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648章 初二的朱雀街
“拥有了土地,就是拥有财富,这点确实没错!”唐俭又喝了一口茶,抬头看着萧寒慢慢说道,不过很快,他便话锋一转:

“但是!对于突厥可汗来说,这样做无疑是不划算的!因为这些土地上的财富,将不只属于他一人!”

“啊?”萧寒讶然,眼神里全是疑惑:“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糊涂……”

唐俭笑了笑,用手指轻敲了敲桌子对萧寒说:“或许是我说的有些笼统,不过首先有一点你要清楚!突厥它们并不是跟我们一样,是一个整体!

因为草原的地形习俗不同,他们突厥内部,是由很多很多的部落共同组成!而他们的可汗,也就是阿史那王族,对其他族姓的掌控也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牢靠!

让他们南下侵占我们的土地,劫掠我们的财富,突厥可汗确实能做到!因为这对所有的突厥人都有莫大的吸引力!但是要想将他们抢的东西全收上去,怕是处罗可汗复活,也绝不可能!”

“哦~所以,你们就劝说那个使者,说要把这些财宝跟交租子一样,全部上供给颉利可汗,让他坐收其成就行?!”

萧寒听到这,脑海里总算是恍然大悟!狠拍了一下大腿,将唐俭剩下的话抢先讲了出来!

对啊!是他一开始脑子就掉进了误区!

要知道这世界上,成吉思汗只有一个!并不是所有骑马的草原人都能跟他一样:我看到,我就要征服!

对于现在的突厥可汗来说,安稳的享受,似乎比劳累的征战更有吸引力!

中原的财富对他来说,就跟一张诱人的大饼没什么两样!

只是看你是要联合别人一起去抢过来,分得其中的一块好?

还是让人家乖乖送过来,全部将其吞下好?

不用想,贪婪的突厥可汗一定会选择后者!毕竟即不需要劳师动众,又能独自享用数不尽的财宝!这对贪图享受的他来说,何乐而不为!?

而这边,唐俭看着萧寒越来越亮的眼睛,不觉老怀大慰。

果然,孺子可教也!

“这么说,咱们不用面对突厥的五十万大军了?”

兴奋的在地上转了一个圈,喃喃自语的萧寒突然想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顿时就跟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一般:“不对啊,咱们国库不是都能饿死老鼠么?咱拿什么来填饱那群饿狼的肚子?”

“你…简直要活活笨死啊!财物什么的咱们是没有,可别人有啊!东边的王世充,辅公佑,李子通!他们占据了最繁华的地方,咱们可以去拿啊!”

“去拿?可是…人家能给咱?”

萧寒睁大了眼睛,弱弱的问了一句。

他总感觉自己今天的脑子似乎有些追不上唐俭的想法!就这么去要?空口白牙人家就给?那岂不是比突厥还傻?

“你……”

被萧寒的话一气,唐俭两眼一翻,差点当场晕过去,好不容易灌了几杯茶,这才算是缓过劲来。

“竖子不足以为谋!也罢!今日老夫前来,就是明白告诉你,好生准备准备!等年后再次随军东进!”

气鼓鼓的丢下这句话,唐俭连看萧寒一眼都懒得再看,自顾自推门离去,留下萧寒在书房里独自发呆。

“随军东进?东进?洛阳!王世充,窦建德?难道说这一天,这么快就要来了?”

脑海里想着历史上决定大唐兴衰的最后一战,萧寒激动的浑身都震颤起来,这是大唐扫平天下的最后一战!自己,也将在这个历史上占尽笔墨的事件上,留下一抹淡淡的影子。

此时屋外,小东小心的趴在门框上看着里面发癔症的萧寒,心中暗暗纳闷:最近侯爷不是很少这样?怎么今天又犯病了?

好在萧寒这次并没有陷进去太久,很快,他就被从门外刮进来的冷风吹醒。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反正本来自己也打算参与进去,以后的事,听天由命吧!最多自己一直跟着程咬金后面,反正这货从来都是福星高照,咱也沾沾光!

想清楚这一点,萧寒的心情也彻底的放松下来,打了一个喷嚏,转头看到门外还在扮呆头鹅的小东,立刻气不打一处来。

“滚进来把门关上!这么冷的天,想冻死老子?”

“啊?哦!”

小东被萧寒冷不丁的一喝有些发一愣,等反应过来,这才赶紧溜进屋里,点头哈腰的道:“侯爷,您今天不说要去薛小姐家么?都快晌午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去薛盼家?我去!差点忘了!走走走,赶紧的!”

被小东这么一提醒,本来还要教育教育他的萧寒顿时想起确实有这么一茬子事,懊恼的拍了拍脑袋,也顾不上天冷了,拽着小东就往外走。

过年时节的长安是热闹的,尤其今天是初二,正到走亲戚访友的时候!

那宽阔无比的朱雀街上人流如织,车马如龙!竟然也有了后世堵车的迹象。

萧寒坐着马车从坊市里一出来,就开始随着人流艰难前行,在他后面,紧跟着小迹拉的板车,上面是摞的高高的礼品,这女婿去丈母娘家,礼物少了也拿不出手……

“这啥时候能到啊!”

马车在走了几步后,又一次停住了!

萧寒在车厢里坐不住,跑出来站在车辕上往远处看去。

好家伙,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谁说这年代人少?来来来,过来躺地下试试,一阵给你踩成相片!

车走不动了,这时间也没交通警察,更没有靠右行驶的规矩!所以一旦堵死来,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开的!

此时堵在萧寒马车对面的是一辆驴车,车上的老汉看萧寒的车厢装扮,就知道对面人的身份不一般,不过现在前后左右都已经被塞的严严实实,就是想退,也没地退去。

老汉紧张的头上直冒汗,没注意到他那拉车的驴却对萧寒的马起了兴趣。

在街上,一马一驴大眼瞪小眼瞅了半天,驴子终于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比它要高出一个头的骏马……

“嘶……”

“昂……昂……”

马嘶和驴叫声顿时响彻了半条朱雀街,萧寒还没防备,这马跟驴子就打了起来!你一脚,我一蹄子踹的不亦乐乎……

“吁……别踢!哎呀,那老头看住你的驴!”

“小兄弟,我也想看住它,可是这驴脾气……”

“嗷……老子今天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就挨了一蹄子,褡裢里的鸡蛋全碎了,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