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舟行诸天 > 第74章 余波
    海光寺一案,不仅仅是津门的市政府,整个华夏,包括金陵的国民政府、北平的东北军高层,东北的关东军,以及日本本土高层,全都震动,所有人都在讨论众多日本高官被杀事件,更有无数的人讨论土肥原贤二为何会出现在津门。

    大家都不是傻子,他的目的所有人都能猜的差不离,无非是制造事端,然后浑水摸鱼,趁机劫持溥仪去东北担任傀儡皇帝。

    一时之间,溥仪门前车水马龙,无数的记者前去拜访、访问,让这位前清废帝焦头烂额。

    当然,以溥仪的性格,只会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但是去东北的急切心情,只怕丝毫未减。

    因为前几天,末代恭亲王溥伟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去了奉天的满清祖陵祭祖。

    因为土肥原贤二的事情,他若是去不了东北,只怕那个傀儡皇帝的位置,就由溥伟担任了。

    在他焦头烂额之际,自然不知道他的皇后婉容,借出去买买买之际,悄悄地找到了封舟。

    “封教授,你文武双全,又有名望,我求你帮我摆脱苦海,我不想去东北,我不想当那个傀儡皇后。”婉容对封舟深深地鞠躬,语气中尽是哀求之色。

    封舟连忙将她扶起来,请她坐下,笑道:“宛容女士,你若是想留下,其实有一万种办法。”

    “只要你能帮我,哪怕我登报纸声明,和溥仪离婚也行。”

    “不,这种事情要秘密行事,不会引起任何风波最好!”封舟胸有成竹的说道。

    与此同时,这件事也影响到了全世界。

    英国卫报在报道中写道:“日前,华夏津门日租界发生重大事件,日本领事馆、津门驻屯军的高层俱被杀死,引起华日双方军事对峙,不过截止到目前,津门还算平安,大家喜欢的《哈利波特》作者封舟先生目前十分安全。”

    法国报纸也对此事展开报道:“据悉,这场由不知名歹徒制造的惨案渐渐平息,中日双方都没有深究的意思,因此津门街头渐渐平安,发表《哈利波特》,深层次讲述‘大国崛起-法国篇’的著名学者封舟先生日前参加了法租界的沙龙聚会,对津门的安定持乐观态度。”

    国外列强对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有好的评语,但他们对远在东方的事情并不怎么上心,想比这件事的影响,他们甚至更加关注一个知名学者的安全。

    不过这些报纸报道倒是说的不错,随着时间的进展,海光寺一案渐渐的平息下来。

    主要原因是双方都不想扩大事端。

    华夏这边自然不必多说。

    日本这边损失了太多人,但是他们的战略意图却被全世界翻来覆去的念叨,第二个“九一八事变”失去了发生的外部条件,再加上他们需要给津门日租界补充军官和领事,这些人还需要一个熟悉时间。

    最主要的是,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始作俑者一身忍者打扮,又在军营当中穿行自如,还用了忍者所用的火麟弹,很有可能是一个隐藏在日军内部的忍者。

    众所周知,忍者是大日本帝国独有的特产,没有一个忍术教官教过其他国家的人学习忍术,所有这件事很有可能是日本内部人干的。

    时至今日,日本内部也是矛盾重重,海军派和陆军派、皇道派和统制派,军部和文官体系,再加上日本高层对穷苦百姓的疯狂压榨,诞生了向往红色帝国的赤色组织,他们的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难以描述。

    万一是哪个派系的激进派官员脑子一抽,派出一流忍者破坏关东军的“津门事变”,阻止溥仪去满洲做傀儡皇帝呢?

