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 > 第614章 画画
“怎么那么久才开门啊,不会还没起床吧?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叶灵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王妃妃,“这是?”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王妃妃以为叶灵是主任派来的,一下子就失去了理智,眼泪也哗啦啦地往下流。
林飞最见不得女人哭。
他活动了下自己的胳膊,叹了口气。
叶灵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这女人看到自己就道歉。刚才自己敲了好一会的门,林飞才来开门。
这女人不会是在勾引林飞吧!
想到这里,叶灵气得发抖,扬起手,恨不得给这女人一巴掌!
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她从来就不是那种没有修养的泼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问清楚。
“到底怎么了啊林飞,你倒是说句话呀。”
“哦,没什么,只是她给我换被单的时候,不小心扯掉了我手上的点滴。我吓她说要告诉主任,她就吓成这样了。”
王妃妃愣住了,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
之前因为心虚,她一直不敢直视林飞。现在仔细一看,发现他居然长得非常的好看。
自己明明是在害他,他却还帮自己在人前开脱。王妃妃心底的某个地方,开始塌陷。
叶灵扭头看了眼王妃妃,似乎还有些怀疑,“真的吗?”
“诺,被子还在那,卷成一团,我的手也在流血,点滴也没打完,我骗你干嘛。”
其实林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这个叫王妃妃的女人。
可是从他看到王妃妃哭的那一瞬间,他就彻底相信了王妃妃的话。林飞相信王妃妃是有苦衷的,也相信她不会再害他。
甚至,他相信日后这个女人会帮助他。
他朝王妃妃使了个眼色,王妃妃很快反应过来,顺着林飞的话往下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粗心的,都是我的错。”
叶灵本身也不是个心狠的女孩子,了解了来龙去脉以后,立马就释怀了,“没关系没关系,是人都会犯错的嘛,以后注意点就好了。还有,林飞你也真是的,干嘛动不动就说要告诉主任,人家工作也不容易。”
她拍了拍王妃妃的后背,“没事了,你不用理他,你去忙吧。”
“谢谢你们,谢谢。”
王妃妃用力鞠了三个躬,才走出房门。
林飞像是想起了什么,丢下一句我去上个厕所,就追了上去。
王妃妃没想到林飞会追出来,以为他要私底下处理自己,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林先生,谢谢你。要怎么处置,我都接受。”
既然逃不掉,就勇敢面对吧。毕竟这件事,真的是她错了。
学医的初衷是为了救死扶伤,可是现在她却在害人。王妃妃知道,她这样的人,不配在医学界混。
不管主任怎么惩罚,她都不会抵赖。
“如果你真的要谢我,就回去告诉高飞,说你已经按照他的要求给我换药了。到时候我会装作病情加重的样子,你不会被发现的。还有,我没有告诉主任,药还在我那里。如果你耍花样,我就报警。你这可是蓄意谋杀,药瓶上还有你的指纹。”
林飞说这段话的时候,就好像在形容今天天气不错。
但王妃妃却觉得毛骨悚然,她再傻也知道,高飞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这个男人敏锐富有洞察力,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她除了答应,没有别的办法。
可是她知道,她之所以想要答应,还有别的原因。
她想再次见到这个叫林飞的男人,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一眼,她也心满意足了。
“好,我会照你的做。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谢谢你替我解围。”
王妃妃又哭了,可是这次不再是害怕,而是发自心底的感动。
林飞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走了。
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王妃妃心底的那个角落,变得愈发柔软了。
今天出门的时候,叶灵看到鲜花开得正艳,便转身进了家花店,买了捧花。此刻的她,正坐在病床边,给花修剪枝叶,打算挪到花瓶里。
林飞推开门,刚好看到这一幕。
金色的阳光洋洋洒洒地倾泄在叶灵姣好的侧脸上,她白皙的皮肤泛着光,手捧鲜花,嘴角上扬,美得不可方物。
他忍不住掏出手机,咔嚓拍下了这一幕,由衷地赞美道:“叶灵,你真美。”
叶灵眉眼更弯了,露出来人畜无害的笑容,“就你贫,快来吃早餐吧,别凉了。等会让护士来帮你把点滴重新打上吧,你的伤还没彻底好呢。”
说罢,叶灵放下手中的鲜花,打开桌子上的保温杯盖子,盒子里的食物香味一下就被释放出来。
“真香。”
林飞接过叶灵递过来的勺子,大口大口挖着粥。不用问,林飞也知道,这粥肯定是叶灵精心挑选的,火候掌握得刚刚好。
叶灵这个人,最擅长发现美味。只要和她在一起,林飞根本不用思考下一顿吃什么。因为只要是叶灵挑的,都不会出差错。
他喝掉保温杯里的最后一口粥,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好吃吧?”叶灵看着他咕噜咕噜喝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好吃。”
突然,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一样,正色道,“叶灵,我们去逛街吧。”
“逛街?逛什么街啊,你今天的点滴还没打完呢。你是不是不想好了?”叶灵心疼地摸了摸他手背上的鼓包,轻轻给他哈气。
“回来再打,我想出去买点染料。”
“染料?这时候买染料干嘛呀?你不会受了个伤,艺术细胞也被打开了吧?”叶灵朝着他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林飞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耐心解释:“我想在纱布上画画,我需要就好像伤口的脓水从纱布渗出来的那种感觉。”
“为什么啊?”
