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第178章 白发人送黑发人
    宁次考虑局势,脸颊血管充血,他能看到天天身后的手弩具体位置,能看到远处的小李…

    他想一个八卦空掌打碎手弩,可惜手弩被天天和鸣人挡住了。

    “如果是和日向家的恩怨,你可以把天天放了,我跟你走。”宁次冷静道。

    宁次不知道鸣人说的真假,不论真假,他都不希望自己的家事卷到天天这个外人。

    大舅哥,我喜欢的是你妹妹,你跟我走有个屁用。

    从兜里掏出个带小铃铛的怀表,拧了两下,把怀表时间调到和播放器同步倒计时后挂在脖子上:“少废话,我先取你首级!”

    剧情编的太跑偏,他编不下去了,只能选择打了。

    “受死吧,日向宁次!”接着帅气地一甩长刀,跳起来怒吼道:“万事屋坂田银时,参上!”

    看着很帅,很装逼。

    这种没什么危险的打斗不装个逼那还是人么。

    打斗鸣人会控制力度,只要自己不砍掉宁次脑袋,宁次就没生命危险。

    就算一时手误给大舅哥来个腰斩或者捅心,鸣人都可以在十秒内拉过来香磷,纲手和静音,坐下来当着宁次面一边打牌一边商量怎么给他接回去。

    自己就更没有危险了,大不了就是被打出真身玩蹦了郁闷而已。

    宁次不知道鸣人为什么跳起来,但他知道这是个好时机,手中积蓄的查克拉打出。

    八卦·空掌。

    这招鸣人认识,风属性查克拉灌注刀内,大量的查克拉为刀附加了一层白中带红的刀芒。

    查克拉属性变化全忍界都知道,不会暴露身份。

    挥刀凭感觉切开看不见的八卦空掌查克拉团,被切开的查克拉团从身体两边擦过。

    落地后,左腿一蹬,砂地受不住力被蹬的炸开,而鸣人,已如离弦之箭般冲向宁次。

    【好快】心里暗道一声,宁次掏出苦无抵挡。

    此人速度竟然还在小李之上。

    鸣人速度本来就不比小李慢,而且他今天还加了鸣狐混合油,速度快是必然的。

    “叮。”

    苦无被刀插入半分。

    眼看鸣人继续用力就要切断苦无,宁次连忙为苦无加注查克拉。

    不过苦无材质普通,能导入的查克拉不多,加上查克拉质量不如鸣人,苦无还是被一点点切断。

    “呲…”

    武器切割的声音很刺耳,却不如鸣人的声音刺耳:“看看表,你还剩多少时间~”

    说着,他还挺胸晃动了一下怀表,铃铛的叮当声很动听。

    这也是鸣人的套路,白眼的观察能力很高,带个倒计时的表让宁次看,能给他施加压力。

    没有压力哪有动力。

    宁次确实听到了,但这铃铛声和播放器的歌声在他听来不亚于催命曲。

    他能看到怀表上的时间,和播放器上显示的剩余循环次数,两种倒计时无时无刻都在压迫着他的神经。

    哪怕提醒自己这些要忽略这些,可他还是忍不住去看。

    因为这关乎天天的性命。

    “要断了,要断了。”鸣人看着苦无上越来越大的破口表情夸张地说道。

    他能看到,宁次自然也能,在苦无被切断之前,宁次果断丢弃,后撤躲过鸣人重重的一个下劈。

    他退,鸣人进,双手握刀横斩向宁次腰部。

    “叮叮叮…”

    刀和苦无不断碰撞。

    鸣人的刀术大开大合,突出一个以力破巧,每次攻击都势如破竹般切断宁次的苦无,刀风凌厉,让宁次难以招架。

    说白了就是毫无章法,全凭劲大,速度快到宁次的身体跟不上反应。

    宁次现在对鸣人之前说的调查日向家信服了几分。

    这人对日向的攻击和防御模式太了解了,没有多年的观察和研究是不可能这么熟悉的。

    全程观战的天天:“呜呜呜…”

    我即使被下药,被绑在石柱上,也要在墙头,用这被堵住的嘴吐槽:

    你这十年练的不是刀术,是棍法吧!

    哪有你这么用刀的啊。

    她多年练习忍具,其中也包括到,天天也算个刀法小有成就的人。

    所以用她专业的眼光来看,鸣人这刀使得跟拿着烧火棍乱劈一个样。

    天天很关心队友,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她心里压力很大,然而…她就是压制不住自己的吐槽之魂。

    一个心爱之人死了都用悲伤语气吐槽的人,在自己生命有危险时,还是选择了吐槽。

    所以说,木叶这个村,它是真没有一个正常人。

    因为建立村子的人,他就不是个正常人。

    包括他死后,接替他位置的那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二代火影,他也不是个正常人。

    剩下的三代,四代,五代,那就更不用说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造成的结果就是整个木叶火影一系的人都有问题。

    “叮叮叮…”

    鸣人全程压制着大舅哥,不断消耗他的苦无。

    同时,他也在更新着自己的体术单位。

    不到一分钟时间,两人交手二十几个回合,鸣人已经看出宁次的体术实力了,同时,他也给自己现在的鸣狐混合查克拉状态给出了估算区间。

    2.5到2.8宁。

    如果全用自己的查克拉,自己的体术实力应该是1.7到2宁。

    这已经可以了,他训练,人家宁次也在训练啊,宁次还有人指点呢。

    能有这种差距,全靠身体特殊,锻炼力度相差较大,和一排给力的外挂。

    “呲…”

    最后一根苦无被切断,宁次偏头收肩躲过切割能力超绝的一刀。

    接着迅速低头,一道寒光闪过,带走了他几根头发。

    这一刀,本是砍向脖子的。

    鸣人主攻,宁次主守。

    战斗节奏全在鸣人这边。

    一刀划破宁次肩膀衣服,看着不断闪避的大舅哥,鸣人嘲讽道:“你这是在起舞么。”

    先把能装的都装了,让那些大佬们无逼可装。

    宁次也不想闪避,他也想攻击,可是对方压制太厉害了。

    不像忍术和幻术,被压制可以防御反击,或者自残破解。

    体术被压制的结果只有一个,从头被压制到尾。

    这种压制很明显,就像太子开仙人体术压着佩恩打,佩恩只能防御,而太子失去仙人模式后,就变成了被动防御,连反击都做不到。

    大舅哥冷静分析,战局对他不利,他顾不上说话。

    看到大舅哥身后的砂地上的石块凸起,鸣人加快刀法,逼退他。

    宁次也看到了,但他不得不退。

    这就是掌控节奏的重要性了。

    随着交战的二人一点点接近石块,宁次分心计算路径出现了破绽。

    看到大舅哥失误,鸣人抓住机会:“我流刀术·刺。”

    这一刀捅的角度很刁钻,直指宁次心脏。

    宁次顾不上节省,调动查克拉涌出:“回天!”

    圆形的查克拉护罩将宁次完全包裹在内,隔开刀刃。

    “我流刀术·二段刺。”

    口中喊着二段刺,心里喊的哈撒ki。

    鸣人左脚踏出,一招快乐风男的踏前斩使出,刺向旋转中的回天。

    刀身附着的查克拉与回天剧烈摩擦,迸射出的查克拉风暴卷起砂粒,掩盖了二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