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杀毒猎人 > 第六十四章 恩匹瑟
    秦戈有点懵,人就是人,为什么脑袋上会出现一行文字?

    对于刚刚逃脱病毒邪恶魔爪的他来说,任何人出现在他面前,他都要警惕三分的,何况是这么诡异的事情。

    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去看看,他就不信病毒还能在这种情况下再骗他一次!

    而且这么做也是为了能够与这个世界里其他的杀毒猎人联络上,他可不想在这里逗留一辈子,他必须得在12周之后返回。

    秦戈一路走过去,就发现这片区域很惨,不是被末日病毒感染了的惨,而是这里曾发生过一场规模和级别都相当高的战斗。

    这战场大概覆盖了一个公寓社区和两条街以及一座学校样的建筑,公寓社区里原本有十多栋联排公寓,但如今彻底坍塌成废墟的有三栋,半坍塌的有两栋,剩下还算完好的联排公寓也都饱受摧残的样子。

    地面上到处是被击杀的行尸尸体,有的是被子弹射爆了脑袋,有的干脆就被重机枪给轰碎了躯体,甚至还有直接被烧成焦炭的,被低温冰冻然后融化成烂泥的。

    至于最多的还是被炮弹给轰碎的。

    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巨大的弹坑,秦戈不确定是榴弹炮还是导弹,但毫无疑问,这个战场至少遭受了不下一百次重炮的轰击。

    秦戈简直难以想象当时的战场烈度。

    更让他眉头皱起的是,他在这个战场中感应到了魔法的气息,哪怕他不是魔法师,永远也成不了,但从小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只不过这个战场上出现的魔法级别却是要比父亲厉害多了。

    “是杀毒猎人吗?”

    秦戈暗想,除此之外他想不到有什么力量能造成这么大的动静。

    但让他心头警惕的是,能引来杀毒猎人,还有军方的重炮和导弹,那对面的目标是什么?

    普通的行尸肯定不够看的,而普通的特异boss吗,好像也不够格,除非是有数量极多的特异boss,以及,那种他还未见过的女巫,以及据说是A+级的坦克。

    “嘿,阿尤黑二土塞维密?”

    当秦戈靠近那座公寓楼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第八层的那个窗帘后面的人就大声喊道。

    可秦戈很懵,没听懂,不过他知道这是鸟语,所以就原谅了那叫汤姆的家伙。

    “汤姆,下来,跟我走,我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秦戈招手,然后就看到那个幸存者汤姆瞪大眼睛,一脸的怀疑人生。

    “豆油斯皮克恩格里斯?”

    “你说啥?我叫你跟我下来,我是来救你的。”

    “豆油斯皮克恩格里斯?”

    “你说啥?你下来。”秦戈挥舞着手势。

    “尤卡姆啊不。”

    “你下来。”

    “脓!尤卡姆啊不。”

    “噢,让我上去啊,你早说呀。”秦戈恍然大悟,然后噌噌噌爬着窗户就窜了上去,这是顺便展现一下武力。

    果不其然,那个白皮肤的年轻人瞪大了眼睛,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什么,秦戈自动翻译为大侠好身手,大侠帅爆了,大侠快来救我,大侠我要拜师,大侠我还有一个妹妹……

    “咦,还真有一个妹子。”秦戈一转头就看见这房间里的床上半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只是她正端着一把银光闪烁的十字弩,箭头就对准秦戈的脑袋。

    而秦戈居然没有提前发现她。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三秒钟。

    “你是哪个小队的?”

    妹子开口了,声音很好听,最重要的是听得懂。

    秦戈眨眨眼,再看了看那妹子染血的胸口与小腹,显然是受了重伤,最重要的是,她可能是队友,即杀毒猎人,所以心思在转了几次之后,他还是决定如实相告,毕竟在与病毒作战的过程里,所有的杀毒猎人都是高度警惕,在这个时候玩什么弯弯绕,只会害死自己,当然,这是他已经确定对方百分之八十就是自己人的情况下。

    “我——我是龙江省大风市病毒防御局下属杀毒一处的杀毒猎人,我叫秦戈。”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中国人?”

    秦戈点头。

    “大刀一族?”

    秦戈又点头,尽管他一直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大刀一族?到底大刀一族代表着什么?

