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无故的就被无尽森林当中的妖族给围住了,叶鹏飞那自然是十分的恼火。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老者所说的那番话叶鹏飞根本就没有说过。

    “我们连日在这无尽森林之中前行,为了尽量避免和妖族之间发生冲突,我们都是绕开走的。”

    叶鹏飞有些愤怒的看向那老者,“我们并不想与无尽森林当中的妖族为敌,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怕了你们这些妖族。”

    之前绕着走不是叶鹏飞怕无尽森林之中的妖族,只是不想节外生枝罢了。

    现如今妖族不识好歹,居然还步步紧逼,这就让叶鹏飞不由有些恼火了。

    “但凡是进入这无尽森林的,就没几个敢正大光明的赶路。你们来这无尽森林,就是为了一味药材吧?”

    老者不屑的看了叶鹏飞一眼,眼神之中透露着无限的鄙夷。

    “你们不是想要拆了老夫这把老骨头吗?来,老夫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拆。”

    老者神情漠然,完全是把叶鹏飞当成敌人来看待了。

    “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叶鹏飞很是不解的看着老者,“看你这年纪应该也是不小了吧,难道连最简单的栽赃陷害都看不明白?”

    说实话,叶鹏飞早就看清楚了,无尽森林当中这群妖族绝对是被人利用了,而且还是最简单的栽赃。只是,这帮妖族被人卖了还傻乎乎的替人数钱。

    “这个就不需要你费心了,你只需要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老者完全没有把叶鹏飞的话听进去,反正态度那是摆明了,就是要和叶鹏飞等人打一场才会善罢甘休。

    其实这也只能说叶鹏飞的运气不好,在无尽森林之中,一直以来都有着主战和和平相处两大派出。

    无尽森林当中的妖族可以算是远古妖兽血脉,但是,他们的祖先之所以会生活在这里,那是因为它们属于被放逐的。

    所以,在无尽森林之中,妖族一直存在着两个阵营。

    这两个阵营当中,老者便是其中最坚定的主战派,老者认为修炼界应该有妖族的一席之地。五大仙门,也不过是如此,无尽森林应该不断的往外扩张,解救那些被修士所欺压的同类。

    这老者本命乃是一头巨蛟,实力雄厚,在无尽森林之中时数一数二的存在。妖族当中,很多妖类都将其视为偶像,对其疯狂的崇拜,并且对他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老者出现的时候,其实也就意味着,不管叶鹏飞说什么都没用的。

    以往那些闯入无尽森林之中的修士,有近一半就是死在了老者的手中。

    即便是没有人栽赃陷害,只要是让老者看到了叶鹏飞等人的存在,也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

    更何况,作为无尽森林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老者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是被利用了,因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杀掉叶鹏飞等人。

    只可惜叶鹏飞并不清楚老者的身份,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解释这么多。

    “我们进入无尽森林那是为了寻找远古第一针的传承,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仙草哦。你这无尽森林之中仙草是多,可我们并不稀罕,知道吗?”

    叶鹏飞很郁闷,这世上总是有那么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喜欢跳出来秀智商,真是太让人捉急了。

    “这里没有什么远古第一针的传承,你就算要撒谎,也该找一个好点的理由。”

    老者狞笑一声,朝着叶鹏飞发出一声嘶吼,这嘶吼如龙吟之声,但却杀意十足。

    无数的妖族朝着叶鹏飞冲来,到这个时候叶鹏飞也知道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了。

    “老家伙,你执意要让自己的手下送死,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叶鹏飞彻底被对方这一举动给惹怒了,直接唤出灵壳,心随意转,灵壳如狼入羊群一般杀到了那些妖族之中。

    霎那间,整个无尽森林之中都飘荡着一股血腥的气味。

    这老者的实力和老旋龟差不了多少,放在修炼界,如果自立门户的话,就算没有五大仙门那般名动天下,但最起码也能如神药门一样超然物外。

    只是,即便这般实力,叶鹏飞也是完全不放在眼里。

    因为和老者一般强悍的存在,叶鹏飞手下就有七个,其中还包括修炼界当中威名赫赫的龙女。

    “我看你是找死,”

    老者见叶鹏飞如此肆意的击杀自己手下妖族,顿时也是一阵大怒,随即,手一招,天空之上便是乌云滚滚而来。

    天地间狂风大作,众人的衣衫都被吹的猎猎作响。

    “今日,便让尔等贼子知道,这无尽森林不是谁都能来撒野的地方。”

    说罢,天空之中一道惊雷落下直击叶鹏飞。

    而在惊雷落下那一瞬间,老者身形一晃,眨眼间就飘到了叶鹏飞的面前。

    叶鹏飞淡然一笑,瞬移神通直接开启,拉开和老者的身位,然后再次凝聚一道剑气朝着老者砍去。

    剑气落在老者身上,只听见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好像是砍在了铁板上一般。

    巨蛟本身便是以防御见长,这一身的防御能力,即便是老旋龟那也略有所不如。

    老旋龟靠的是那厚重的龟壳,而巨蛟靠的则是一身筋骨和皮,堪称是刀枪不入的存在。

    对于这个,叶鹏飞并没有感到有太多的意外。

    刚才那一剑,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

    “小子,你这点微末修为,还是放弃抵抗吧。”

    老者来到叶鹏飞身边,轻飘飘的拍出一掌。

    这一掌看似很轻,可实际上拍在叶鹏飞胸口的时候,叶鹏飞就感觉像是被一座大山碾压而来,瞬间吐血倒飞出去。

    叶鹏飞并未落在地上,在半空之中被后面赶来的少女接住了。

    “银蛟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女怒斥老者,“你这是执意要挑起无尽森林和修炼界之间的战争?”

    “这件事与你们神药门无关,你不要插手。”

    老者面色不悦的看着少女,很显然,两者以前曾经打过交道。

    “你知道他什么身份吗?”

    少女冷冷的看着老者,“你敢动他,神药门和神剑门都要和你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