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妻不服叔 > 603 胡思乱想【1更】


    黎欢知道唐漫需要管理天畅的事儿,本身也是分身乏术。

    黎欢并没有和唐漫在这个问题上耗费太长的时间。

    嗯……

    就这么得过且过。

    不必多说了。

    ……

    事实上,当唐漫离开之后,黎欢这小脑袋倒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女人啊。

    给你点线索,倒是能勾勒出一部悬疑剧来。

    似乎……

    黎瑞说得对。

    战祁衍如果真要是娶自己。

    很有可能真的是因为所谓的……赎罪。

    否则……纵使黎欢给战祁衍找了千万个理由,也没有最恰当最合适的哪一个啊。

    唯独赎罪真的是最合适的那一个。

    想到这儿,黎欢的脸色再度白了几分。

    ……

    入夜:

    战祁衍去书房忙公事的间隙,黎欢则是躺在床上百无聊赖。

    说起来,原先战祁衍背着自己在唐家老宅的后院散步的时候,自己倒是觉得似曾相识。

    好像曾经有过战祁衍对自己这么做过的时候。

    黎欢:“……”

    对……

    自己跟战祁衍相遇的时候,怎么也有十来岁。

    怎么可能毫无印象啊。

    甚至于自己对十岁之前的印象也都是淡薄的。

    完全记不清。

    这……

    失忆了?

    黎欢脸色再度白了几分,再度想到了新的突破口。

    林妈!

    对……

    林妈……

    林妈之前跟战祁衍似乎是闹过不愉快,林妈还是唐家的老人,战祁衍真要是过往和唐家有过什么交集,林妈心里一定是最清楚的。

    ……

    想到这儿,黎欢立马下床,穿上拖鞋向着楼下走去。

    唐家老宅很大,佣人和主人并不住在一栋里。

    黎欢直接出了主宅,一路向后院方向走去,就看到了另外一栋的子宅,佣人一般都住在这儿。

    林妈的卧室在一楼,晚上9点之后,一般黎欢跟战祁衍没有特殊需要的时候,林妈都会独自回到卧室休息。

    ……

    黎欢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底的异样压下,走到林妈的门前,犹豫了片刻,敲门。

    “林妈,是我……”

    林妈还没休息,正在台灯下一针一线的做老虎鞋,听到黎欢来了,东西都没有来得及收拾,立马上前给黎欢开了门。

    “小姐,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啊。”

    黎欢嘴角挤出笑意,看着林妈戴着老花眼镜,走进卧室之后才发现老虎鞋这些东西。

    这灯光谈不上多亮啊……

    这晚上戴着老花镜绣老虎鞋,多费神啊。

    “林妈……”

    “以后啊,我的年纪越来越大了,眼力神也会越来越差的……趁着现在精神状况还不错,就先给你和先生帮老虎鞋做起来,说不定很快就能派上用场了。”

    林妈笑意满满的开口,满是期待。

    黎欢:“……”

    原来是这样。

    黎欢抿唇,林妈一针一线绣的很认真。

    黎欢主动走到林妈的身旁,轻声道:“林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你这是什么话,怎么了?有心事?今天看你从学校回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的样子啊。”

    林妈看着黎欢长大的,这黎欢如果有什么个性的波动,林妈是一眼就能看出端倪的。

    听着林妈的话,黎欢抿唇,心底动容。

    还是林妈最了解自己。

    黎欢勾唇,小手攥紧睡衣,犹豫了片刻,认真道:“林妈,我来是想问你有关战叔的事儿……”

    林妈被黎欢的话逗乐了。

    “先生的事儿不是你最清楚嘛?我哪有你清楚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战叔原先跟唐家是不是有交集?”

    林妈:“……”

    黎欢的问题一下子倒是把林妈给问住了。

    林妈的脸色一僵,抿唇,打量着黎欢关切的表情,犹豫片刻,缓缓地开口道:“小姐好端端的怎么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人说了闲话?是原先唐家的老佣人嘛?哪一个?我去找他说说看?”

    黎欢:“……”

    林妈的态度倒是让黎欢心凉了半截子了。

    如果战祁衍真的跟唐家过往毫无关联,这林妈的态度应该是直接否认了。

    现在林妈的态度倒像是要刨根问底……

    似乎是护着战祁衍的表现。

    黎欢顿时觉得自己坠入了冰窖之后,除了凉意之外,再无其他了。

    黎欢攥紧小手,好半响缓缓地开口道:“不是唐家的老佣人跟我说的……”

    “那是谁?”

    “黎瑞……”

    林妈:“……”

    林妈神色一怔,这好久都没有听到黎瑞和苏艳的消息了,没想到突然这个时候冒出来了。

    “小姐,他们都是一派胡言,胡编乱造的,你跟先生现在正幸福着呢……可不能相信啊。”

    林妈说着都有些心急了,生怕黎欢真的中了黎瑞的诡计。

    林妈急切的模样让黎欢心底越发的荒凉。

    良久之后,黎欢缓缓地开口道:“林妈,战叔原先真的是跟唐家有交集的,对嘛?”

