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尉迟敬德
相对于小东失宠的低落心情,小怜却满心欢喜的捧着脸看萧寒忙活。

不知为什么,在很多时候,小怜都会有一种错觉。

认为萧寒只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哥哥,而不是小东他们嘴里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侯爷!

不过,就现在看来,谁也想象不到:一个深受皇帝器重,与大唐大多数将领交好,还有着这世界最好的工坊,最厉害的医术的侯爷。

就这样寻常的与一大群人围坐在一起,互相吹牛烤肉,时不时还有浑言俚语冒出来。

“烤好了,给你先尝尝!”

小怜还在想着,萧寒手中的肉却已经烤好了,撒上最近才运过来的孜然,一股烤肉特有的香气简直让人大咽口水。

“谢谢…”

慌乱了一下,小怜这才甜笑着接过肉串,轻轻咬下,只感觉香嫩的肉块混合着香料在嘴里猛然释放,几乎让她不忍下咽!

”嗯!太好吃了!”只是一口下去,小怜的眼睛便猛然亮起,嘴里更是情不自禁的夸赞一声。

“哦?是么?我尝尝……”萧寒一听,立刻抄起另一支肉就往嘴里塞。

如此一来,其他人更是不甘落后!

一个个也不管自己的肉烤没烤熟,争先恐后的就往嘴里塞,烫的呲牙咧嘴还不忘叫道:“唔……好吃!快,趁着愣子那饭桶没过来,赶紧吃!他来了就没咱们吃的了!”

可惜,可能是烤肉把嘴烫的失去了直觉,这句话说的声音有点大!那边的愣子听到后立刻转身,嗷的一声就冲了过来……

“混蛋,竟然偷吃!”

“哎,哎!别抢,掉了谁都吃不着!”

“我不管!我受伤了,我是功臣,都给我……”

“屁!被个破野猪就顶的昏迷不醒,不够丢人的份!还功臣……”

也不知谁酸溜溜的冒出一句,当即就把愣子气的七窍生烟:“哪个混蛋说的,出来,看我不打死你们……”

“我!”有人站了出来,一副不服来打我的样子。

“嘭……”也不知是什么从愣子手里砸了过去,那人嗷的一声,把埋头偷吃的小奇都吓了一跳。

好了,随着这一下,一场篝火烧烤又不可抑制的变成了群架晚会!

萧寒眼疾手快,早在开打前就抄起一大把肉串,顺道带着小怜就往外跑!身后,乒乒乓乓的怪声响做一团。

小怜被萧寒拉着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的脑子这时有些转不过弯来,怎么也不明白这些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打成一团。

萧寒带着小怜并没有跑多远,跑出了战圈就停了下来一边吃,一边津津有味的观望。

不用担心他们会失手打坏人,这只是任青的小弟们从军营里学的臭毛病!每每兴致到了就找人打一顿,既发泄了情绪,又锻炼了武力,简直是一举多得。

这场打斗不出萧寒的意外,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年纪尚轻的愣子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没比划几下就被摁在了地上暴揍。

小东看不过上去帮忙,也很快就被扔了出去,然后甲一他们不愿意了,一他们跟着萧寒出去的时候,小东愣子那可都是自己人!

于是乎,刚刚还洋洋得意的汉子们在甲一四兄弟面前,很快就变成了横七竖八的死狗……

打完收工,喘息半天的猪头愣子爬起来坐在火堆前。

那个刚刚揍了他,又被甲一揍的人也正好也费力的坐在他对面,俩人相视一眼,齐齐别过脑袋,发出一声冷哼……

不用担心这里人会记仇,几杯酒下去,这俩又好的跟亲兄弟一样,至于身上的伤。

嗨!男人没点伤痕,那还能叫男人?

或许,这就是大唐的崇武精神,也正是因为有这种精神,才会在群雄割据中杀出一个煌煌帝国!才能再一次实现凡江河所致,日月所照,皆为汉土的强国之路。

至于萧寒的文明礼貌,在这个乱世是站不住脚的。

随着时间流逝,喧闹的夜逐渐变得寂冷下来,月色如水,照在萧寒这里,也照在千里之外的安邑。

安邑是一座普通的西北小城,普通到绝大多数人都不知到它的存在。

不过今天之后,它却将在史书上被浓墨重重的记上一笔!

宋金刚手下大将尉迟恭率军途径此地,被早就埋伏好的李世民率三千骑兵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尉迟恭的部将在一瞬间就打散打垮,只剩下他和寻相俩人落荒而逃!

夜色漫漫,寻相早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尉迟恭不敢停留丝毫,拼命地伏在马背上往北逃窜!因为他的背后正有一黑甲小将紧追不止!

尉迟恭对自己的武艺相当自负,当然,他也有自负的资本。在之前的战斗中,所遇到的敌将无人能在他手里走出三合。

只是这种自傲在遇见李世民后,立刻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天知道他那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猛将?

想起上一次,那个黑脸络腮胡子的混蛋一边装疯卖傻,一边抽冷子放阴招,差点就让自己吃大亏!

而这次这个小将,年纪轻轻,一身的武艺更是不在自己之下!如果一旦被他缠上,等其他唐将一到,自己插翅都难飞!

想到这里,尉迟恭又狠狠一夹马肚,凭借着对地形的熟络,向着北方疯狂逃窜而去。

罗士信虽然勇猛无匹,但是在夜里追一个对地形很了解的敌将也是困难的。

黑暗中,几个周转下来,尉迟恭已经跑的就剩下马蹄声了,罗士信无奈,也只能停下追逐,朝后归去。

等到罗士信回到安邑,战斗已经彻底结束。

大胜的*此时正忙着收拢战俘,和寻找跑失的战马。而李世民和程咬金几人,正在中军大帐看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毫无风度的捧着饭碗胡吃海喝,往日那锃光瓦亮的光头上全都是大包和红肿,一看就是受了不少虐待!

“刘鸿基?刘兄?”罗士信走进大帐,还没来得及禀报尉迟恭逃走的消息,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极具代表性的光头!不禁惊讶的叫了一声。

刘鸿基眼泪汪汪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一张大嘴里还塞满了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