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萌妻不服叔 > 番外12 我没有那么肤浅


    姚梦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披着乔景年的西装外套,随即在一旁的服装店随意的买了套干净的换上,随手将乔景年的外套丢掉。

    走到病房的时候,姚通和叶尘焦灼的厉害,见姚梦平安回来,重重的松了口气。

    姚梦只能尴尬的说手机没电,昨天自己睡得太沉。

    姚通嘴上抱怨了两句,倒也作罢了。

    叶尘还在值班,见状轻声道:“还没吃午餐吧,中午想吃点什么?我从食堂买回来。”

    叶尘表情平静,话语温和,凝视着姚梦白净的小脸,微微拧了拧眉。

    自己早上着急的时候给姚家打过电话。

    姚家的佣人说了,姚梦彻夜未归!

    昨天乔景年的母亲晚上拜访过姚家,姚梦是跟她出去的。

    ……

    听着叶尘体贴的话,姚梦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随便。”

    “好,我点一些时令菜。”

    “好啊。”

    姚梦故作轻松的点了点,心里却有千斤重。

    ……

    姚通简单的吃了些,随后睡下了。

    姚梦犹豫了下,轻声道:“叶尘,我有话想跟你说。”

    叶尘听闻姚梦的话,脸色难免白了些,片刻之后,主动道:“好,我在走道等你。”

    “嗯。”

    ……

    姚梦蹑手蹑脚得走出病房,就看到叶尘颀长的身子站在窗户前,神色淡漠,一身白净的白大褂衬托出男人的气质绝佳。

    干净而纯粹的男人,好似旭日一般温暖。

    姚梦收回视线,忽然觉得这旭日自己高攀不上。

    “叶尘,抱歉,我刚刚撒谎了,昨天晚上……”

    姚梦局促着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叶尘忽然转过身子,眸光认真的凝视着自己。

    “今天早上联系不上你的时候,我打电话询问姚家的人,知道你彻夜未归,是跟乔景年的母亲一起离开的。”

    姚梦:“……”

    姚梦有些一怔,说实话,跟叶尘交流一点儿都不累。

    “小梦,如果说我一点儿不介意是骗人的……但是,婚前,你永远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姚梦:“……”

    “我想说的是,哪怕是夫妻,也不需要百分之百的坦诚,善意的谎言对彼此都好,我想要的是你的余生!”

    姚梦:“……”

    话语虽然没有点明,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姚梦忽然觉得眼眶发红,发烫,昨天晚上所受到的委屈,如今找到了宣泄口一般。

    姚梦颤抖的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抱住了叶尘的腰身。

    “叶尘,昨天晚上……我……她让我嫁给乔景年,我拒绝了,她说得很可怜,好像一个痛苦的为孩子担心的母亲一样,我不由得想到我妈妈了……”

    “我陪她吃夜宵,喝酒,我没想到酒有问题……”

    “这些都是阴谋,她们母子俩想要姚家的家产。”

    乔景年帮忙管理姚家的公司,这些都是阴谋。

    姚梦泣不成声,如今倾吐之后觉得整个人好受多了。

    叶尘僵硬在了原地,没想到昨天晚上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比自己预想之中的要严重得多。

    叶尘不由得大手紧握成拳,彰显着自己的愤怒。

    “叶尘……我恨他们……”

    “嗯。”

    叶尘缓缓地伸出大手抱着姚梦,可以感受到怀里的女人泣不成声,委屈的好似孩子一般。

    这真的是天大的事儿了……

    叶尘俊脸有些难看,如果姚梦知道姚通的病情,恐怕……

    犹豫片刻之后,叶尘缓缓地开口道:“都过去了,没事了。”

    “嗯。”

    姚梦哭声止不住,担心被姚通听到只能隐忍着泪水,叶尘非常细心的伸出白净的大手替姚梦将眼角的泪水擦干。

    “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后……不会这样了。”

    “叶尘……”

    “不要试图跟我说分手不结婚这类的话,小梦,我没有那么肤浅。”

    姚梦:“……”

    他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的。

    姚梦脸色发白,叶尘的话继续在耳边响起。

    “你选择跟我坦白,更加难得可贵,让我非常珍惜,我觉得我淘到了宝贝……”

    听着叶尘温柔如水的话,尤其是男人一本正经的模样,姚梦被下意识的逗乐,轻笑出声。

    “笑起来的时候真好看……”

    姚梦心底一股股暖流涌入,嗅了嗅鼻子,遇见叶尘,自己该是何其幸运啊。

    “我……”

    “什么都不必说了,你先去洗个脸,否则姚叔叔看到之后会担心的,然后乖乖的休息,嗯?我下班之后来换班,你这两天都好好的休息,我晚上没夜班可以好好的照顾姚叔叔。”

    见叶尘坚持,姚梦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好奇的开口道:“叶尘,我爸什么时候能出院啊,他的病情还没稳定嘛?”

    听着姚梦关切的询问,叶尘的脸色微变,随即道:“稳定,只是住院多观察一段时间会比较好。”

    对于叶尘的话,姚梦并没有多怀疑,点了点头。

    “那就好。”

    姚通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只有他平安无事,自己才能放心。

    叶尘的脸色不大好看,并未逗留太长时间,便去科室上班了。

    姚梦并未留意叶尘的异样,只是看姚通还在睡,犹豫了下,直接赶到公司了。

    姚家的公司……

    还是卖了吧。

    因为乔景年不是良人。

    虽然姚家的公司都是姚通的心血,可是……

    目前最重要的是姚通的身体,他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打定了主意之后,姚梦立刻派人发出了兜售姚家股份的事儿,按照市场价格直接报出了百亿美金的报价。

    秘书得知姚梦要将姚家公司卖出也是无比惊愕的。

    的确……

    姚家没有儿子继承家业,所以可能卖了是最好的选择吧。

    “姚小姐,需不需要通知乔总,他现在在打理公司,公司在乔总打理下,这周接了不少大生意呢。”

    听着秘书询问的话,姚梦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到哪儿去,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讥讽,随后道:“不用了,以后姚家的事儿,我做主,与他无关,他做不了姚家的主,现在做不了,以后也做不了,明白了嘛?”

    姚梦平日里大大咧咧,鲜少用这么认真的语气说话,秘书听了之后心底也不由得被震慑,随后点了点头。

    “明白了。”

    “嗯,去办吧,有买主的消息之后联系我。”

    “好的,姚小姐。”

    “嗯。”

    姚梦站在顶楼,姚通的办公室俯瞰整个K市,忽然心里百般不是个滋味了。

    爸爸应该不会责怪自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