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妻不服叔 > 102 思想纯洁点【1更】


    去还是不去参加老爷子的寿宴,是个问题!

    黎欢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老男人逼着自己去,自己这性子,一定叛逆着不去。

    可是如今老男人却把决定权交给了自己。

    黎欢为难了。

    强逼着就会反抗,可是如果被温柔以待,黎欢又会不好意思了。

    嗯,头疼。

    这老男人套路实在是太深了。

    ……

    直升机慢慢的上升到高空,然后平稳的行驶着。

    “对了,战叔,秦易哥和老团长的关系会缓和些嘛?”

    看着黎欢期待的水眸,战祁衍薄唇抿起,轻声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能慢慢来。”

    黎欢点了点头,勾唇轻声道:“战叔,其实我真的很羡慕秦易哥的……”

    战祁衍闻言目光深邃了几分。

    “其实我能感觉得到,老团长对秦易很在乎,不像老匹夫对我毫不在意。”

    黎欢自顾自得说着,忽然没有留意到男人眸底的心疼。

    战祁衍忽然很想将黎欢纳入怀中,一方面是因为黎欢现在的模样让人心疼,还有一方面,这也是结婚几个月来,她鲜少的在自己面前吐露委屈的心声。

    忽然,直升机晃动了下,黎欢整个人往战祁衍的怀里跌去,战祁衍则是顺手将黎欢捞入怀中。

    黎欢重心不稳,只能依靠在战祁衍的怀里。

    乐乐则是乖巧的坐在一旁继续当自己的单身狗。

    黎欢并未从战祁衍的怀里抬头,担心自己抬头的时候,眼角的湿润会被老男人看到。

    别低头,皇冠会掉,别哭泣,坏人会笑。

    这个坏人当然不是战祁衍,而是黎家人。

    黎欢也怕战祁衍看到之后会心疼自己,潜意识里,老男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战叔,我讨厌老匹夫……”

    下一秒,男人低沉笃定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他的下场,由你来定。”

    黎欢听闻战祁衍掷地有声的话,怦然心动,难以平复。

    黎欢红着脸,无所适从,只能不自然的岔开话题。

    “唔,战叔,我喜欢基地,和他们在一块儿。”

    听着黎欢孩子气的话,战祁衍眉眼之中尽是温柔。

    “我在的地方,你都可以称之为家。”

    黎欢:“……”

    妈耶,这老男人实在是太撩人了吧。

    吃不消了吃不消了……

    黎欢红着小脸,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什么英语单词早就跑到九霄云外了。

    《出师表》、鲁迅周树人也都在黎欢脑子里开始混了。

    ……

    黎欢回到战家之后,立马去浴室处理裤子。

    等到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黎欢检查战况,暗叫不好。

    糟了,把老男人的外套也给弄脏了。

    黎欢红着脸,将外套用洗衣液浸泡了会儿,然后认真的用手搓洗。

    还好,血渍不算深,所以洗得很干净。

    黎欢松了口气,认真漂洗几番之后,然后将外套拧干,到阳台挂好。

    黎欢掐了会儿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贤妻良母啊。

    黎欢都想给自己点赞了。

    ……

    战祁衍见黎欢迟迟没从卧室出来,走进卧室,就看到黎欢认真的站在阳台挂衣服。

    还一副欣赏自己作品的模样。

    黎欢身上穿得单薄的睡衣,战祁衍蹙眉,迅速的上前扣住了黎欢的手腕,顺势大手握住了黎欢的小手。

    黎欢的小手有些发冷,看样子刚刚泡冷水的时间不短。

    “刚刚发现你衣服被我弄脏了。”

    见战祁衍表情莫名的严肃,黎欢红着小脸解释道。

    “怎么不用热水洗?”

    听着男人的质问,黎欢耐着性子的解释道:“洗衣液温水泡一会儿的话,效果比较好,漂洗的话当然得用冷水啊,否则多浪费电费啊啊。”

    黎欢勾唇,挑眉继续道:“其实我也并非无所不能的啊,我很会洗衣服的……从我妈……”

    提及唐慕晚,黎欢眸光有些暗淡,调整了下小脸的表情,佯装不在意的说道:“从我妈去世之后,苏艳就让我自己洗衣服,美名曰是让我自食其力,其实就是变相虐待我,洗衣服还是小事,她主要是虚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在老匹夫面前可劲的诋毁我,我也懒得解释,爱信不信。”

    黎欢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虚伪嘴脸的人。

    黎欢说完,没有留意到男人严肃的表情,十分满意的欣赏着自己刚刚洗完的迷彩服。

    “瞧,战叔,我是不是洗得很干净啊?”

    战祁衍目光深沉了几分,俊脸上没有任何笑意,尽是心疼,转而将视线落在眼前洗好的外套上。

    “嗯。”

    的确,黎欢将外套洗得非常干净。

    “你是第一个给我洗衣服的女人。”战祁衍淡淡的补充道。

    黎欢闻言美眸一怔,小声的嘀咕道:“想给你洗衣服的女人,估计不少吧。”

    咳咳,明知道战祁衍是军婚,招惹军婚是犯法的,估摸着外面还有很多女人想犯罪!

    “以后不许洗了。”

    黎欢:“……”

    哈?

    为什么?

    男人的嗓音透着几分冷漠和严肃。

    “娶你回来不是让你洗衣服的。”

    黎欢的小脸又情不自禁的红了。

    那娶自己回来是做什么的?

    “我只会洗衣服,做饭真不会,我在黎家都是捡剩的,咳咳……后来在外面混,都是吃泡面。”

    见黎欢巴掌大的满是困惑,战祁衍继续解释道:“我也不是要娶高级保姆的……”

    黎欢闻言小脸微红。

    “我想娶个相伴余生的妻子。”

    相伴余生?

    这话,黎欢可不信。

    说白了就是想睡自己啊!

    哼……坏男人。

    可是自己脸红是怎么一回事啊。

    黎欢有些嫌弃自己,就不能思想纯洁些嘛……

    战祁衍见黎欢羞红了小脸,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黎欢的发丝。

    “思想纯洁点。”

    黎欢:“……”

    唔……

    好吧。

    小手被男人一直握住,刚刚还有些冰冷,现在已经暖和了许多。

    黎欢不自然的从男人的大手中将小手挣扎出来。

    “我思想很纯洁,满脑子都是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战祁衍闻言轻笑出声,这丫头!

    见黎欢一本正经的开口,战祁衍低沉而邪魅的嗓音在宁静的卧室内响起。

    “当然,我对柏拉图式的爱情,也没有兴趣。”

    黎欢:“……”

    卧槽,自己特么居然听懂的。

    ……

    等到战祁衍走后,黎欢躺在大床上翻身打滚,才知道自己到底是有多么思想不纯洁啊。

    怎么办!

    老男人套路深。

    自己有些弱鸡了。

    这特么的!

    黎爷要跪啊,遇到王者了。

------题外话------

    周末快乐,继续2更!

    才发现今年九月一是周末啊,不知道大家开学没,哈哈。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QQ还在pk中,QQ有账号的小仙女继续求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