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妻不服叔 > 304 触及底线【2更】


    另外一边:

    待到秦易和黎欢离开之后,战祁衍拒绝了其他人的搀扶,挺直腰板,并未更换病号服,选择直接下电梯,坐车,前往关押安德烈的地方。

    审讯室内:

    安德烈坐在椅子上,并未有任何的胆怯,甚至有些随性。

    “快把战祁衍叫过来,告诉他,他这是私刑,在巴黎,是坚决不被认可的。”

    “他已经有十二个小时没有露面了,难道说他死了?”

    “中国有句话说的是群龙无首,既然是这样,你们还不放了我,目前而言,我还是巴黎这么最大的反恐执行官。”

    ……

    战祁衍走到审讯室门口,就听到安德烈狂妄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安德烈倒是狂妄。

    呵……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他不见得有狂妄的资本。

    战祁衍目光寒彻如冰,随即颀长的身子直接进了审讯室。

    “听说你在找我。”

    安德烈:“……”

    战祁衍的嗓音干练低沉,透着冷漠,好似寒玉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刚刚安德烈还在跟特种兵嚷嚷着,忽然见战祁衍穿着病号服进来了,脸色顿时就变了。

    “你没死。”

    明明战祁衍穿着病号服,事实上,从骨子里的矜贵是变不了的,这般凌厉的眸子,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抱歉,违背你的意愿了。”

    战祁衍淡淡的开口,随即挺直身子坐在了安德烈的对面。

    事实上,行动也好,坐下也好,都存在肌肉神经拉扯的疼痛感。

    战祁衍都是强忍着这一抹疼,将自己显得云淡风轻一般。

    “废物这点事儿都办不好,我明明暗示他了!黎欢呢,死了没?”

    安德烈如今也顾不上什么礼仪,直接开口询问。

    战祁衍并未开口,一旁的特种兵直接反驳道:“胡说八道什么,嫂子好好的。”

    “废物,该死的,都是废物……”

    听说黎欢没死,如今见战祁衍和黎欢均安然无恙,安德烈更加暴怒了。

    ……

    对比安德烈的情绪失控,战祁衍倒是神色平静。

    “嗯,但是,我也确实是不同程度的受伤了,安德烈,你应该知道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杀人偿命。”

    安德烈:“……”

    “你伤了我,还想全身而退?”

    “你想怎么样?”

    “交代清楚,楼顶的狙击手,是谁?”

    “另外……你的合作伙伴,背后的资金支持……一个别漏,我全部都想知道。”

    安德烈:“……”

    安德烈对于战祁衍所说的话有些迟疑。

    “战祁衍,这是巴黎,你没有资格对我进行审讯。”

    “既然知道这是巴黎,我活捉了你,挽回了这座城市的尊严,我想对你做什么,还真的是轻而易举。”

    说话间,战祁衍直接从腰间迅速的掏枪。

    砰……

    安德烈:“……”

    安德烈脸色煞白如纸。

    就差一点点。

    子弹从自己的头顶飞过去了。

    如果他稍微偏一点,那么应该就会直接射穿自己的脑门了。

    可怕。

    太可怕了都……

    安德烈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战祁衍的眸色则是更加平静了。

    “拿过来。”

    “是,战首长。”

    特种兵将从安德烈手中掏出来的配枪递到了战祁衍的手中。

    战祁衍直接抓起对准了安德烈。

    “这是你的枪……待会儿,如果我真开枪了,我可以抹去自己的指纹,告诉大家,你擦枪走火。”

    安德烈:“……”

    这么邪佞的事儿。

    打死安德烈都不敢相信会是战祁衍这样的人做出来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吃黑嘛?

    安德烈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辩驳,可是却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来。

    “你……战祁衍,你疯了嘛?”

    砰的一声……

    下一秒,是男人剧痛下鬼哭狼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战祁衍直接射穿了安德烈的左肩。

    安德烈整个人瘫软在位置上。

    战祁衍则是表情平静,仿佛刚刚开枪的并不是自己而已。

    “有什么问题嘛?”

    战祁衍淡淡的开口,眸光肃杀而冷漠。

    安德烈仿佛对战祁衍有了新的认识一般。

    原先的战祁衍,给自己的感觉虽然是运筹帷幄的将才,但是却并非这般冷漠,嗜血。

    现在,安德烈觉得自己踩进了战祁衍的雷区了。

    真是……无尽的惶恐不安啊。

    甚是害怕啊。

    “你……战祁衍……你……你放我一马,我们原先也算是共事过,我把我所有的资产,一半,偶不……全部,都给你吧,我不要了,你放了我吧。”

    安德列每说一句话,都可以感觉到自己肩膀处鲜血大量的涌出,场景简直是不忍直视。

    战祁衍唇角的笑意浅淡而冷漠,随即漫不经心低沉着嗓音开口道:“因为……你触及到我的底线了。”

    安德列:“……”

    安德列心里是咯噔一下,是无尽的害怕,惶恐不安啊。

    “你……你什么意思。”

    “你当着我的面,高喊软肋……嗯?还需要我来解释嘛?”

