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都市小说 > 金融霸主之重生 > 第一百零六章 早起的虫儿有鸟吃
    清晨。

    半山区海天阁。

    “咯咯”“咕咕”“吱吱啾啾”“唧唧啾啾”的鸟叫声中唤醒了熟睡中的人们。

    大床上的赵江川睁开眼睛。

    他刚准备起身,然后就露出一个苦笑不得的笑容。

    在赵江川左边,李晓月歪着脖子依旧在梦乡中。

    白皙的颈部,暴露在空气下。

    一条丰腴的大腿,习惯性压在赵江川那毛烘烘的大腿上。

    右边,是小秘书欧阳兰。

    她的身体很娇小,娇小到整个人都几乎埋在赵江川身体里。

    一颗脑袋枕在赵江川胸口。

    脸朝下。

    所以,赵江川能感觉到到自己胸口有些湿漉漉的。

    那是欧阳兰的口水。

    两人睡的很沉,也很香。

    “唧唧啾啾...”

    “咕咕...”

    鸟鸣在一直响个不停。

    不过,睡着的两人没有半点想醒来的迹象。

    这可就苦了赵江川。

    早上,正是男人一天中最坚强的时刻。

    赵江川能够清晰感觉到,有两只柔软的小手正抓着他最要命的那个部位。

    他不敢乱动。

    哪怕看不到那两只手,但他也知道那两只小手上的指甲有多么锋利。

    在他的背上,可是还有那两只手主人所留下的疤痕。

    赵江川左右看了看,无奈的扬了扬眉毛。

    人有三急。

    赵江川虽说人渣,但也还勉强是个人,也需要解决一些问题。

    大清早的。

    没办法,他只能用手试图把那两只小手给拿开。

    赵江川将手伸到被子下,轻轻拿起李晓月的手往外抬了下。

    拿开了。

    这货心里一喜的时候轻轻喘了口气,那令他胆战心惊的指甲没发威。

    还好还好。

    犹如法炮制,赵江川连忙又去抬欧阳兰的手。

    可让赵江川吐血的是,他刚把欧阳兰的手拿开,李晓月的那只手就又回到了原地。

    甚至还下意识的攥了攥。

    接着,欧阳兰的手也在那里摩挲了几下,也又抓了回去。

    逗我呢?

    赵江川有些怀疑两个人是不是醒了在故意逗他玩。

    可让他郁闷的是。

    两人根本就没有半点要醒的迹象。

    李晓月依然闭着眼睛在沉沉睡着,甚至还下意识在赵江川肩膀上把脑袋晃了几下,似乎是想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欧阳兰更离谱。

    除了那只手之外连姿势都没变,还下意识砸了咂嘴,就像是在梦里吃东西一样。

    赵江川有些不信邪。

    他再次抓住李晓月的手想把李晓月的手拿开。

    这次倒好。

    李晓月似乎睡着受到了干扰,本能的抗拒了起来。

    这一抗拒,赵江川就悲催到想哭。

    那只手抓的更用力了。

    赵江川郁闷不已。

    为了避免子孙后代受到伤害,他只能放弃了做无谓的挣扎。

    女人这都是什么毛病。

    醒着的时候,让干什么都不好意思半推半就。

    睡着了倒好,一个个全抓那么紧。

    “唧唧啾啾...”

    虫鸣鸟叫中,当一丝阳光从没拉好的窗帘射入房内时,熟睡的李晓月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双充满调侃的眼睛。

    那双眼,黑的犹如深潭一样吞人灵魂。

    李晓月愣了下。

    她还没明白为什么那双眼的主人会笑她。

    接着,李晓月的脸上就飞起了一丝红霞,手中那种让人心安的温热,让她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李晓月不敢去看赵江川的眼睛,慌忙将手从那里抽开。

    “醒了?”

    “嗯。”

    “那现在该我了。”

    该我了?

    李晓月刚想问该什么了,但没等她开口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那时轻时重的力道,让李晓月明白了什么叫做来自赵江川的报复。

    “咕啧...”

    另一边,欧阳兰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自己口水流的太多睡得难受,半梦半醒中砸了砸嘴翻身换了个姿势。

    这下可便宜了赵江川。

    他丢给李晓月一个坏坏的眼神,然后一把翻身压了过去。

    “唧唧啾啾...”

    窗外,不知名的小鸟们在欢快的叫着。

    “唧唧啾啾...”

    一个鸟和鸟叫的早上开始了。

    “唧唧啾啾...”

    早起的虫儿有鸟吃。

    ......

