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言情小说 > 神妃在上:妖孽邪王盛世宠 > 77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可恶!

    她怎么就敢当着太后的面说出是被她推了一把才救了太后一命?她不应该默默地闭在心里,牢牢把持舍身救太后的功劳吗?

    岑华灵心中思绪有如沸腾的滚水,虽不明白岑华棠为何会不按常理行事,但她心中清楚,眼下,她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打消太后心中的盛怒。

    临江侯的脸色,不比身侧的容氏好多少,他反应再迟钝,也发现太后盯着自个引以为傲的女儿的眸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焰。

    “棠儿,你胡说些什么?还不快给你四妹赔礼道歉认错。”当机立断的,临江侯沉了脸,甚是威严地呵斥。

    临江侯的厉声呵斥,让容氏的脸色转霁,她不无得意地睨了岑华棠一记,太后再宠爱岑华棠又如何?侯爷疼爱的可是她所出的灵儿,太后总不可能为了个侄女,就无视自个亲弟。

    面对临江侯不分青红皂白的呵斥,岑华棠压根就没一丝难过,渣爹的心全长向了同父异母的四妹岑华灵,重生以来她早已认清并接受这个事实,可这不代表,她会对渣爹言听计从。

    “父亲偏心,棠儿没有胡说,分明就是四妹推的棠儿,难不成在父亲的眼里,棠儿的命无足轻重?”轻咬红唇,她一脸委屈地看着临江侯。

    比演戏是吧?她也会!

    转眸看着太后,她大大的杏眼里氤氲着薄薄的水雾,似悲似哀地道:“姑母,母亲她去的早,除了姑母再无人护着棠儿了,棠儿不敢回侯府,姑母您疼爱棠儿,就让棠儿留在宫中陪伴姑母您可好?”

    太后的心,早就心疼得无以复加,想到早逝的秦氏临终前的托付,太后杏眼圆瞪地盯着临江侯呵斥:“棠儿何错之有?当着哀家的面你都如此偏袒,可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

    被呵斥了的临江侯看着太后一脸的欲哭无泪。

    这还是亲姐吗?

    他不过是教训自个女儿,怎么到了亲姐嘴里,就成了不把亲姐放在眼里了?

    难不成他这个亲弟弟还比不上侄女?

    事实证明,他这个亲弟还真比不上。

    “你若是不能公平处事,哀家不介意让三弟掌家。”

    凉凉的,太后又补上一句,临江侯和容氏的脸色,因着太后的话无比复杂和难堪。

    岑家三爷,论长相论才华论本事,样样皆超过临江侯,奈何岑三爷投胎没临江侯投得好,岑三爷再强,一个庶出的身份压得他不得不屈居于临江侯之下,不过,即便如此,岑家泰半人等,早就不喜本事平平又好色如命的临江家当家,反而暗有簇拥岑三爷为新主之意,只是碍于太后乃临江侯亲姐的身份,众人才忍了又忍。

    若是连太后亲姐都不帮他了,岑家,立时就能成为岑三爷的天下。

    “太后姑母,灵儿当初,的确是推了大姐,可灵儿发誓,棠儿并不是有心要推大姐的。”看出双亲的难堪,岑华灵一咬牙走了出来,干脆利落的跪在太后面前。

    虽然她可以确定,岑华棠没有证据表明自己推了她,可她有着太后的宠爱,她说什么,太后自然信什么,与其再狡辩说没有推她,倒不如干脆利落的认了。

    匍匐在地上,她诚恳而又委屈地看着太后继续道:“太后姑母,当日是因为三姐她推了灵儿一记,灵儿才往前推到了大姐,灵儿虽是无心之过,但害得大姐差点丢了性命,灵儿甘受责罚。”

    一袭话,太后阴沉的脸色稍稍转好,淡淡点头道:“知错能改,是个好孩子,回去之后,禁足一月安心修炼。”

    “灵儿谨尊太后姑母之命。”心中暗道侥幸,岑华灵深深嗑头谢恩。

    原以为至少会受一顿皮肉之苦,却没想到太后姑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让她心里侥幸的同时又不免寻思起来。

    难道是因为,太后姑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个天才,所以这才轻轻放下不再追究此事?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不免‘怦怦’乱跳,小心冀冀的瞄了太后一记,心道若真能因此而得了太后的青睐,今日之事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奉安,容氏,灵丫头的话,你二人也听见了,那害了棠儿的二丫头,从重处罚。”太后转头,看着临江侯夫妇淡淡吩咐。

    被太后狠狠敲打过的二人哪还敢说什么,双双点头应下。

    “好了,哀家也累了,你们出宫吧。”先前因为岑华棠醒转的喜悦早就消失殆尽,太后不耐烦地下了逐客令。

    临江侯忙起了身,容氏心有不甘地随着起身,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岑华棠她双眸一转,看着太后轻言细语地道:“太后娘娘,棠儿留在宫中时日已久,臣妾想着,如今——”

    “棠儿才刚醒转,她留在宫中陪哀家一段时日。”太后不耐烦地打断,容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看着太后满脸的不耐烦,到底也没敢再说什么。

    临江侯一家三口离开之后,看了一出好戏的九卿起身道:“太后娘娘,时辰不早,容阿九和师尊告退。”

    一听她和妙手仙医要走,太后有些不安地道:“凤姑娘,帝尊,棠儿才刚醒转,可否能请帝尊多留一天,待哀家确定棠儿无碍?”

    墨青暗自翻了个白眼,只是,不等他表态,九卿笑咪咪地看着他道:“还请师尊多留一天,阿九也不放心岑姐姐。”

    墨青磨了磨牙,无奈地点头,见此,太后可算是放了心。

    岑华棠感激地看着凤九卿,诚恳地道:“谢谢阿九妹妹。”

    不知为何,虽然明明妙手仙医才是救她的人,但她总觉得,凤九卿才是那个救她的人,而妙手仙医,只不过是因为凤九卿,才勉为其难地出手。

    九卿笑咪咪地摆手:“岑姐姐不用客气,也是岑姐姐和阿九有缘。”

    虽和岑华棠才刚认识,但冲着今日之事岑华棠的表现来看,这岑姑娘的性子,实在太合她的心意,原本,救她只是因为江家,可如今,她却又觉得,救下岑华棠,她一定不会后悔。

    多年以后,事实证明,她今日之举不但没让她后悔,相反,她得益甚多,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