    安德列的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可言,整个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如今完全失去了言语。

    战祁衍的意思是……黎欢。

    自己……

    自己对黎欢下手了。

    自己动了他的软肋。

    安德列瑟瑟颤抖的厉害,战祁衍的表情则是平静依旧,仿佛没有任何波澜一般。

    “现在,有问题了嘛?”

    伴随着战祁衍的话音落下,战祁衍重新将枪直接对准了安德列的脑门。

    安德列:“……”

    没有问题。

    怎么会有问题?

    安德列如今只是觉得自己坠入地狱一般寒冷。

    完了。

    彻底完了。

    这一次,自己是摊上大事,也是彻底得罪错忍了。

    安德列张了张嘴,只能缓缓地开口道:“我……战祁衍,你放过我吧。”

    “站在制高点的狙击手是谁?”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和对方也是单线通过卫星电话联系的,他不服从我的管理……我有的时候还是会听他的,他是恐怖组织的人。”

    战祁衍闻言眸光寒彻如冰。

    “撒谎的代价……”

    “我不敢……我真的没有撒谎,不信的话,你可以查我的卫星电话……”

    “嗯。”

    战祁衍点了点头,视线落在安德烈的身上,薄唇抿起,扫了一眼身后记录口供的特种兵,随即开口道:“记录口供。”

    “是,战首长。”

    ……

    “战祁衍,我求你了,你快点给我包扎一下吧,否则我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我还不想死。”

    听着对方央求的话,战祁衍目光寒彻,甚至于毫无波澜。

    “你交代的越快,你活着的希望越大。”

    安德烈:“……”

    战祁衍的表情严肃而冷冽,完全没有任何开玩笑的痕迹在。

    安德烈如今张嘴,也只能督促着录口供的特种兵。

    “好,你……你们有什么问题赶快问,我一定什么都交代,老老实实好好交代啊。”

    记录口供的特种兵神色一喜。

    就知道战首长出马,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啊。

    ……

    录口供的过程十分顺利。

    除了审讯室内弥漫着的血腥味格外的不应景。

    安德烈的衣服被鲜血染透,正在不断的往下滴血。

    战祁衍漠然的看着。

    对于这样的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有的只是嫌恶。

    ……

    桌子上的手机响起,战祁衍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的微信号码,原先漠然的眸色松动了些,很快就转为温柔。

    “看着他,我接个电话。”

    “是,战首长。”

    ……

    战祁衍站起身子,随即接通了电话。

    “战叔,我想给张青哥挑双鞋子,你说……黑色的好看,还是蓝色的好看啊。”

    黎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些结巴,小脸更是红得厉害。

    战祁衍停顿了片刻,听着电话那头黎欢有些急促的呼吸,淡淡的勾唇。

    “你问我,喜欢黑色还是蓝色。”

    “是啊……”

    “给张青买鞋子,为什么要问我的喜好,嗯?”

    黎欢:“……”

    该死的老男人。

    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黎欢心里对战祁衍这个嫌弃啊。

    “我……我随便问问,你不说的话,就算了。”

    见黎欢真的准备把电话挂了,战祁衍唇角的笑意渐浓,随即开口道:“等一下……”

    “唔……”

    “我喜欢蓝色的衬衫。”

    说完,战祁衍直接挂断了电话。

    ……

    电话那头:

    黎欢:“……”

    这特么的。

    蓝色的衬衫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

    黎欢尴尬了。

    因为黎欢开的免提,所以一旁的秦易都听清了。

    “老大的意思是,让你给他买件蓝色的衬衫。”

    黎欢:“……”

    秦易这般直截了当的告诉自己,真有些侮辱自己的智商了啊。

    黎欢百思不得其解,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挑眉道:“秦易哥,我刚刚表现的很明显,要给他买鞋子?”

    “嗯。”

    黎欢:“……”

    这特么的。

    自己好歹是黎爷啊。

    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掉面子了啊。

    黎欢扯唇,咽了咽口水。

    “嗯……知道就知道吧。”

    黎欢小脸说着说着就红了。

    “秦易哥……鞋子难道不比衬衫好嘛,战叔经常要穿军装啊,多不方便啊。”

    黎欢也是权衡再三,才考虑要给战祁衍买双鞋子的。

    一旁的法国店员闻言立马开口道:“小姐,是给男朋友选鞋子吧。”

    黎欢:“……”

    这有这么明显嘛?

    黎欢红着脸点了点头,对方立刻笑眯眯的开口道:“可不能给男朋友送鞋子啊,鞋子寓意多不好啊,这是要送对方走的意思。”

    黎欢:“……”

    哈?

    黎欢扯唇,店员立马笑眯眯的继续道:“可以在男朋友的鞋子里放上一块钱硬币,寓意就很好了,一块儿走啊。”

    黎欢:“……”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啊。

    

------题外话------

    2更送上。

    捂脸,今天是九月外公生日。

    忙活了一天,还在码字,估计3更在1点左右,大家不必等我,睡一觉再看,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