    正午时分。

    运动后又眯了会的赵江川再次睁开眼睛。

    这一次,大床上只剩下了他一人。

    他还想再睡会,不过大腿那里两片湿漉漉的感觉让他再难以入睡。

    赵江川翻了个身,从床头摸出烟点了一根。

    在深深吸了一口后,忍不住感慨起来。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这话果然不假啊。

    男人的早上既坚强又反应迟钝。

    赵江川强大的火力打的李晓月死去活来,最后不得不呼叫援兵来支援。

    不过,哪怕加上欧阳兰,两人也完全被清晨的赵江川所压制。

    最后,两人气若游丝几乎没有了呼吸。

    可结果,睡着了的赵江川连两人是什么时候起身出去的都不知道。

    赵江川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男人还真特么难做。

    “男人请原谅他不浪漫

    男人有时他有苦难言

    男人没有你想象强悍

    男人不能靠冲动买单

    男人请原谅他很平凡

    ...

    男人好难做人好难

    白天男子汉晚上汉子难”

    一根算不上事后烟的烟之后,赵江川哼着歌穿好衣服施施然走出了卧室。

    “起来了?”

    “嗯。”

    “赶紧去洗脸刷牙,准备吃饭了。兰兰,你也别拖地了,洗手吃饭。”

    客厅里。

    欧阳兰拿着拖把在呼哧呼哧拖着地。

    脸上,累的有些红扑扑的。

    李晓月,则正在解着身上那件水红色的围裙。

    餐厅的桌子上,摆着几样家常小炒。

    赵江川忍不住莞尔。

    欧阳兰这小婆娘,很多事情都是百依百顺。

    但唯独家务这件事怎么也不肯请人来做。

    用欧阳兰的话说,自己的家,那就要自己经营搭理才有家的感觉。

    对此,她再累也是乐此不彼。

    李晓月,算是完美演绎了什么叫贤良淑德。

    在公司里,她兢兢业业。

    回到家,还能做出一手好菜。

    可算的上是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了。

    家。

    那曾经是多么遥远而不可及的地方啊。

    洗漱完毕后,三人围到了餐桌上吃起了饭。

    麻婆豆腐、宫保鸡丁、手切牛肉、还有一把皇帝菜。

    很简单的四个菜。

    不过,这很简单的菜色,赵江川吃的却津津有味。

    这货一边吃一边喊着。

    “好吃,晓月啊,你做得菜越来越好吃了。”

    李晓月笑骂道。

    “贫嘴。”

    “我是说真的。”

    “好,你说是真的,那你把这碗汤都喝了。”

    李晓月说着,解开了煲汤的瓦罐。

    然后,赵江川的脸黑了。

    红白相间的浓汤。

    看上去,色泽营业都很丰富。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在汤里有一样不可描述之物。

    菟丝鹿鞭红杞汤。

    赵江川黑着脸开口道。

    “这是给我喝的么?”

    “废话,肯定是给你喝的,天天乱来,好好补补,别伤了身子。”

    “是啊,大坏蛋。你赶紧喝啊,别凉了就不好了。”

    李晓月和欧阳兰你一言我一语,刺激的赵江川郁闷不已。

    哥还这么年轻,用得着喝这种补品么。

    “赶紧喝啊。”

    “是啊,赶紧喝。”

    赵江川无奈道。

    “你们啊,怎么跟我妈一个德行,上回...”

    赵江川说着说着,赶紧把嘴给闭上了。

    女人,都有个通病。

    善于妒忌。

    不管再温顺的女人,这方面就是嘴里不说心里也会妒忌。

    别看李晓月和欧阳兰平时里没什么争执,但那种无意识的争斗赵江川哪里会看不出来。

    两人关系好到再也不能进一步亲近还会互相较劲,就别说跟其他女人比了。

    所以赵江川在意识到失言后,立刻明智的闭上了嘴。

    可惜,还是太晚了。

    欧阳兰和李晓月两人瞬间色变。

    小秘书更是哼哼唧唧道。

    “大坏蛋,你刚才说上回怎么,怎么不说了啊。”

    李晓月倒是没吭声。

    但也很不满的朝着赵江川瞪眼。

    这特么后院要起火啊。

    做贼心虚下,赵江川干笑道。

    “没事,没事,我是想说你们跟我妈一样贤惠,晓月厨艺好,兰兰你做家务是一把好手,我妈说了,找媳妇一定要找这样的。”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哪怕李晓月两人明知道赵江川这厮刚才是想说什么,但被赵江川的迷糊汤一灌,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女人,那是早晚要嫁人的。

    这世上不会有女人在将自己全部给了一个人后不想要个名分的。

    哪怕她们很清楚那个名分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

    李晓月也好,欧阳兰也罢。

    两个人年龄也不小了,不可能不去考虑婚姻这种问题。

    但赵江川这货,从来就没有给两人一个明确答案。

    现在,赵江川主动开口说出了媳妇这个字眼,两人的心立马就突突跳个不停。

    他会娶我么?

