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723章 为了饭食而努力
“恢复之前的饭食?”萧寒蔑视的看了一眼心虚的铁牛,哼哼两声道:“那老子前两天说的话还算不算数了?你们这几天吹的牛当不当真了?大丈夫一个吐沫一个钉!我还没打算把脸丢在地上乱踩!”
“那…那侯爷您说个章程,我们为你马首是瞻!”
一听到萧寒不打算改变伙食,那个最胖的都尉当先舒了一口气,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表态!
能做到都尉,他也不是傻子!今天萧寒找他们,绝对不是单纯的诉苦或者是闲的无聊!要是这位年轻的军需官没有计划,那他这一身二百多斤的肥肉就算白长了,还不如拿去熬油!
听到胖都尉说出这话,萧寒终于笑着点点头,看他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
“事情嘛,其实也很好解决!”萧寒摸着下巴道:“人一天能吃多少东西,那是有定数的!就算再好吃,也不可能无节制的吃下去!还有,人只要多吃一口菜,就会少吃一口粮!多吃一口肉,也能少吃两口粮!
所以我想,从明天起,各位就从自己的队伍里选出一些人来,扎营的时候别人忙着扎营,他们就组成小队去找些野食!
现在是春天,能吃的东西很多,味道也不差,关键是借此机会改善了伙食,调理了身体,等日后上战场,也能多立些功勋!”
萧寒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开始为面前这几个都尉描绘出一副军民大生产的激动画面。
没法子,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不好直接指使那些丘八,唯有通过眼前这些人,才能在附和规矩的情况下,弄到足够的人手。
而现在这十来个都尉听萧寒说完话,再在心里一思索,都感觉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它们之前攻伐中,粮草跟不上,又没地“借粮“……
自己亲自去挖野菜吃的事又不是没干过,现在除了人数多了一点以外,好像也算不得什么事情!
眼看着身边几个同伙都在点头,多长了一个心眼的铁牛鼓着勇气最后问道:“侯爷,俺就想问一句,这事儿,将主秦王他知情么?”
“他?”
萧寒闻言一愣,继而回想一下这两天吃饭吃的津津有味的小李子,于是便很坚定的点点头!这家伙明明知道会缺粮,还吃的那么心安理得,没理由不让自己多找些吃食填补空缺!
“那就干了!自己的饭食,自己再不出力,那就活该饿着!”
看着萧寒点头,铁牛终于重重一锤手掌,算是把这件事最终定了下来!
不就出几个人么,大家轮着来就是了!找点野菜吃食,累不死人,这怎么比砍人要轻松的多吧?
萧寒看了几人一眼,见都是点头答应,立刻喜笑颜开的拍拍手道:“好,那这事就先这么定了!其实拢共也就七八天的样子,等我们与其他军汇合,自然就没有饿肚子的担忧!”
“哈哈哈……希望那个时候,咱们吃的也是现在的饭食!”
见大事已定,胖都尉立刻乐呵呵的跟上一句,不过很快就召开一堆白眼。
“吃吃吃,就知道吃,都快肥的可以杀肉了,还忘不了吃!”有人小声骂到。
“谁?谁说的!有种的站出来,胖爷干不死他!”胖都尉被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要不是一身肥肉拽着,现在估计都跳天上去了!
“谁?谁说话来?没听见啊?”
“就是,就是!刚刚哪有人说话?”
看着这一群嘻嘻哈哈的都尉,萧寒的心也跟着放松下来,笑闹几句,便打发各自离去,只是他自己经过柴绍他们营帐的时候,腰板不自觉的挺直了几分。
匆匆一夜过去。
第二天,在萧寒的“大力劝诫下”,大军又恢复了日行五十里的标准行军速度。
如此一来,等五十里路走完,时间要比昨天还早上半个多时辰。
选址,驻营,军伍又重复着昨天的流程。
当然,与昨日不同的是,今天的每一府中,都有百十个汉子走出军营,他们即将上山下水,为了兄弟们的肚皮奋斗!
四五月的时间,正是春意向荣的时节。
靠近军营的矮山上,有数不清的槐花开的正好,远远看去,白色的花海如同繁星一般,煞是好看,风一吹,就连营地里的空气,都充斥着一股子槐花特有的甜香!
不过,这一山美丽的槐花很可怜,因为靠近军营,那就注定它们活不到明天早上……
从军中出来的一群汉子,野猪一般冲到了山上,看着一树的槐花脸都笑开了花。
别人家弄槐花,都是拿个小钩子一点一点勾,可是这群汉子却直接抽出横刀,几下就将碗口粗细的槐树砍断!随后立刻就有人催动战马,拖着砍下来的树一路跑回了军营!
槐树是个好东西啊!树干可以做营地栏杆,树枝可以烧火,更绝的是槐树花!
只要拿开水烫了,活上面在大锅里一烙,再出来就是香气四溢的槐花饼,其中美味,只要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当然,数百个军卒上山可不能光砍槐花。
山上的苦菜、白蒿、野菊花、蒲公英正是季节!这些可都是真正有营养哦好东西,要是放在后世,想吃都吃不着!
而且,古语还有云,搂草打兔子,两不耽误!
在弄各种野菜的时候,一些不长眼的野味自然也是军卒的目标。
大唐如今的自然环境实在是太好!
兔子,野鸡,松树,甚至于胳膊粗细的蛇,那都不是什么稀罕物!如此一来,如果哪个军卒下山不带点野味,都要叫人笑话!
作为大生产运动的发起者,萧寒此时却不在山上。
他如今,正跟百十号汉子围在渭河边上,看着孙二狗咬着一条长长的绳子,奋力的朝河对岸游去。
渭河很大,但是却不深,混浊的水流到这里更是平缓无比!否则,杨广也不会重新开一条人工渠来代替它连接长安跟潼关,它本来就不适合行船!
“好了!终于到了!”奋力的游到了河对岸,孙二狗手脚并用的爬到岸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寻了一棵最粗壮的柳树把他带来的绳子系紧!
等这一切都做完,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
春末夏初的河水还是有些凉,他即使水性很好,游过来也损耗了大量的体力,要不是这两天吃得很饱,身体不错,今天怕是游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