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历史小说 > 某d级人员的scp生活日记 > 第九十一章:166
    基金会的收容站点遍布世界难以计数,除了基金会自己外其他组织都缺乏这方面的情报,隐藏于地下,水下,甚至是火山,任何地方都可能藏着基金会的收容站点但却没人能够找到,作为所有组织中的最NB的老大哥,基金会的大小收容站点总数近乎达到不可思议的四位数。

    除了个别对基金会来说非常重要,收容着许多危险的SCP的大型收容站点太过惹人注目以至于早晚会被人发现外,剩下的收容站点蛇之手混沌分裂者他们就算联合起来也别想在一百年内全找到,更别提那些小收容站点他们根本懒得去找了。

    举个例子吧,亚伯的收容站点,那就是个小型收容站点,整个水下基地就关押着一个亚伯,组织之间的对抗除了战斗外主要是抢走对方的SCP......GOC除外。

    那么话说回来,再举个例子,其他的那些组织,比如馄饨......呸、混沌分裂者,他们可以理解为猎人,而SCP就是他们用来达成目的的猎犬,而这些猎犬多半是抢来的。

    但虽然都是抢来的但他们抢东西也是分有的抢和有的不抢,简而言之就是有些抢来的东西对他们有用而有些抢过来就是拿瓶敌敌畏往自己鼻孔里面灌,他们要猎犬不是要疯狗,像亚伯这种疯狗当然是没人愿意要的,跟他说话像放屁似的,而且他不爽的话还会砍你一刀,根本不讲道理。

    而那些对基金会来说真正重要的收容站点他们根本打不进去,蛇之手是悄悄的溜进去偷走SCP,GOC虽然也有过突袭基金会收容站点并杀死SCP的记录,但这种事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发生了,时间能改变很多,基金会变得无可匹敌,混沌分裂者也从老大哥等级跌落到了神经病小学生......但这群愣头青小学生依旧是目前唯一敢正面杠基金会的组织。(备注:敢于正面杠不代表打得过。)

    最近基金会收容SCP们有许多都产生了异常,每个异常都不同,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变得更危险了,甚至当月基金会人员的意外死亡率就增加了百分之三十六。

    数学真TM可怕,仅仅是一串数字却能让人心里打颤。

    那么话归原题,该雅所在的收容站点是基金会最大的收容站点之一,打从Sword-9成立后他就一直是那里的守卫军主力,而此时该收容站点正处于意外发生率最高的一段时间,而就在这种时候身为主力的该亚却被派往了另一个收容站点,那么这次遇到的事情的严重性不难想象。

    值得一提的是该雅此次前往的收容站点与他所在的收容站点一样,同样是一个大型收容站点,虽然其中的SCP并没有那么危险但是守备也不差。

    飞机坐习惯了,该雅也就越发的感觉无聊,要说刚开始的时候她会像个傻狍子一样把脸贴镜子上朝窗外看,那么现在她在飞机上基本上是从来一觉睡到目的地,而此时也是如此。

    口水都流出来了......她睡姿十分豪放,两个胳膊架在椅子上,双腿叉开,跟个老爷们一模一样。

    这次的任务并非是战斗任务,似乎是来监控并安抚某个SCP,而且该SCP会对男性造成极端影响,而此时已经变为女性了的该雅则被派遣了过来。

    直升机缓缓降落,察觉到了什么的该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擦了擦口水,她呆呆的环视四周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自己是来干什么。

    飞机停下了,螺旋桨的声音也消失了,很明显该雅已经到站了。

    “该亚,到站了,该醒醒了。”直升机驾驶员的声音从话筒传到了该雅的耳朵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开飞机送该雅去执行任务了,他也知道该雅有睡觉的习惯,虽然她最后都是自己会醒过来但为了以防万一驾驶员每次都要亲自叫她一遍。

    该亚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可是希里雅的衣服,弄坏了会死人的。

    这套衣服倒是很简便,希里雅出外勤的时候经常会穿这套,黑色的长皮衣还有黑色的短裤与黑色的靴子......然后就没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偏偏是这样的打扮却别有一番风味。

    ......用一句话概括大概就是:“好帅的小姐姐啊!”

    该雅点着一根烟含在嘴里手插着兜走出了飞机,入眼的第一个人就是一个穿着黑色基金会特工制服的男性,其他人都在忙碌只有他自己直挺挺的站在这边,看来已经恭候多时了。

    看见含着烟走出来的该雅,特工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利落的行了个军礼:“基金会特工福尔克欢迎您的到来,该雅小姐。”

    “!?”

    该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这个自称福尔克的特工嗓门特别大,这么一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真是不可思议,希望我这么说您不会介意,Sword-9的队长居然会是位向您这样美丽的小姐,我还以为您会是名男性呢。”

    “啊?”

    该雅的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弯,他本来就是男人啊?这小子不知道吗?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该雅的资料是机密,一般的人员是无从得知的,况且到现在该雅的完整报告还没有登记上去呢。

    很明显曹李莱莱博士这家伙在跟这些人交代事情的时候没有透露该雅的资料,所以现在他们之间才产生了误会,但已经整理好了思路的该雅也懒得去解释了,毕竟变性这种事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搞不好还要被当成变态。

    把事情搞定然后回家比说什么都有用。

    该雅耸了耸肩:“带路吧。”

    福尔克点了点头带着她朝着身后走去,同时他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该雅,上面详细记载了她这次任务的目标。

    SCP-166,魅魔少女。

    刚刚看到开头几个字该雅就拒绝继续阅读下去了......并不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只是份资料她以前就读过了,没想到这次的任务目标居然会是166。

    咳,166是基金会中少数的人形SCP,等级为Euclid......但事实上她并不会杀人,她就像是个普通的女孩一样人畜无害而且待人十分友善......但是呢,见过她的男性的荷尔蒙都会当场爆表且无法控制自己的想要对166做出什么违法的举动。

    甚至情况严重到见过166的男性人员都会被基金会处决,而该雅此时被派来也只是确定过166的能力只是对有着男性身体的人奏效后才敢放心的送她过来,毕竟基金会也不能把该雅处决了不是?

    166无法穿戴衣物,因为不明原因她在穿上衣服后会导致皮肤迅速溃烂,就连最轻薄的衣物也不能穿着超过半小时,仔细想想该雅还真有点小激动......

    走了一会,福尔克停了下来并转身看向该雅:“SCP-166的区域不允许男性人员进入所以我只能留在这了,接下来您一直向前走就好了,祝您好运。”

    “交给我吧。”该亚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随后走向前去,能出现在这里的员工都是女性,166的能力对她们无效所以她们可以没什么顾忌的与166进行互动,然而现在情况不同了,往常一向温柔可爱的166变得烦躁且忧心忡忡,她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有些员工因此而意外受伤,就连给166送个饭都十分困难。

    ......而该雅就是来解决这一切的,看着眼前坚固的大门,她举起了自己白皙的拳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拳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