    因此在这种诡异的形势下,华日双方也诡异的停止了对峙。

    不过这一切都是政治层面上的事情,已经与封舟无关。

    他的气血实在强大,只过了一天,伤势便已痊愈,接下来将身边的事情放一放,便开始在津门建设武馆而忙碌。

    到时候武馆建成以后,将婉容秘密潜藏在这里,和宫二搭个伴也行。

    对于不想被幽禁,不想被日本人控制的前清皇后,封舟是有同情心的,但绝对没有其他心思,在他心里,宫二是他的唯一。

    ……

    按照当时世俗,要开武馆,先要踢馆。

    因为一个武师来到津门开武馆,人家凭什么信他是名师而不是野路子?当然是和名师交手当中慢慢获取名声,而只有和知名武馆的知名拳师交手,战而胜之,才能比较迅速的建立起高手的名气来。

    但这就产生了一个矛盾,打赢了足够多的武馆,建立起高手的名气,那么就会得罪足够多的武行同仁。

    津门武行的忍耐极限,是打赢八家武馆,可是自从清末以来,就没有踢赢五家武馆的高手。

    不是因为那些踢馆的功夫不够高,最大的原因就是等他们踢到四五家的时候,自己忽然遇到各种各样的盘外招,不得不退出。

    曾经有一个使子午鸳鸯钺的高手,想在津门开馆授徒,结果没踢到第四家,就忽然从高台上跌落,一条腿受了伤,再也难以踢馆。

    最后只能自己经营一家小铺子,教两个徒弟。满腔壮志,付之东流。

    这里面的弯弯绕,可见一斑。

    但是不踢馆就开馆收徒,同样会被武行暗地里压制。

    收不到徒弟,招不了学生。

    没有学生,也就没有人气,当然就得不到政界的支持和商家的赞助。

    哪怕开馆的馆主武艺再高,一旦被武行联合压制,也只能很快走向关门大吉。

    这就是在津门开武馆的死循环。

    电影《师父》当中,武行的龙头老大郑山傲面对咏春拳高手陈识的开馆请求,给他支招,但时间上“要等三年”,哪怕是陈识等不了三年,他也“只能等!”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武行里面的种种规矩。

    但封舟压根不在乎,他也不准备拜访什么郑山傲,更不准备见什么邹榕。

    我自开我的武馆,你们这群鬼迷心窍的家伙算什么东西,还需要你们同意?

    他和马三兴致勃勃,在彰德路靠近法租界的地方找到一家大院,三座院落,有三十多间房,足够建一个武馆了。

    这座院子作价两千银元,对于经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哈利波特》已经出版,有大笔版税的封舟来说,完全不值一提。

    有了院落,然后装修几天,一座上好的武馆便建成了,到时候只等黄道吉日,便可开张。

    ……

    深巷之中,一栋古朴的小楼里,三楼一间大堂内,十几人聚集在一起,正义愤填膺地痛斥着。

    “真是太过分了!大家都是武林一脉,所谓同气连枝,彼此照应,几十年来一向如此,往常他宫宝森招呼一声,我们津门武行都踊跃响应,现在他俩徒弟在津门开武馆,却一个招呼都不打,当真是欺人太甚!”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怒声说道。

    “对!要是宫宝森在我面前,我非得质问他不可,问问他是否把老兄弟放在眼里。”一个头发黑白夹杂的家伙说道。

    “据我所知,宫宝森已经有退意,所以让他两个弟子放手施为,一个人跑到北平养老去了。”一个面容苍老,但头发胡子还是黑色的老头说道。

    “哼,这还用说,他的武馆要是开起来了,那么这武馆自然是宫家的,可要是开不起来,那也和他无关,是两个弟子不会做人!左右没他的不是!”

    “真是一个老狐狸!不过他那个弟子也是猪油蒙了心,居然想从大家伙嘴里抢食,这不是狂妄吗?”

    ……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津门武馆十九家的馆长,各个都是老江湖,老名师,每一个都不凡的造诣。

    但他们每一个都是心里发苦。

    他们年纪已老,昔日的雄心壮志早就消磨的一干二净,一心只想着捞钱享受,此番宫家弟子建造武馆,他们便感到新人的咄咄逼人。

    这些老头子,几乎每个人都被家里的小孩子拿着《京津泰晤士报》问过,问津门是不是有个练习八卦掌的南开教授封舟,还问他的师父是不是北方武林第一人宫宝森。

    本来宫宝森远在奉天,弟子封舟又在南开当教授,业余写英国小说,即使教拳也不过是学校里的学生社团,没什么利益冲突。

    他们当初还兴致勃勃的给儿孙和徒弟讲述自己与宫宝森的交情,还把他的武功吹到天上去,无形中也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在儿孙和武馆弟子的仰慕中感受天伦之乐。

    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