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妻不服叔 > 239 骄傲不过如此【3更】


    审讯室内,气氛一时之间紧绷着。

    苏暖见战祁衍还在怀疑自己,那委屈的模样,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嗯?”战祁衍闻言淡淡的扯唇,倒是对苏暖的话不觉得有什么。

    董雪和王梅则是相当怀疑人生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苏团长在战首长面前绷不住了。

    董雪和王梅根本不敢出声,怕是站错队了。

    现在要从容,要镇定,这个是之前苏暖反复强调和教自己的。

    ……

    战祁衍目光深沉,见苏暖几乎是委屈的要哭了,淡淡的开口道:“苏暖,我没有问你,我在问她们,她们虽然是你们的部下,但是你也无法代替她们回答我的问题。”

    “你我都参与过审讯,审讯的过程中,假设也是一件很常有的事儿。”

    苏暖:“……”

    战祁衍的架势,他这是要动真格的。

    苏暖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好。”

    ……

    黎欢视线落在苏暖的脸上,看着苏暖似乎是真的很怀疑人生,很痛苦,轻抿唇瓣。

    这苏暖到底是真是假。

    真是个谜。

    ……

    董雪和王梅还有些迟疑,一想到苏暖的警告,以及苏暖此时此刻悲恸的模样,颤声道:“战首长,真的和苏团长没有关系,您误会了。”

    “是啊,之前的事儿都是误会的……我们都是彩排的太辛苦了,还有张青这个人的个性直来直往的,才会误会他要对我们做什么。”

    董雪和王梅再三确认,都是坚持自己的言论,不改口。

    战祁衍目光深沉,巡视的目光扫向这两个女人,良久之后,才缓缓地开口道:“嗯,从今天开始,你们正式被军区驱逐。”

    “抱歉,因为刘佳的事儿,我只能认定为你们和她是一伙的……所以,我不希望再在军区看到你们俩的身影。”

    黎欢:“……”

    之前秦首长是想把这事儿给压下。

    现在战祁衍的意思是直接驱逐了。

    不得不说,战祁衍更严苛了些。

    ……

    闻言,董雪和王梅诧异不已。

    “战首长……不能把我们赶出去啊……这以后,我们该怎么做人啊。”

    王梅也跟着着急了:“对啊,真的是误会,我们都和张青道歉了啊,他也原谅我们了啊。”

    见王梅提及道歉这两个字,战祁衍眸子再度冷了几分。

    难道说仗着被张青道歉,就可以这事儿不了了之了?

    呵……答案当然不是。

    “我从不姑息养奸……抱歉,做错事,不见得都可以被原谅。”

    “我的兵耿直,老实,选择原谅你们,那个是他的事儿,在我这边,绝不可能。”

    董雪:“……”

    王梅:“……”

    苏暖脸色继续惨白着,欲言又止。

    战祁衍是动真格的。

    自己算是看出来了……

    苏暖眸子暗了几分,今天的事儿,真是棘手,自己也是措手不及。

    ……

    “苏团长……”

    董雪和王梅没有法子,只能向苏暖求救,苏暖如今心里也是为难极了,况且还在犯嘀咕,不知道战祁衍手中的筹码有多少。

    “祁衍,虽然你是我的上司,但是这两个人是我的部下,之前秦首长也说了这事儿压下,不再计较了……现在你这么做,恐怕……”

    “受委屈的是我的兵,所以我完全有权利这么做。”

    顿了顿,战祁衍补充道:“之前秦首长这么做,是因为晚上要进行演出,暂且息事宁人罢了,我想苏团长你是误会了。”

    战祁衍直接称呼苏团长,并非苏暖,显然是不给苏暖留下任何情面。

    苏暖:“……”

    该死的。

    苏暖抿唇,攥紧小手,也只能作罢。

    苏暖视线看向董雪和王梅,无奈的摇头。

    董雪和王梅见状也是瞬间跌坐在椅子上,彻底心凉没戏了。

    ……

    黎欢:“……”

    战祁衍的命令简直是不容置喙啊。

    黎欢抿唇,对董雪和王梅实在是同情不起来。

    所以……只能说是活该了。

    ……

    “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当然,如果有任何想交代,随时欢迎。”

    战祁衍淡淡的开口,董雪和王梅心里怀恨,也只能作罢了。

    等到董雪和王梅离开,苏暖原本还湿润的眼眶,顾不得黎欢在,立刻滚烫的眼泪滴出。

    “祁衍,你是真的误会我了,我真的不知道董雪和王梅的事儿,我和张青,秦易的关系都很好,我又怎么会伤害他们呢。”

    说到这儿,苏暖更加哽咽着:“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看我……我这么做对我自己又什么好处啊。”

    “祁衍,你该不会以为我还是想要来追求你吧,那么你也太小看我苏暖了……我现在是衷心的祝福你和黎欢。”

