了想,突然开口问萧寒。

萧寒没做声,只是顺着不远处的水渠一直往东看去。

他这些日子并不是干吃俸禄不干活,其实早在三季稻第一次成熟的时候,他就和任青一起把这门新粮食的生长周期和习惯整理过一次。

等到他自己封地的三季稻成熟状况后,两相一经比较,就能大体推算出温度、地域对它产量和生长周期的影响。

这种话表格以已知推测未知的事情对萧寒来说只是小儿科,但是对任青来说,其震惊无异于开启了一门新学问的大门!

犹记得第一次看到表格的任青,跟一个好奇心严重过剩的小学生一般!拉着萧寒整整研究了一夜!

俩人一直把所有已知有利条件都列了出来,商讨了很久,才最终确定下岳阳,以及更南方的广州才是三季稻最好的种植地!

说到底,萧寒对于这两个地方并不陌生,毕竟湖广熟,天下足的谚语在明朝以后足足叫了几百年!

光看地图,就能看出这两个地方在粮食这一方面绝对是得天独厚!

再往南,可能有更适合三季稻生长的地方,但是运输却是难事!

唯有这两个地方,一个紧邻长江,另一个更是面朝大海!毕竟水路运输,决计要比马拉人背强上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