    “证明你自己的身份。”那妹子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

    “呃,这个。”

    秦戈抓抓头,在怀里掏了一阵子,这才递上自己的赏金猎人身份证和杀毒猎人证书,却见那妹子愣了一下,眉毛很好看的一挑,嗔怒道:“你是在逗我玩吗,证明你是大刀一族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血威天赋,激活它!如果你没有,我会立刻杀死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这是白银武器,只要锁定了你,上天入地都逃不掉!”

    “好凶!”

    秦戈忍不住腹诽,不过却也没什么恼火,他是见过病毒的狡猾程度,再谨慎都不为过,而且说实话,血威天赋的确是最佳的证明办法。

    只是——

    “我是六级血威,但我该怎么激活,是在手指上划一刀吗?”

    对面的妹子很无语,默然良久,“所以你是菜鸟对吧,才六级血威就敢来这个世界,难道就不怕感染S级末日病毒?好了,集中意志,催动气血,形成怒意或者杀气,随便拿什么武器,对着空气挥砍一下,你是不是傻?激活血威居然要用最愚蠢的方法,你是嫌弃自己的气血值太多无处安放吗?唔,你之前不会就做过这种愚蠢的事情吧?”

    秦戈很尴尬,只能抽出短剑,收摄心神,催动气血通不会,但形成怒意和杀气还没问题。

    但是他挥舞了一下短剑之后,再看那妹子的表情,就觉得更尴尬了。

    “你——还是用刀子在手掌心划一刀吧,我的伤势已经很重了,我怕我会随时死掉,被你笨死的。”

    秦戈假装充耳不闻,迅速的在手掌中划了一下,而也奇怪,随着几滴血液流淌下来,顿时就形成血雾护住他全身,并笼罩那把短剑。

    “止血吧,是接近七级血威了,证明无误,你是大刀一族的人!”

    那妹子见到这一幕却是如释重负,放下那把银色重弩,额头上都有冷汗冒出来了,但她还是扔过来一个小瓶。

    “呃,云南白药。”

    秦戈也没多想,只是接过来,少少的撒了一些在伤口上,就重新拧上盖子,那妹子是重伤,他这小伤没必要浪费这种听说很厉害的止血药。

    那个妹子就这么看着秦戈,直到把秦戈看得有些不自在之后,才又问道:“你是哪个小队的?”

    “我哪个小队都不是,我是偷着跑进来的,不过我遇到一个五人小队,他们救了我,却不带着我走,说我会拖他们的后腿,还说我这辈子怕是就要留在这个世界里了,不过我一直都在努力活着。”秦戈避开那妹子的目光,不是不好意思,其实就是不好意思,泥煤啊,这样间接承认自己很弱,这感觉真蛋疼。

    “他们说的没错,你这辈子,大概就真的要留在这个世界了。”妹子忽然笑了一下,“因为他们昨天就离开了,昨天,就是他们执行任务的最后一天,12周,而他们再次来的话又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怎么可能,我就跟着他们身后进来的啊,前后不超过半小时,还有,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是杀毒猎人吗?”秦戈一下子炸毛了,因为这太惊悚了。

    妹子就那么平静的看着秦戈,叹了口气道:“灰层之中的时间是扭曲的,你觉得是半小时,但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所以你遇到的那五个杀毒猎人,他们只是不忍告诉你真相而已,你也看到了,昨天的战斗有多么激烈,如果带上你的话,你在战场边缘就死掉了,还不如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里苟延残喘,至少还活着。”

    “至于我,我不是杀毒猎人,至少不是你们大刀一族的杀毒猎人,我来自另外一个更遥远的地方,那里像桃花源一样,总之呢,你们是来这个世界执行你们的任务,我们也是在执行我们的任务,任务有时候不同,有时候会交叉,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们的敌人都是病毒,所以,我们的确是友军。”

    “我不太明白。”秦戈有些失魂落魄,他很难相信自己再也无法返回之前的世界。

    “没关系,当我们是NPC就好。”妹子微微一笑。

    “恩匹瑟?”

    “意思是现实里并不存在的人,我们和病毒都是从虚无中而来,它们入侵现实,毁灭一切,而我们则守护现实,卫戍一切,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