叶灵现在是越来越听不明白了,她隐约感觉,林飞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林飞站起身来,把病号服从身上脱了下来,换上便服,“先出去,我一会和你解释。这个事情,还是趁早一点解决为好。有些人,我想放过他,但是他不一定想放过我。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好。”
从林飞的话里,叶灵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不再多问,拿起床边的手提包,跟了上去。
街上。
明明才上午九点钟,太阳就已经大得让人睁不开眼。
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来往的车辆,把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堵得严严实实。从城市的上空俯瞰这条街道,就好像是一张缠得死死的渔网。
人,把自己困住。
好在林飞有些身手,即便是在这种人潮拥挤的街道,他也能快速地发现突破口,用最快的时间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他拉紧叶灵细嫩的胳膊,不一会就来到了一家不起眼的文具店面前。
文具店的门牌上写写,月月文具店。但是如果认真看,会发现其实是明明文具店。大概是由于文具店开了有些年头了,那两个日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店主是个留着花白胡子的老头,此刻正倚靠在门口的木藤椅子上,脸上盖着最近的日报。从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中,叶灵觉得这个小老头应该是睡着了。
她扯了扯林飞的衣角,细声道:“林飞,要不我们换另一家吧,老爷爷好像睡着了。”
“谁说我睡着了,买什么!”
报纸下的老头却猛然掀开眼前的障碍物,似乎有些不满叶灵怂恿林飞去别家买东西。
叶灵有些尴尬,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老爷爷,我以为你睡着了。”
老头用鼻子发出了一个哼的音节,抓起桌上的老花镜,慢悠悠地戴上,“是你小子啊,居然有女朋友了。”
“你们认识啊?”
叶灵更尴尬了。
林飞却笑了,紧了紧握住叶灵手腕的手掌力度,表示没关系,眼神却飘向老头,“我说你这么多年也是够执着的,你这招牌都破成这样了,也不舍得修一修。”
“你看不下去,你怎么不修。”
“那我给你修修?”
说罢,林飞故意做出要去搬梯子的动作。老头果然急了,立马跑到梯子面前,叉着腰。
“我看你这小子是活腻了,这么些年什么长进没有,就学会了顶嘴。”
“明明是你不给修。”林飞拉起叶灵的手,“对了,老头,这是我女朋友,叫叶灵。叶灵,这是我朋友,叫黄霜。”
“你好,爷爷。你的名字很特别,和我国一个特别出名的画家一模一样。”
叶灵乖巧地笑了笑,和老爷爷打招呼。
“他就是那个黄霜。”
“啊?!”
叶灵明显愣住了。
黄霜最贵的一幅画,已经被炒到了三十五亿。但是这个画家却从来不出席任何活动,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
莫非这老爷爷,真的是那个黄画家吗?
可是,他的招牌……都那么破了,都没钱换。
他真的是自己了解的那个画家吗?
叶灵心里有些犯嘀咕,一时间不知道林飞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老爷爷不反驳也不承认,却把话题转移了,“你小子来这里干嘛?我看不会是单纯给我介绍女朋友这么简单。”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头一下就看穿了林飞的小心思。
“我想让你给我画幅画。”
林飞直接开门见山,并没有继续绕弯子。
“要画?你没听清你的小女朋友说,我一幅画三十六亿吗?钱呢?”
老头背过身,双手握在一起,做出了关门打烊的动作。
这下,叶灵开始有些相信了,这个老头就是传说中的黄霜。因为她曾经听说,黄霜这个人脾气特别古怪,这一点他们两个人倒是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