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病重
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没问题了!

萧寒长出一口气,只觉刚刚还刺痒难耐,现在却立刻就舒缓了下来。

朝着长孙无忌“嘿嘿”干笑两声,一转眼,又发现吕管家手里还提着个食盒。

萧寒这肚子马上就叫了起来,反正这俩人也不是外人,伸手一把抢过食盒,直接盘坐在床上便迫不及待的将食盒打开。

萧家的美食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盛,在秦岭吃了这么久的烤肉,突然吃上可口美味的佳肴,萧寒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想想让一个吃货,每天吃三顿的烤干肉!调料只有一点点盐,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拳头大小的油炸肉丸子,萧寒一口下去差点吞掉一半!

鸡腿?啃一口!萝卜?这是好东西!自己有多久没吃点青菜了?这配上黄豆磨的酱料,嘎嘣脆!

满满一食盒的东西眨眼间就下去了大半!看的长孙无忌都有些直眼!倒是一旁的吕管家又开始抹眼泪。

侯爷这是在外面吃了多大的苦?咱以后就算不出去了,也不能去遭那个罪。

一盏茶过后,食盒里已经是一片狼藉!里面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进了肚子,意犹未尽的盖上食盒的孩子,萧寒美美的吮了吮手指,这才打了一个饱嗝。

“嗝~见笑了!也不知道怎么这么饿,跟几天没吃饭一样!”一推面前的食盒,无意中瞅见地上的两双鞋,直到这时,萧寒才想起旁边还有人!小心的抬头一看,长孙无忌的眼睛已经瞪得滴流圆,跟牛眼差不了多少。

长孙无忌确实是被萧寒的饭量惊着了!啧啧称奇之后,这才道,“呵呵,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吃!不过也对,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多吃点也算正常!”

“那是…那是……什么?!”

萧寒一开始还在不好意思的陪笑,可是这心里突然觉得长孙无忌的话有些不对,等想明白有什么不对,这声音立刻拔高了七八度:“你是说我这睡了一天一夜?!”

吕管家闻言,在一旁抹着泪点头:“侯爷,长孙大人说的不错,这都是第二天晨时了,你在这里已经睡了快十二个时辰了!”

“第二天的晨时?我滴妈,我怎么这么能睡?”萧寒闻言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他这一直以为才过几个小时罢了,没想到这都睡了一个圈了!

眼睛无意识的看向窗外,萧寒感觉自己都接受不了这原地倒时差的事情!等他瞥见长孙无忌,突然心中一动,奇怪的问:“哎,不对!晨时长孙大人你应该在上朝吧,怎么能跑这里来了?你们俩是不是在合伙蒙我?”

“谁有那闲心蒙你?”长孙无忌颇感无奈的苦笑一声,然后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前,对萧寒说:“至于我怎么在这里,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

萧寒听了这话后只觉越发奇怪:“什么叫因为我?就算是过了一天吧!那我也就是在这好好睡觉,还能闯什么祸?难道我昨晚梦游,去把某个宫女……”

好吧,只要看长孙无忌和吕管家惊诧的眼神,萧寒就知道自己想错了!

也对,要是自己真那么干了,刚刚吃的就该是断头饭了!李渊才不会管自己是真梦游假梦游……

面对如此不着调的萧寒,长孙无忌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颇有些无奈的对他说:“哎,这些话别乱说,放心被别人听见!而且我在这里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就是今天早朝襄城候的儿子前来告御状,在大殿上哭诉说你把他爸打的牙都掉了一半!以后只能喝稀粥过日子了,要皇上给他做主!皇上不胜其烦,这就派我来看看你醒了没有!”

“啥?就他那傻儿子还敢告我状?”

萧寒听到这里,心里立刻又毛了,差点当场跳起来!

不过等看见长孙无忌那略带狡狯的眼神,他心中却又是一动,慢腾斯礼的重新坐了回去。

“告就告呗,谁打的他,我不记得了!我在山里伤了脑袋,不记得昨天发生啥了!”经过在山林里的一个多月,萧寒觉得自己变化了不少,像这么无耻的话他也是张口就来。

面对着面前泼皮一样的萧寒,那长孙无忌不但没有不喜,反而鼓掌大笑:

“哈哈哈哈……果然有意思!我以为你能跟昨天一样,直接冲出去再把襄城候的儿子打一顿!没想到你能忍得住!”

被长孙无忌夸了,萧寒立刻得意的一乐:“昨天咱那是年轻气盛!今天咱就不揍他儿子了,免得被人说以大欺小!我说长孙大人,皇上他老人家什么意思?不会要罚我吧……”

这话说的前面还得意洋洋,到可后面,萧寒却突然有些底气不足。

昨天他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大打出手,现在想想,也是有些后怕!万一皇帝觉得自己不给他面子,要修理修理自己该咋办?

长孙无忌看萧寒那一张突然变得很担心的脸忍俊不禁:“你啊你,就是滑头一个!不过放心,陛下他还是偏袒你!走,跟我去给人家当面道个歉,这事八成就算结束了。”

“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你就当我没醒!”

萧寒一听要道歉,立刻就仰倒在床上装死,打了都打了,还假惺惺的道歉?不够丢份保险的!

长孙无忌心里可能早就猜到是这结果,瞥了萧寒几眼,也就不再多提,改口对他说道:

“算了,不去就不去吧!哦,还有!昨天皇上问了任青你们回来的经过,也是唏嘘不已!赏了那些人一些东西,又让人去秦岭把秦王和柴绍他们都叫了回来,估计过不了几天人就到了。”

“行,我知道了!这次欠下的人情可算是大了,连还都还不起!”萧寒听长孙无忌说完,依旧躺在床上含糊的回答。

想想自出事以来,那帮兄弟就在秦岭日夜寻找,萧寒就感觉心窝里暖暖的,特别满足。

在这里,有忠诚无二的家里人!有肝胆相照的兄弟!有关爱自己的长辈!怎么看,自己混的都很值!

“还有一个事情……”

说完小李子他们,长孙无忌突然就跟想起什么一般,声音变了一下,脸上更是出现一丝犹豫。

萧寒心里没把长孙无忌的话当一回事,依旧懒懒的躺在床上道:“什么事?咱之间有什么话直说就行!”

“那我就直说了!”长孙无忌略带忧色的看了萧寒一眼,随后才低声道:“我听说,薛收的妹妹,薛盼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