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六一零章 气死人不偿命
黄佑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两边的大臣都忙不迭的让开道路,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

毕竟快过年了,大家也好欢乐一下了嘛。

萧寒现在原地握紧了勿板,心里莫名的有些兴奋!

刚寻思这第一天自己的勿板就要排上用场!却不料那急冲而来的黄佑突然身形一晃,紧接着整个人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随后更是两眼一白,直接不省人事……

“哎,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看着点!你看看,摔着了吧……造孽呦~”

用蒲扇般大小的巴掌捂着脸,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刘弘基仿佛不忍心看那倒在自己身边的黄佑!说话的口气更是无辜的跟个圣人一样!

……如果…他能把自己那条大腿再收回来一点点的话……

谁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就连萧寒都愣住了!

偌大的朝堂上,无数大臣的眼珠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一个个愕然的看看黄佑,再看看萧寒,最后再看向刘弘基,寂静的像是在演一部默剧一般。

“陛下,臣弹劾黄佑殿前失仪!而且企图当众殴打朝廷命官!”

终于,一道愤愤的声音打破了此时的平静!

呆愣的大臣循声看过去,却是萧寒一副比刚刚的黄佑还要理直气壮的模样在向李渊极力控诉……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

可能是被萧寒的声音唤醒,最看重礼仪的礼部员外郎辛益这时终于反应过来!

哆嗦着手指向萧寒,辛益开口怒道:“萧寒…你这是把堂堂国朝当做儿戏!仅仅上朝三次,就已经打晕了三人,你这是想要将朝堂变成演武堂么?我大唐礼仪何在?威严何在!”

“哎,这位老大人!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今天可就是老老实实站在这里,连还手都不敢,他自己摔倒的,怨得了谁?”

萧寒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

这位看起来是要拉偏架啊!刚刚黄佑要打自己的时候没看他出来说话,现在黄佑吃亏了,他就急忙急火的跳出来了?

不过,辛益却不听萧寒的狡辩,怒指着地上口水长流的黄佑道:“那也是你故意先拿话语激他,否则文弱书生的他又怎么会蒙蔽心智,一心想要动手?”

“那你怎么不说他先诽谤我?!”萧寒对辛益的话一点都不感冒,甚至还有一些反感!

刚刚这话,就跟在学校里老师说的:你不惹他,他怎么会打你一样一样的

对于这样的人,萧寒只想对他说:来来来,把脸伸过来,老子给你一巴掌!让你知道没有理由也能挨揍!

话说辛益,今年也已经六旬出头,看着这个比自己重孙子还要小的家伙,竟然如此顶撞自己,这心里的怒气顿时越演越烈,指着萧寒就道:“你…强词夺理!黄佑所说哪点错了?那日你飞马过市,踏伤撞倒人无数!满长安的人都看到了!你还想狡辩隐瞒?!”

“嗬…这位大人!咱说话可不能空口白牙张口就咬!飞奔过市这我认!不过那时是救人如救火,半点耽误不得!至于你说的踏伤撞倒?敢问我是踏伤你家人了,还是撞倒你家亲戚了?可有苦主控诉?”

萧寒对辛益的质问丝毫不惧!反而还义正言辞的反问了回去,直把辛益问的有些目瞪口呆。

苦主?他是礼部的,怎么可能管得了这事?再说了,一开始咱们不是讲礼仪规矩么?什么时候又被他带偏到苦主断案上来了?

不过此时的辛益已经完全昏了头脑,那里还能想到这些?

看着得意洋洋的萧寒,辛益努力深吸一口气,这便颤颤巍巍的回身,对着龙椅上托着下巴看戏的李渊深深一礼:

“圣上!此子牙尖嘴利,颠倒黑白!臣在此恳请皇上宣长安县令,万年县令来与此子当朝对质!”

“这个……”

今天自上朝以来就一个字没说的李渊看看堂下斗鸡一般的两人,突然苦笑一声,摇头道:“辛大人,这对质朕看就不必了!就在前两日,长安,万年两县的县令都上报说是染了风寒,此刻都在家修养,哪怕是想来,也来不了。”

“两人都染了风寒?”辛益听到这话,立刻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要不怎么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就现在病?

“那长安的大小诸事由谁负责?如此大的事情,岂能连个上报喊冤之人都没有。”人群里,有人替辛益问出了他最想问的事情。

文官排首位置,一直从容淡定的萧禹闻言往出声处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呆立在原地的辛益,叹了一口气出列回答道:“长安两县一应事物现在由衙门主簿分管,不过在这两日上奏的奏章里,全是诸事太平!并无任何异样。”

萧禹这话,并不是有意向着萧寒说的,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作为对萧寒颇有好感之人,他本来也担心会有人来拿此事弹劾萧寒,所以格外留意了两县的奏章。

可是没想到,这两县却奇迹般的对此事丝毫不提,像是根本没发生朱雀街这回事一样!

萧禹这话一出,所有大臣再一次怔住了,他们绝对不怀疑萧禹话的真假!一直以来都是中正宽厚的萧禹要是能说假话,那才是白日里见了鬼!

“怎么会?就连鸣冤之人也没有?”辛益呆呆的看着萧禹,直看到他缓缓摇头后,自己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灰白。

或许,这里面,只有长孙无忌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得益于后世小民告御状之类的戏剧洗礼,萧寒在薛盼病情稳定后,立刻就让吕管家去那日受伤的几户人家探望!一是对受了无妄之灾的人表达歉意,二就是预防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说起来,那天在朱雀街来回三趟,萧寒确实是无意中弄伤了几个人!不过不是被马撞的,而是在躲避飞马时拥挤踩踏时受伤的。

这事,说与萧寒没关系那是扯淡,但是要说全怪萧寒,又有些不合乎情理。

所以吕管家亲自登门奉上药材和赔偿金之后,那几个怨声载道的伤者立刻就闭了嘴。

毕竟现在的人不比后世,还是非常质朴的!没有人好意思狮子大开口,只是看见堂堂侯府大管家亲自登门,还带着价值不菲的礼物。

这别说去上告了,一个个恨不得受伤再重一点,也好拿东西拿的心安理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