    李晓月和欧阳兰心里,几乎同时有了这个想法。

    但可恶的是,赵江川只提了一茬后,就像没事人一样拿起了勺子喝起了汤。

    两人心里干着急也没什么办法。

    “老板...”

    “江川...”

    李晓月和欧阳兰前后开口,不过开口之后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那个问题,实在是很难问出口。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对于李晓月而言,她根本就没奢望过其他。

    她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甚至连她的家人都会嫌弃她败坏门风。

    如果换成别人,就算是有人肯娶她这么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那肯定也会被人心底里看不起。

    赵江川却没有那么做。

    不光能够接纳她,还从来没有任何隔阂,不在意她离过婚,又给了她一个完整的世界。

    李晓月在心里一直深感庆幸。

    只要赵江川不抛弃她,她已经很满足。

    所以李晓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发现自己很贪心,她心里还是想要那么一个名分。

    至于欧阳兰,倒是另外一种感觉。

    曾经,她问过赵江川这个问题。

    可那次,赵江川给了一个很模棱两可的答案。

    她已经不小了。

    家里,已经催了她无数次。

    二十四岁,已经该是结婚生子的时候。

    然而赵江川却从来没有要过孩子的想法,也没有承诺给她一个什么结果。

    她是不介意。

    可如果事情被她家里人知道,一定不会同意她就这么跟着一个男人的。

    “嗝...”

    赵江川吃饱喝足了。

    在两人的欲言又止中,这厮故作疑惑道。

    “怎么了。”

    “没事!”

    “哦,没事!”

    李晓月和欧阳兰几乎同时开口道。

    不过,两人的脸上却写满了为难和惆帐。

    李晓月站起身,心不在焉的收拾着碗筷,欧阳兰则拿起抹布擦起了桌子。

    两人那幽怨的眼神,让赵江川暗笑不已。

    以这厮的人精程度,哪会猜不到两人心里在向什么。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

    然后...

    “咳咳,兰兰、晓月,我有件事想征询你俩的意思。”

    “......”

    李晓月和欧阳兰没吭声,但手里的动作不由自主都停了下来。

    那竖着耳朵的样子,似乎是在期待着什么。

    “这周末呢,我打算回鹭岛,你们说我带谁一起回去比较好呢?”

    这个混蛋。

    竖着耳朵的两个女人都想骂人了。

    带谁你直接说不就完了,还要问我们的意思。

    可恶。

    接着,两人突然愣了下。

    回鹭岛。

    那岂不是...

    “砰砰砰...”

    李晓月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到嗓子里了。

    “咚咚咚...”

    欧阳兰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颗心,犹如鼓点一样咚咚响着。

    “晓月,要不你跟我回去吧,我妈最喜欢会做饭的儿媳妇了。”

    媳妇、他妈...

    李晓月想到了太多太多。

    这算是带她回家见家人了么!

    幸福来的太突然。

    突然到李晓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欧阳兰心里一疼。

    他果然还是更喜欢晓月姐姐...

    酸、疼、揪心的感觉,让欧阳兰的泪水开始在眼里打转。

    她低下头,慌里慌张的收拾着碗筷,希望掩盖自己的失落和心酸。

    突然,欧阳兰的身体僵硬了下。

    赵江川站起身走到欧阳兰背后拥住了她。

    “要不,兰兰你也跟我回去吧。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嘛。哈哈...”

    赵江川的坏笑,让两人都意识到什么。

    李晓月咬着贝齿瞪了一眼赵江川,欧阳兰狠狠在赵江川的手上掐了一把。

    “谁稀罕跟你回去。”

    “就是,你想回自己回,我们才不稀罕呢。”

    “哈哈...”

    赵江川一笑,两个女人好不容易板起来的脸再也板不下去。

    “噗嗤...”

    “哼...,你才是羊呢”

    再也无法压制的喜悦,让李晓月忍不住笑出了声。

    觉得自己被戏弄了的欧阳兰,也忍不住撅着嘴骂了起来。

    一个,笑面如花。

    一个,娇憨客人。

    ......

    香港。

    渣打银行大厦。

    乔治.金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自家老板。

    他的心里,全是幽怨和无语。

    在从赵江川脸上确定了他没有开玩笑后,乔治.金郁闷道。

    “老板,我怎么感觉您像是牧场主呢?”

    “嗯?”

    “您这不是在放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