    林妈:“……”

    林妈张了张嘴,想要辩解,黎欢则是再度开口道:“林妈,我是你看着长大的,没有错……”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我对你也很了解,你刚刚的表情……”

    还没等黎欢把话说完,林妈已然再度开口道:“够了,不要说了……小姐……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休息了,不要听信外面的人胡说八道……”

    黎欢:“……”

    林妈如果不是真的急了,乱了,断然是不会用这种态度跟自己说话的。

    黎欢轻抿唇瓣,心底其实比谁都要难受。

    “好。”

    黎欢点了点头,凤眸落在林妈的脸上,良久之后,哑声道:“我并不是想要刨根究底非得问个真相出来……只是我也有知情权……我不想被瞒着……”

    “林妈……我现在很幸福……是我从未感受到的满足和幸福……但是,这种幸福忽然给不了我安全感了,反倒是让我会越来越不安起来。”

    “我怕这一切都会是梦……”

    林妈:“……”

    林妈的表情尤为复杂。

    黎欢随即凤眸泛红,继续开口道:“这么说吧……很有可能战叔所给我的一切,并不是爱情……婚姻,承诺,等等的……纯粹是赎罪……”

    最后两个字,黎欢咬得格外的轻,可是却又格外的清楚。

    伴随着这两个字说完,黎欢可以感觉到林妈的神色痛楚着,交织着……

    黎欢本来只是心凉。

    现在觉得一把利刃狠狠地插在自己的心头。

    这是心死了嘛?

    果然……

    游戏人生……这还真的可能是一场梦啊。

    所有都是战祁衍给自己编织的梦境啊。

    “小姐……”

    “我先回去休息了,过去的事儿,林妈你不想说,我也会继续调查的……今天我来找你的事儿,暂时别跟战叔说,我还不想跟他摊牌。”

    说完,黎欢转过身子想走,视线看向一旁做了一半的老虎鞋,只觉得格外的扎眼。

    “林妈……别做了,可能用不上的。”

    林妈:“……”

    林妈彻底慌了神,看着黎欢离开了自己的卧室,跌坐在床上。

    这可怎么办是好啊。

    完了……

    ……

    黎欢美眸泛红的向着主宅走去。

    黎欢还没来得及上楼,就看到战祁衍颀长的身子已经急切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黎欢身子下意识的僵硬着,尽量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去哪儿了?”

    黎欢:“……”

    “天还有些冷,不要着凉了。”

    说完,战祁衍直接伸出大手握住了黎欢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

    黎欢:“……”

    黎欢的小手很凉,战祁衍蹙了蹙眉,随即紧握住黎欢的小手,试图用自己的手心温暖着黎欢的手心。

    老男人的手心很温热,黎欢的小手被战祁衍的大手这么一握,立刻觉得一股暖流往自己手心里蹿,让自己感觉好多了。

    “刚刚去林妈哪儿了……”

    黎欢勾唇,笑意甜美。

    “看你在书房里忙,我当然不能打扰你了啊。”

    听着黎欢如此懂事的话,战祁衍哑然失笑,直接牵着黎欢向着楼上走去。

    “抱歉,最近战唐的事儿的确是比较多……我以后的工作量尽量配合你的档期,嗯?这样你休息在家的时候,我也能多陪着你。”

    黎欢:“……”

    黎欢入神的凝视着战祁衍的俊脸。

    战祁衍俊脸上的关切是认真的。

    要么……只能说这个人的演技高超到了一定境界了……

    连自己都看不出来了。

    黎欢神色复杂着,片刻之后,缓缓地开口道:“好啊。”

    “嗯。”

    ……

    战祁衍牵着黎欢的小手回到卧室之后,将空调的温度开高。

    没多久,黎欢倒是身上暖和起来了。

    战祁衍还贴心的送来热茶。

    “再喝点热水……”

    “好。”

    黎欢乖巧的点了点头,从战祁衍的手中将热茶端在了手心里。

    见黎欢入神的凝视着自己,战祁衍眸光深邃如海。

    “怎么这么看着我?”

    “战叔……”

    “嗯?”

    “没事儿……”

    黎欢将心底想问的话给重新压下,良久之后,认真的低喃道:“只是觉得现在太幸福了,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我特别……害怕会有一天,梦醒了……一切的美好不再……”

    “再然后……你也不在了……”

    战祁衍听着黎欢孩子气的话,眸光变得狭长而深邃,薄唇若有若无的勾了勾,随后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直接刮了刮黎欢的鼻翼。

    “胡思乱想!”

    黎欢:“……”

    男人的动作宠溺的一塌糊涂啊。

    黎欢小脸微红,眼眶也跟着红起来了。

    “可能是我太患得患失了吧。”

    战祁衍看着黎欢真的红了眸子,蹙着眉。

    黎欢则是意识到自己的异样,随即哑声道:“刚刚吹了冷风,怪难受的,把我眼眶都给吹红了。”

------题外话------

    么,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