    黎欢:“……”

    黎欢听到自己的名字,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事儿……牵扯到自己头上来了啊。

    苏暖说的话怎么说呢,情理之中的感觉,情绪也宣泄的恰到好处,听着委屈极了。

    黎欢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来开口,索性不说了。

    这事儿是战祁衍挑起来了的,自己就不再吱声了。

    免得女人的嫉妒心强,到时候苏暖都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可就尴尬了。

    ……

    “祁衍,我就想问你,你这么说,有证据嘛?如果你拿出证据来,我苏暖倒是心服口服了。”

    战祁衍闻言缓缓地抬头,睨了一眼眼前情绪激动的苏暖,笃定的摇头。

    “说实话,确实只是怀疑你,但是并没有搜寻到和你实际有关的证据,唯一的关联就是涉事的这三个人,董雪,王梅,刘佳,都是你的兵。”

    苏暖:“……”

    苏暖听着战祁衍的话,松了口气,随即故作不免好笑道:“祁衍,你都没有证据……”

    “单单是怀疑,难道还不够嘛?”

    战祁衍说得理所当然。

    苏暖:“……”

    他这般决绝,冷漠的模样,真的好似利刃一般,狠狠地插入自己的胸口啊。

    ……

    战祁衍目光冷冽的看着苏暖垂泪的模样,寡淡的继续开口道:“苏暖,你我审讯的时候,都会试着去怀疑对方,然后搜寻证据……现在我怀疑你,审讯你……你可以选择承认或者否认,信不信是我的事儿罢了。”

    苏暖:“……”

    战祁衍公事公办的话,的确是让自己寒透了心。

    苏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些是,可是话到了唇边,却不知道说不说了。

    良久之后,苏暖凄怆的开口道:“战祁衍,凭什么?”

    “就是因为你喜欢黎欢,护着黎欢,所以,就认为我的兵闹了事儿,一定和我有关?”

    战祁衍薄唇抿起,听着苏暖将矛头指向黎欢,也不着急否认。

    “只是习惯性护短,另外……质疑嫌疑人罢了。”

    黎欢听着战祁衍没有在苏暖面前否认喜欢自己,小脸微微一红。

    这个老男人还真的是……

    听着老男人说喜欢自己,黎欢都快要听到自己心里花开的声音了。

    虽然……如果苏暖姐不是背后的人,战祁衍这么做,对苏暖真的很残忍了。

    ……

    “护短?呵……曾几何时,战大首长居然也会开始护短了。”

    说到这儿,苏暖哑声继续道:“为什么自始自终,你护短的不是我……当初许涵歌赶我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护短?你就是个冷血的人,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喜欢你啊。”

    苏暖低泣,质疑着,瞧着是风中落花一般,可怜极了。

    黎欢抿唇,就听到战祁衍寡淡淡漠的开口道:“我不喜欢多管闲事。”

    苏暖:“……”

    自始自终,战祁衍都对自己寡淡无情。

    只有自己,还指望这男人能看得见自己的存在。

    苏暖哽咽着,嗅着鼻子,颤声道:“好,那是你之前的态度,但是我这次回来,真没有做这些事儿……我向天发誓,我不做这种下作的事儿,你不必这么想我。”

    “如果你担心我的存在会对你的人造成什么伤害,那么也大可放心,我准备忙完手头上的事儿,再跟秦首长申请出去援助的……主要是因为我年纪大了,秦首长希望我能找个好归宿,这才叫我回来的,我回来,真的不是为了你。”

    “我苏暖也是和你一样,有自己骄傲的人。”

    战祁衍自始自终,表情平静,只是淡漠的看着苏暖梨花带雨的模样。

    她的模样,的确是看不出来演戏的模样。

    要么就真的是演技高手,要么,确实是清白的。

    即使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这个是自己的宗旨。

    良久之后,战祁衍并未着急回应苏暖的话,而是看向黎欢。

    “你高考之中,会考虑来军区嘛?”

    黎欢一懵,见战祁衍是认真询问自己的,想了想,轻声道:“应该不至于吧,我不爱舞刀弄枪的,虽然心里特别敬佩你们。”

    “哪怕我在军区,你也不考虑?”

    “战叔,我真不喜欢舞刀弄枪啊,你喜欢是你的事儿……”

    见黎欢做出回答,战祁衍视线重新落在苏暖的身上。

    “苏暖,如果当年你没有放弃自己喜欢的专业,并非只是为了尾随我而来的军区,可能,我会对你刮目相看。”

    顿了顿,战祁衍低沉凉薄的嗓音继续响起。

    “一个为了我可以舍弃自己专业爱好的人,实话说,我必须要防着她,因为她可以为了我做出其他更疯狂的事儿。”

    “苏暖,你所谓的骄傲,真的不过如此。”

    苏暖:“……”

------题外话------

    3更送上,么,还有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