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我是袁术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谨慎
    在阴暗处呆久了就会觉得阳光刺眼,阴谋诡计用多了就会失去勇猛果敢之心,世家们如今就是这般。

    袁术需要的不是一群在暗中操控一切却始终站不上台面的老鼠,而是一群能以汉人身份堂堂正正横扫天下掌控诸国的雄狮。

    由下及上的改变一个国家太过漫长艰难了,世家有这个耐心袁术可没有。必须要以强力手段尽快的将各国都纳入汉人的掌控之中。否则迟则生变,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意外。袁术信任的只有自己,他还是想在有生之年彻底稳固自己建立的秩序。

    “朕虽然明白盛极而衰的道理,也知道天下没有不灭的王朝。但是朕还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更多的领土被纳入我汉人的脚下,这天下终以我汉人为尊!”袁术眼中饱含着坚定,沉声道。

    “陛下英明神武,臣等拜服。此次兖州之事既已发生,臣等也就不再相劝。但还请陛下日后要把握好尺度,这种事可一不可再,陛下可莫忘秦之教训。太过操之过急,最终只能是自我灭亡。”田丰听到袁术这般豪言壮语,心中同样升起万丈豪情。但是他立刻将之压下,反而给袁术泼冷水直谏道。

    正准备站出来出声赞扬附和的郭嘉等人听闻此言,目露敬佩的看了田丰一眼,暗暗地竖起了大拇指,随后默默的退了回去。

    真不愧是元皓啊!这种情况下你都能说出这话?这脾气果然是又臭又硬,也就是自家陛下心态好,若是换了一些心胸狭窄的主公(比如说袁绍),你这下半辈子就可以在牢中度过了。

    刚刚放完王霸之气,正在自我陶醉中、准备迎接群臣的赞赏的袁术等来的却是田丰这番话,心态顿时炸裂。但是出声的却又是田丰这货,袁术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

    强忍住尴尬的气氛,袁术默默缩回了展开的双臂,低下头,目光之中满是幽怨的看着田丰:“元皓,这种时候,咱能说点好听的不!拿朕的大楚和当年的秦朝相比,你还真是敢说啊!”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身为陛下之谋士,自然应当直言不讳。听不听是陛下的事,但说与不说却是臣的职责了,还望陛下海涵。若是确有陛下认为不妥之处,请陛下指正。如陛下真的不希望臣直谏,那就请陛下将臣的话忽略吧。”田丰依然横着那张面无表情的棺材脸,一副滚刀肉的样子,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在场众文武闻言,嘴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皆是钦佩的看着田丰,心中道:“元皓果然是真汉子!这天下能这么和袁术说话还把袁术气成这样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又一次被田丰怼,坐于高座的袁术脸一会青一会白的,胸口都隐隐作痛、像是要炸开一样。袁术深吸了一口气,极为无力的趁着田丰低头稽首狠狠地瞪了他两眼借以发泄,随后颇有些不情不愿的说道:“元皓这是哪里话,你乃朕之肱骨,朕怎么会嫌弃你呢?你这般提醒却是如同洪钟大吕一般,令朕振聋发聩。日后也要如此,时刻提醒朕,不要在意其他。”

    这话虽然说的不甚情愿,但确实出自袁术的真心。人无完人,袁术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见识和目光,但在人心把控、大局观等方面还是远比不田丰这些顶尖谋士的。许多计策政策的实施往往都是袁术开个头,阐述一下大概,由田丰等人根据实际情况将具体内容补足。没办法,若不是有着后世的见识袁术的真实内政能力若是数字化怕是连四十都没有。你不能指望一个现代宅男和一个喜欢游侠之其的世家二代有多么出色的内政能力。

    袁术想要做明君,身边不仅需要能臣,也需要田丰这等直臣,在自己头脑发热之时给自己以当头棒喝。

    当然,这种直臣袁术也不想要多,田丰这么一个就已经足够了,再多的话,袁术觉得自己恐怕活不了几年就得要被气死。

    他如今算是明白为什么历史上那么多的直臣都没有好下场了,这类人气人能力太强了,一般人谁受得了啊!而且受气的还是身份最尊贵、最重面子的天子,这下场能好嘛!

    “陛下此言,臣铭感五内!”听到袁术这话,田丰跪倒在地感激道。袁术基本从不出虚言,虽然语气有些不对,但是能说出这话,足见袁术对他的看重和爱护。这让田丰感激之余,再一次坚定了自己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信念。

    袁术看见田丰那坚毅的目光,立刻猜到了其心中所想,眼角一抽,隐隐有些头皮发麻。自作孽不可活啊!遇到田丰这样的臣子,还真是幸运而又不幸。

    “元皓所言不错,是朕有些操之过急了。昔日秦二世而亡的教训在前,朕可不能犯同样的错误。路要一步一步走,贵霜与西域之事暂且放下,孔明和孝直他们自己能处理好。眼下,我们还是先将精力放在国内。”袁术道。

    “刘备自败,兖州如今已是一片混乱,陛下还宜尽快派兵将之拿下,迟则生变。”

    “袁本初现在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吧,他没出兵?”袁术忽的问道。

    “袁本初还不算太傻,他能看得清现在的局面。多一个兖州对于袁本初而言完全是拖累,他忍住了没有出兵。”郭嘉道。

    “难得,袁本初这么心高气傲的人竟然也能做出这种隐忍之事。”袁术嘴角轻笑:“看来朕给其的压力不小啊!”

    “陛下一步步的压着局势走到今天,不过十余年便占据了大半天下,袁本初自然能够看到这其中之恐怖。如今,距离天下再度一统只差一战,袁本初现在要是还不清醒,怕是连一丝机会都没了。”郭嘉微笑道。

    “但越是这个时候,我等越是要小心冷静。距离成功最近之时,往往也是最危险之时,切不可狂妄自大。一旦有所疏忽松懈,只怕会功亏一篑。袁本初毕竟是一代人杰,他绝不会束手待毙,能与我军决战,其定然有一些把握和手段,陛下不要忘了上次青州之关羽。”能在此时说出这种话的,自然只有田丰。

    袁术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汉末三大战役,哪个不是在极度优势之下输得?官渡之战的袁绍、赤壁之战的曹操、夷陵之战的刘备,哪一个不是占尽优势、信心满满结果却大败而归,这些可都是前车之鉴。

    袁术自身本就是个冷静(猥琐)的人,深谙苟之奥义,凡事总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靠着后世的见识和先知先觉的优势之下,依然一步一步的稳稳走到今天,自然会更加慎重这最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